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平羅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如何入市

記者 張唯

2021年05月19日08:59  來源:寧夏日報
 

5月17日,在平羅縣高庄鄉頭石公路一側,寧夏常新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的烘干車間內,機器轟隆作響,制作完成的玉米壓片被送至儲糧罐內暫存,將隨訂單分批發往外地。

2018年,常新農業現有規模無法滿足發展需要,聽聞平羅縣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可以入市后,企業主動尋求合作。為確保項目盡快落地實施,平羅縣採取異地調整入市方式,將靈沙鄉西靈村村民自願退出復墾的34.89畝閑置宅基地和高庄鄉惠威村、廣華村及遠景村村民自願退出的38.58畝閑置宅基地建設用地指標異地調整到該項目用地區。

70多畝土地入市,讓常新農業因深加工規模和產量擴大而成交更多訂單之余,也令平羅縣收獲滿滿:建設2個項目的土地出讓價款為470.22萬元,土地增值收益191.15萬元,村集體分享土地增值收益138萬元,就連復墾區幾個村委會也獲得每畝1萬元的土地復墾補助。

這僅是平羅縣近5年多來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的案例之一。截至目前,平羅縣累計完成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126宗,土地出讓面積為1029.32畝,出讓價款6594.03萬元,土地增值收益2455.25萬元,村集體分享土地增值收益1994.24萬元。

平羅縣探索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的步伐始於2016年9月。彼時,該縣農村經營性建設用地面積小、分布零散,且多數由村集體低價租賃給經營戶使用,收回處置較難。同時,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不健全,無法有效行使相關權利等因素,也對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的有效利用產生諸多限制。

對此,平羅縣著力構建城鄉統一建設用地市場,通過制定出台《平羅縣統籌協調推進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項試點工作實施方案》及14項配套制度、調整完善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村庄布局規劃、建立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基准地價體系等具體措施,對轄區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進行實踐探索。

當天,在高庄鄉東風農業園區的寧夏馬氏兄弟糧油產業發展有限公司飼料車間內,打料工人馬俊杰正將地上散落的玉米壓片歸攏到一處。

站在路邊一眼望到底的,是兄弟糧油的新老廠房及研發產業園。去年,企業計劃投資5000萬元擴大生產規模,開拓區外市場。新廠房用地從何而來?高庄鄉給的答案是跨村調整入市。通過將廣華村與幸福村實施閑置宅基地“增減挂鉤”項目騰退出的62.65畝建設用地指標調整給東風村使用,經村民代表會議決議后,以協議方式出讓給兄弟糧油等幾家企業。兄弟糧油的佔地面積由最早的7.9畝擴至78畝后,生產規模更上一層樓,還帶動著周邊企業延長生產鏈,實現共同發展。

“這兩年,東風村成交建設用地入市7宗,涉及20多畝建設用地,淨收入90多萬元。”讓東風村黨支部書記王玉贊高興的是,企業紛紛借助入市“扎根”,不僅助力村集體經濟壯大,還吸引了不少本村人回鄉就業創業。

“平羅縣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實施細則明確,由村民大會來決策入市事項,委托村委會或村集體經濟組織作為入市主體,允許符合土地利用規劃和城鄉建設規劃的存量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交易。”平羅縣自然資源局副局長王佔全告訴記者,在平羅縣土地利用中,集體村庄建設用地面積為13.9萬畝,其中閑置宅基地面積1.4萬畝,盤活利用農村存量建設用地潛力和空間很大。

摸清“家底”,平羅縣自然資源局對如何解決農村新產業新業態用地需求也有了更多想法。“我們賦予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租、抵押、作價入股、轉讓等權能,實現與國有建設用地‘同權同價’。”王佔全說,同時,分區域、分用途、分級差確定國家按照20%到50%比例提取土地增值收益調節金,並原則要求村集體留取土地增值收益不低於60%,其余可在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中公平分配,讓農民也能分享改革紅利,促進收入多元化。

通過統籌城鄉利用規劃和低價體系,平羅縣涉及的土地資源被依次激活。如今,該縣零散的存量建設用地在進行整治復墾后,紛紛通過建設用地指標統一集中異地調整到產業集中區后入市,逐漸形成規模效益。

改革期間,平羅縣為一批農村新產業新業態企業簡化用地審批手續,這些土地不僅被賦予各項權能,入市企業還利用不動產証抵押貸款8000萬余元,與國有土地“同權同價”,有效保障生產達效。

鄉村振興戰略的持續發力,讓平羅縣對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有了進一步打算。“我們會進一步加強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試點與美麗鄉村、特色小鎮、脫貧攻堅政策統籌,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王佔全說,通過進一步加強與農村產權制度改革、兩權抵押貸款等其他農村改革相銜接,協同推進,充分顯化集體土地權能,在有效盤活農村集體建設用地資源的同時,培育農村發展新動能,讓改革綜合效益得到最大限度的釋放。

(責編:閻夢婕、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