一杯红酒斟满宁夏情

——解码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缘何香飘世界④

2020年11月12日07:52  来源:宁夏日报
 

10月23日晚,第九届宁夏贺兰山东麓国际葡萄酒博览会葡萄酒评选活动揭晓,6款酒从近400款参赛葡萄酒中脱颖而出获得大金奖,其中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占据5席。截至目前,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已有50多家酒庄近千款葡萄酒在品醇客、布鲁塞尔等国际葡萄酒大赛中获得顶级大奖。

正如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主席雷吉娜·万德林娜在博览会开幕式线上致辞中所说,宁夏生产的葡萄酒品质高且富有多样性,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已酿造出了绝佳的葡萄酒。

这杯独一无二的葡萄酒,将宁夏人对品质的严苛执着酿入其中,是宁夏送给世界最深情的礼物。

“质造”表诚意

在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人的性格特点中,坚持执着是通用的标签。

2011年9月7日,宁夏贺兰晴雪酒庄一款加贝兰干红葡萄酒获得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赛最高奖,在世界葡萄酒行业引发震动。在面对海内外的记者来访,庄主容健始终强调,贺兰晴雪“不求多但求精”,所有酿酒葡萄均为手工采摘、手工分拣,没有过滤,没有下胶,采用自然澄清,用纸版过滤……“所有努力只为更优的品质,最佳的口感。”

在刚刚结束的第九届宁夏贺兰山东麓国际葡萄酒博览会葡萄酒评选活动中,加贝兰珍藏2016干红葡萄酒再次斩获大金奖,这是对酒庄重视质量最好的回馈。

质量,是葡萄酒的灵魂所依,是葡萄酒人孜孜追求的方向。

贺兰山下登高远眺,志辉源石酒庄近2万亩葡萄树徐展如画,很少有人知道,在满眼翠绿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庄主挖树”的故事。

酒庄建设之初,金秋十月葡萄成熟,一派欣欣然。然而,1500亩已经挂果的葡萄树却被原庄主袁辉带头挖掉,同事埋怨、家人不解,有人背地里说他“疯了”:庄主“任性”挖树,损失六七百万元。“好的葡萄酒是种出来的。把老树挖掉改种优良新品种,每亩葡萄产量控制在400公斤以下,以低产量换取高品质葡萄酒。”袁辉的解释让所有人半信半疑,直到酒庄酒屡获国际大奖,当初挖树的苦心,才被众人理解。

在葡萄快成熟的时候,银色高地庄主高源会亲自下地,把葡萄树的叶子一片片摘掉,让阳光亲吻每一粒葡萄,增强葡萄的糖分;维加妮酒庄庄主张毅多年观察发现,葡萄在生长期要适度控水控肥,让它们适应当地的土壤,如此来增加葡萄酒的口感。

栽下热爱,收获极致,哪怕在质量上有一微米的提升,葡萄酒人都会乐于尝试。

“智造”塑品牌

葡萄园区的8个灌区内被安装了24个传感器,用以了解不同土壤深度水的势能和葡萄根系的表现;智能气象站随时监测风速风向、温度、降水等指标,管理者可以登录手机查看葡萄园气象;用无人机巡查葡萄园,确定园内缺株断苗的比例,绘制葡萄长势图……在宁夏甘土酒业有限公司葡萄种植园,高科技设备武装到了“牙齿”。

宁夏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经过多年信息化建设,已实现全程智能化、自动化、高效化,每年400万瓶酒庄酒全流程可信息上链追溯;贺兰神国际酒庄在橡木酒桶上安装陈酿“呼吸器”,让酿出来的酒品质更上乘、香气更浓郁;贺金樽、西鸽酒庄使用自动温控设备,实现了温度湿度光线的精细管控,保障葡萄酒品质……

从种植、酿造到经销,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链条被越来越多地赋予着科技内涵。“只有插上数字化翅膀,加强数字化监管,才能管出质量、管出效益、管出品牌。”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说。

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传统零售业遭受重创,然而,宁夏多个酒庄销量不降反升,业绩喜人。5月,“抖音带货一哥”罗永浩首次合作国产红酒品牌,来自贺兰山东麓的“酷客”葡萄酒实现了2分钟2万瓶的劲爆销量;“加贝兰”两个半小时直播,观看量达46万人次,中国国际台CIBN直播首页推送观看用户达1.5亿,全渠道销售62.5万元;西鸽酒庄利用上游品牌优势与资源优势,将新媒体运营导入渠道,加强线上的品牌推广,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构建‘一瓶一码’全链条追溯体系,通过扫码可以查到葡萄树龄、地理位置、种植条件、采酿时间、香气特点、酒品风格,确保来源可查、去向可追,让一张身份证管住每瓶酒的‘一辈子’。”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说,从一颗葡萄到一瓶酒,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正在与数字化、智能化深度融合,未来还将利用大数据手段,分析受众消费需求、消费习惯、消费特点,研究目标市场,细分目标群体,精确目标定位,把供给与需求、生产与消费、销售与流通贯通链接起来,开展个性服务、定制服务、精准服务,满足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需求。

“志造”通世界

10月23日上午,第九届宁夏贺兰山东麓国际葡萄酒博览会葡萄酒产业投资暨订货会现场签约37份,计划总投资117亿元,而在整个葡萄酒博览会期间,组委会共征集到合作协议68个,签约金额达155.6亿元。作为中国真正意义上与国际标准接轨、以全产业链理念建设的酒庄酒产区,贺兰山东麓正成为投资热度最高的产区。

“经过36年的探索与发展,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已成为中国代表性产区,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的声誉,产区的影响力、产业的带动力、市场竞争力不断提升,已成为宁夏独具特色的一张‘紫色名片’。”宁夏大学葡萄与葡萄酒工程系主任徐伟荣对这片神奇的土地充满期待。

对宁夏葡萄酒的信心,源于对品质的信任。

一直以来,从品种引进、苗木繁育、葡萄园管理到酒庄建设、葡萄酒酿造,贺兰山东麓产区坚持向世界一流产区看齐,先后从国外引进60多个酿酒葡萄品种(品系),近20个得到广泛种植;引进英国、法国等23个国家的60名国际酿酒师来宁夏,提升宁夏酿酒葡萄栽培管理和葡萄酒酿造工艺水平;聘请25个国家的冠军侍酒师为“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推广大使”,提升宁夏葡萄酒的国际影响力。宁夏颁布了《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保护条例》,在全国第一个以地方人大立法的形式对产区进行保护;宁夏成为中国第一个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省级观察员;贺兰山东麓是中国唯一一个实行酒庄列级化管理制度的葡萄酒产区。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仅仅走过36年。

1984年,西夏王生产出宁夏的第一瓶葡萄酒,第一代酿酒师俞惠明的愿望朴素真挚:“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宁夏也能酿出非同一般的葡萄酒。”

弹指一挥间,梦想照进现实。沉睡数万年的贺兰山东麓,正在成为国内葡萄酒产业新的投资热土,更多的人涌入这里,共圆同一个紫色梦想。

(责编:赵茉钰、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