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青铜峡市老旧小区改造优先满足居民最迫切需求——

更多气力花在看不见的地方(一线探民生)

记者 秦瑞杰

2021年03月02日09: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宁夏青铜峡市老旧小区改造,优先满足群众最迫切需求。改造前,通过走访、调查摸清群众需求,确定施工重点。改造中,既注重改善外部环境,更注重改造内部设施,把更多气力花在看不见但老百姓真需要的地方。改造后,建立长效管理机制,各方协作,服务居民。

“没想到能过这么舒坦的一个年!”家住宁夏青铜峡市紫薇小区的七旬老人陈新国,过年期间每天都在小区里转悠。走在小区里,平坦的柏油路,崭新的太阳能路灯,周遭粉刷一新的墙壁,“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区。景好,心情就好,怎么能不多转转?”

去年6月,青铜峡市启动老旧小区改造。目前,共改造老旧小区32个,涉及270栋楼、7557户居民。从排水、供电、道路、安防,到健身器材、活动广场,老旧小区住户关心的一件件民生难题得到解决。今年他们也和陈新国一样,过了一个舒心年。

改造前——

摸清需求,一区一策

走进改造后的小区,不仅能看到环境焕然一新,而且设施、格局上也各具特色:紫薇小区有100多平方米的居民休闲广场,光明小区建了三层楼的健身中心,南苑社区新设居委会办公场所……这些,都是老旧小区改造过程中“因地制宜、精准施策”的结果。

“去年6月份开始施工,我们提前大半年就开始了走访调查,根据各个小区的群众意见制定施工计划。”青铜峡市住建局项目办主任曹严宁介绍,前期调查,住建局收到6500份问卷,覆盖85%的住户。问卷汇总阶段,工作组将居民意见整理成防水、门禁等27个施工子项目,用项目占比来判断每个小区的改造重点。关家园小区的住户以老年人为主,于是项目组准备了大量老年健身活动器械。汉延小区缺少基础生活设施,项目组就在建设中设置了便民商超。利民小区、农机小区道路不畅,施工前项目组就统一规划了行车道和消防通道。

除了前期规划中的“一区一策”,改造过程中,项目组也常常“随机应变”。

“停!别施工了!”去年5月,银河社区的前期改造如火如荼,一次施工队正在作业的时候,社区党委书记钱献玲却挡在了挖掘机前面。施工队负责人牛文君闻讯赶来,经过沟通,才明白了事情原委。原来,按照计划,施工队要把小区原有道路推平,两边铺上绿植。可有居民提出,道路宽度只有1.5米,两边种上绿植后汽车转弯可能会出现问题。

尽管重新拟定施工计划会损失不少,但最后项目组讨论决定以居民意见为主,重新铺路——在原有的道路两边各扩展30厘米。当挖掘机又轰隆隆地开动,居民给施工队鼓起掌来。

这样的“随机应变”,在青铜峡整个老旧小区的改造过程中屡见不鲜。光明小区根据居民需求,新增规划了停车场、充电桩。教育、卫生小区拆除了两者之间的围墙,便利了居民互通。小坝乡小区施工中解决了空中“蜘蛛网问题”,改造线缆入地。

“科学确定改造目标,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不搞‘一刀切’,不层层下指标。”青铜峡市住建局副局长姜青峰说,这是青铜峡改造过程中的基本原则。

改造中——

改善环境,完善设施

“下水道改造是大家非常关注的民生事之一。”紫薇小区居委会主任王红艳说。紫薇小区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修建之初,下水道用的是铁铸管。长期使用后,水管锈蚀,阻碍了排水。下水道堵塞,成了居民们的烦心事。“以前一天都能接到五六个修下水管的电话,急得很。”紫薇小区物业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瞿汉虎说。

曹严宁得知情况后,带领施工队来到紫薇小区。挖开下水管道,才发现直径10厘米的铸铁管堵得只剩手指粗细。施工队取出旧管,换成了更大口径的新管。“现在你看,管子宽了,下水顺畅了,大家心气儿也顺了。”陈新国说。改造完成,居民再也没遇上水管堵塞。

“既要外表好看,又要里子耐用”,曹严宁说,“老旧小区改造,要把更多的气力花到看不见的地方,通下水、改暖气、做保温、铺光缆……优先解决群众最迫切的需求。”

距离紫薇小区不足一公里的光明小区也变了样。住了20年的老居民马泽宁掰着手指头,细数小区的变化:原来墙面起皮,现在都粉刷一新,做了外墙保温;之前垃圾没地方处理,居民很头疼,现在有了分类垃圾桶,更加方便;小区里老人多,改造中每个单元入口处都新装了扶手,方便上下台阶。

宏远小区变化更大,这里位于青铜峡市老城的中心,建成早,住户多。几十年来,各个时代遗留的土坯房、砖房、平房、简易楼林立其中。改造过程中,危旧房屋全部被拆除,腾出空地,开辟道路。老住户张文林感叹:“原来小区环境差,老住户都想搬走,现在大家反倒往回搬。”

改造后——

建立制度,各方共管

去年9月份,光明小区的改造工程结束。“一区一策的改造方案能成功,是小区里多方协力的结果。”社区党委书记罗玲说。

为小区的45号楼更换下水管道时,施工队需要把一楼住户的地面挖开。改造完毕,按照规定,恢复原状的钱由楼上住户均摊,一家出100元。可就这100元,有居民提出异议,“换管道是一楼的事情,怎么还要别人掏钱?”

罗玲入户解释,一遍遍讲道理,“一楼的下水总管道不换,楼上的分水管再怎么改造,以后还是堵。”社区网格员张海莱也参与到劝说中来,前前后后为楼里的居民跑了16次。

李延义是45号楼的老住户,作为退休干部、老党员,在邻里中很有威望。他也帮着入户劝说。“你看看咱们都被下水道折腾了多少年?以后管子通了,是大家一起受益”,李延义连续劝了几个晚上,终于讲通了道理。后来下水管道换新了,居民都称赞居委会、网格员听民意,为群众办实事。

“进了居民家门,和在自己家一样亲切。”瞿汉虎在改造期间,为了给小区建个休闲广场,和居委会主任、群众代表跑遍了各家各户。瞿汉虎说,改造完成,居民给他们送来了锦旗,“现在大家对我们的工作更支持了。”

老旧小区改造的这次大考,不仅让居委会、业委会获得了住户的信任,还从中汇集了各方合力,探索建立新的制度。改造结束后,南苑社区为每个居民楼都设置一名楼栋长,负责社情民意的上传下达。“通过社区党委—小区、党支部—楼栋、党小组—楼栋长的制度,社区基层治理力量下沉,和居民靠得更近了。”南苑社区党委书记赵静说。

不光是楼栋长制度,老旧小区改造过程中,很多小区的居委会、业委会通力合作,解决居民诉求,在改造完成后形成了共治协议。由小区党支部成员担任业委会主任,双方互相协作,更好地倾听民生诉求。

“小区改造完成了,可我们的工作还在继续。”宏远小区党支部委员郝丽红现在经常去新建的小广场上遛弯,和居民们聊天。她计划着把小区的歌唱比赛重新办起来,领唱的就是小区的老居民、新上任的楼栋长张文林。“主题都想好了,就叫比一比,赞颂咱们的新社区,歌唱我们的新生活。”郝丽红说。

《 人民日报 》( 2021年03月02日 第 12 版)

(责编:阎梦婕、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