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巷特稿 | 寧夏奮戰先行區,回首一年跨百年

記者 李增輝 王漢超

2021年06月07日14:48  來源:人民網-寧夏頻道
 

回首百年前,寧夏這片土地還在海原大地震留下的傷痛中掙扎。這塊“中國的西北角”已衰落到谷底。在中國東南,一個全新政黨的誕生將徹底改寫國家命運,成為各族人民的堅強核心。再看一百年后,今日的寧夏,正以蓬勃姿態在中國西北腹地日新月異。

在一年前,2020年6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對寧夏提出要求:“努力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區。”一年,濃縮了百年﹔一年,也正跨越百年。一張新的藍圖,在寧夏鋪展。

人常說“天下黃河富寧夏”,在沿黃河9省區中,寧夏是唯一全境屬於黃河流域的省份。寧夏近90%的水資源來自黃河,60%的耕地用黃河水灌溉,78%的人口喝著黃河水。沿黃經濟帶更創造了全區85%的經濟總量、94%的財政收入,生產了74%的糧食。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成為區域主題的大背景下,寧夏更有責任探出路、做表率。

從干沙灘到金沙灘,從無業可創到百業競發

九大產業正引領轉型發展

固原市彭陽縣城陽鄉楊坪村。固原市委宣傳部供圖

每年,沿黃灌渠把甘甜的河水送往寧夏灌區。杏花開時,葡萄要出土展藤。槐花香了,小麥正抽穗灌漿。知了叫了,玉米、牧草都到了最缺水的季節。卡著農時,干渠、支渠、斗渠、毛渠水漲水落。

渠裡流淌著亙古如斯的黃河水,渠岸上正經歷著滄海變遷。

賀蘭山下,黃河西岸原本是一片最干涸的砂礫地。珍貴的河水,如果被引到這裡種玉米,則耗水大、收成少、效益低,而種葡萄釀酒,則耐干旱、品質好、效益高。如今,這片“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的干沙灘,正成為世界級的釀酒葡萄產地,林立著近百家大小酒庄。

在黃河東岸,珍貴的黃河水也哺育出鹽池灘羊。過去,灘羊雖好,但假冒太多,當地黨委政府下大力打造品牌,建立起一套從口感、渠道到基因檢測的穩定體系。2021年,鹽池縣灘羊飼養量已達322萬隻,羊肉產量2.8萬噸,灘羊全產業鏈產值達52.6億元,區域品牌價值達71.1億元,以灘羊為主導的特色產業對鹽池縣農民增收貢獻率超過80%。

6月,黃河兩岸的鹽鹼地上,寧夏的頭茬枸杞紅了,正待採摘。長期以來,盡管枸杞品質優異,聞名遐邇,但賣的都是粗加工產品。如今枸杞原漿、鎖鮮等技術興起,銷量打著滾往上翻。僅以原漿為例,價值就頂得上干果20倍。隨著科技注入,枸杞深加工仍有巨大的價值提升空間。

新發展理念,正引領寧夏完成一輪新的跨越。既要大保護,又要大發展,自治區黨委政府牢記囑托,根據區情特點,謀劃了九大產業:電子信息產業、新型材料產業、綠色食品產業、清潔能源產業、葡萄酒產業、枸杞產業、奶產業、肉牛和灘羊產業、文化旅游產業正成為未來寧夏新的經濟引擎。

從擺脫貧困到鄉村振興,從透支生態到養護生態

人口與生態實現“時空騰挪”

中寧縣枸杞基地吸引採購商慕名而來。韓勝利攝

近年來,一眾動物、植物的“新面孔”在寧夏首次出現或多年后再次現身。2020年11月上旬,石嘴山市大武口區首次在星海湖南域檢測到8隻“鳥中大熊貓”黑鶴﹔2021年3月中旬,賀蘭山自然保護區發現世界瀕危物種馬麝﹔2021年3月17日,寧夏六盤山記錄到中華秋沙鴨,成為寧夏目前已知的唯一記錄。

人們可能想不到,新物種頻頻現身的背后,也是移民與生態空間大騰挪的故事。自1982年12月黨中央實施“三西”扶貧以來,寧夏先后組織了6次大規模易地扶貧搬遷,共計123萬人遷出生存環境惡劣的家鄉,到黨和政府為他們新辟的家園,建設新的生活。這是一部綿延近40年的鴻篇史詩。

環境改善,是個扶貧搬遷之初沒有想到的“意外收獲”。戈壁荒灘上,新居民的到來拓展了生態增量。而原本大大超過承載能力的西海固地區,也因為移民遷出,通過不斷造林實現了生態修復。

“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西海固,如今生態修復程度令世人震驚。以彭陽縣為例,1983年起,黨委政府發動男女老少人拉肩扛,上山挖梯田,種果樹,開展小流域治理。經過幾代人努力,彭陽縣森林覆蓋率從3%提到30.6%,一個全國重點水土流失區,變為全國生態示范區。空中看去,層層疊疊的梯田,如大地的指紋。

西海固生態向好經歷的兩次最根本逆轉,一次是始自2002年的封山禁牧,一次是近10年來最大規模的生態移民。當地人回憶,過去山全是禿黃的。為了燒柴,人割草要鏟根。因為沒草料,羊也啃草根。如今的西海固,放眼全是青翠。一年三個季節花開不斷,放蜂人要忙一整年。

從山區到川區,出銀川到石嘴山,沿黃河已連成大片濱河濕地,城市污水經過沉澱、過濾、水生植物吸收、微生物處理,最終實現末端水的達標排放。沿黃河一路看去,蘆葦、香蒲、水蔥等生機盎然,經過處理的水或明或潛,浸過人工濕地,最終化歸大河。黃河,在滋養了寧夏的平原和城市之后,依然清潔如斯,一路浩蕩東去。

曾經,寧夏13條重點入黃排水溝的大部分難以達標。經過數年鐵腕治理,如今,黃河干流在寧夏常年保持保持Ⅱ類優水質,國控斷面劣Ⅴ類水體全部清零,15個地表水國家考核斷面達到或高於國家標准。

黃河之側,是巍巍賀蘭山。這個5月,石嘴山大武口區不少干部都在山裡忙著植樹。過去的大礦坑正成為汽車拉力賽賽道,過去的洗煤場,正成為綠化帶。近年來,寧夏全面打響了賀蘭山生態保衛戰,累計整治修復6673公頃,播撒草籽覆蓋面積8萬畝,造林超過7000畝。曾經礦坑密布、岩土裸露的山體正在恢復元氣。

從出賣荒涼到實現引領,從追隨發展到探索先行

換道高質量發展路更寬

西鴿酒庄。寧夏文旅廳供圖

在青銅峽市,有一座用賀蘭山的石塊夯砌的西鴿酒庄。釀酒師廖祖宋本在澳大利亞從事葡萄酒釀造,行業成熟,工作穩定。賀蘭山東麓產區的魅力始終縈繞,讓他在2014年義無反顧回國,后在寧夏成了家。在他身邊,還有來自法國勃艮第等世界葡萄酒名區的同事,他們守著荒涼,種植、釀造,翻譯專業書籍,帶著這裡的佳釀一次次驚艷世界。

如今,賀蘭山東麓產區的酒庄已近200家。近年中國斬獲的葡萄酒行業世界級獎項中,半數以上來自寧夏。一條打造精品酒庄,創造高端價值的道路日漸清晰。

沿著這條酒庄分布帶,正形成寧夏的精品旅游帶。黃河岸邊本有一個破敗村庄,早已空心化,經過設計師重新打理,成了東南沿海體驗西北的熱門目的地。要論多熱門,村民們口耳相傳:“我們都不住的老庄子,人家跑幾千裡來住。一晚上的花費,抵得一頭豬,還一房難求。”

這家名為“黃河宿集”的民宿群落,請東南沿海莫干山的民宿品牌打包入駐,一來完成旅客導流,二來成熟經驗移植嫁接,在全國樹立出一套新的民宿模式。如今,這一旅游模式正向內蒙古、陝西等地輸出。從多年前,寧夏旅游一窮二白,西部影城打出“出賣荒涼”的大旗,到如今輸出模式,寧夏嘗到了“高質量發展”的甜頭。

更多模式輸出,在“高質量發展”的思路下正創新完善。一枚智能戒指,實時傳遞著患者的體溫、呼吸、血壓、肺功能等指標信息。在銀川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實驗室裡,通過遠程監控,醫生實現了對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的數字化監測。

目前,寧夏已經建立覆蓋銀川市三區兩縣一市的數字化管理平台,形成“區域呼吸疾病診治中心-基層醫療服務中心-呼吸慢病患者家庭”的互聯網服務體系,2500名患者已經因此受益。作為互聯網醫療的全國試點省區,如今寧夏正在設計一個從醫療到康養的閉環。

尋求高質量發展,劣勢也可以轉化為優勢。在中衛市的戈壁上,一個雲計算的增長極正在崛起,國際巨頭亞馬遜等相繼入駐。目前,大型雲計算中心已建成6座,4座正在建設之中。中衛僅僅投資3億元對通信、電力、道路等進行基礎設施配套,已引動業界73.8億元投資。

曾經地處偏遠,卻因接近中國陸地幾何中心,便於光纖最優通達全國。曾經遍布荒灘,但正能夠提供較低地價。曾經高原寒涼、干旱少雨,恰恰利於對服務器進行自然風冷。在中衛,數據中心較常規可節能50%以上,綜合建設成本較北上廣低30%,綜合運營成本低45%。

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考察時曾強調:“越是欠發達地區,越需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努力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區,寧夏的發展之路,正越走越寬!

(責編:寬容、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