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萬移民搬出大山活出精彩

姜璐

2021年04月27日10:39  來源:寧夏日報
 

   編者按

   歷史,總是在一些特殊節點,給人們奮進的力量。

   2021年2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庄嚴宣告——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

   這場與貧困的鏖戰,在中國的每一片土地打響,包括被聯合國挂牌的“全世界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中國最窮的“三西”地區之一——寧夏西海固。

   “剁開一粒黃土,半粒在喊渴,半粒在喊餓”“走路難死,有病愁死”,可以說,西海固是中國貧困的“微縮盆景”。既然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那麼,“搬遷”就成了出路!

   這是一種念茲在茲的人民情懷。一次次翻山越嶺、一次次頂風冒雨,習近平總書記連續2次到寧夏視察,給予寧夏人民前進路上不懈奮斗的動力。

   這是一種“鍥而不舍、金石可鏤”的毅力與恆心。寧夏一屆又一屆黨委政府圍繞“搬得出,穩得住,逐步能致富”的目標,科學規劃安置點,大力發展富民產業,讓久居深山的村民告別故土,遷入靠水近路的移民新村。

   脫貧攻堅的陽光照射到寧夏6.64萬平方公裡的每一個角落,無數人的命運因此峰回路轉,無數人的幸福因此觸手可及。

   從1983年實施吊庄移民以來,寧夏各界干部群眾接續奮斗30余年,歷經吊庄移民、扶貧揚黃灌溉工程移民、易地扶貧搬遷移民、中部干旱帶生態移民、“十二五”中南部地區生態移民等6次大規模易地搬遷移民,累計將123萬貧困群眾搬到新居,貧困發生率從100%降到0.75%。

   永寧縣閩寧鎮,四通八達的道路、錯落有致的瓦房,早已看不出當初地下建房躲避風沙的模樣。幾個月前,這裡因熱播劇《山海情》而再次享譽全國,四面八方的游客爭相到此,隻為追尋“不破樓蘭終不還、敢教天地換新顏”的脫貧攻堅力量﹔

   吳忠市紅寺堡區,全國最大的易地單體生態移民扶貧集中安置區,經過多年發展,無數人的家當從隻有一口鍋和破舊的鋪蓋,變為嶄新的磚瓦房、豐厚的存款。百姓中廣傳這樣一句話:共產黨好、黃河水甜﹔

   固原市原州區張易鎮毛套村生態移民遷出區,村民們搬遷前曾栽種在山頂、溝畔、山腳下的一棵棵小樹,已成為萬頃綠色的一角……

   然而,搬遷安置不是終點,讓貧困人口脫貧致富才是目的。

   在接下來的征程中,寧夏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寧夏重要講話精神,統籌抓好產業、就業、社會融入“三件事”,每一分、每一秒,各級黨委和政府都想方設法為群眾帶來改變。

   大力發展產業,改變“窮日子”

   有一種信念叫“不甘”,它鼓舞著干部群眾鉚足一股勁來改天換地。

   毗鄰首府銀川市的閩寧鎮紅酒街,不僅有北緯38度黃金位置賦予的篤定自信,亦是6.6萬名移民群眾的希望田野。

   搬遷初始,新居耕地有限,剩余勞動力何去何從、如何讓移民盡快致富,成了新的難題。

   福寧村黨支部原書記謝興昌腦海裡始終有一幅畫面——無情的風沙吹了一年又一年,大伙臉上的皺紋如同老家的溝壑一般深。

   不能讓鄉親們挪出窮窩窩,卻擺脫不掉貧困!立足長遠、因地制宜,大力發展特色種養業——閩寧人發現了新機遇。

   在閩寧協作模式的推動下,借助福建的技術、人力、財力,閩寧鎮大力發展葡萄酒產業,逐步形成擁有13家酒庄、7萬畝葡萄基地的產業集群。

   對外開放,打開了發展的“總開關”。

   半年前,第九屆寧夏賀蘭山東麓國際葡萄酒博覽會在此召開,伴隨寧夏開放的腳步,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葡萄酒小鎮也迎來“高光時刻”。短短2天時間,閩寧鎮以酒為媒,客商雲集,簽訂了37份合作協議,計劃投資額達117億元。

   有一種精神叫“奮斗”,它激勵人們把好日子過出精彩和不凡。

   肉牛是紅寺堡區特色支柱產業。2020年6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吳忠市紅寺堡區考察,進了紅寺堡鎮弘德村劉克瑞的家,還看了他家的牛。

   2021年春節剛過,弘德村幾公裡外的“飛地”肉牛養殖園區就迎來115頭“新住戶”,至此,這裡肉牛存欄量突破2000頭大關。

   因地制宜、精准施策。近年來,弘德村創新模式,將肉質差、效益低的散養牛“搬”到園區,在解放農戶雙手的同時,大大提高了養殖效益。去年,借助“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生產基地+貧困群眾”的合作模式,當起甩手掌櫃的劉克瑞分紅近4萬元。

   易地扶貧搬遷,寧夏為什麼能行?扶一把,送一程,社會主義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為脫貧攻堅凝聚起無堅不摧的偉大力量:

   投錢——堅持自力更生為主與爭取國家支持相結合、政府投資為主與搬遷群眾適當自籌相結合,累計投入250億元,建設集中安置區(點)622個,開發土地198萬畝,佔全區耕地的10%﹔

   派人——福建30多個縣(市、區)與寧夏9個貧困縣(區)結對幫扶,5700多家閩籍企業、商戶來寧,幫助貧困群眾選准產業、選對路子、選好項目。寧夏還下派駐村工作隊、駐村第一書記到移民村,與群眾同甘苦、共奮進﹔

   發展——各地因地制宜發展種養、鄉村旅游、農產品加工等特色產業,把搬遷群眾嵌入產業鏈,為搬遷群眾建成設施溫棚和養殖圈棚6.1萬座,每個村有1至2個富民產業,貧困戶80%以上有產業增收項目,40%以上的收入來自特色產業。

   就業創業兩手抓,鼓起“錢袋子”

   對青銅峽市葉盛鎮400多名移民來說,家門口就業渠道很多,從“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扶貧產業園的就業機會到牛羊養殖,從建筑務工到生態旅游服務,多元產業並行發展,移民選擇就業途徑就像做“多選題”。

   葉盛鎮移民的就業狀況是全區移民的一個縮影。在寧夏,每一戶移民都有自己的“鐵杆庄稼”。

   “挪窩”4年,從起初被村干部跟在屁股后面攆著參加技術培訓,到后來主動擔任村裡的技術指導員,中衛市沙坡頭區東園鎮金沙村村民劉勇用一身的技能,立下了把日子過出彩的志氣。

   “一共流轉了200多畝地,種水稻、玉米,除去用工、化肥等成本,年底淨落10萬元。”劉勇笑著說,初到金沙村時,他兜裡隻有借來的1000多元錢,10萬元,對當時的他來說是天文數字。

   距葉盛鎮近200公裡的同心縣扶貧產業園中核(寧夏)同心防護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把務工點建在村民家門口的企業。企業負責教、農民負責學,在這裡,31歲的馬艷學會了操作縫紉機,最高紀錄是一天制作了508隻袖子。

   每月有固定收入、工作顧家兩不誤,這樣的生活,中核(寧夏)同心防護科技有限公司的543名女工絕大多數人做夢都沒有想過。

   天還是那片天,地還是那片地,人卻不再是原來的人了。20多年過去,初來閩寧鎮時懷揣300元借款的福寧村村民吳維東,早已華麗轉身,成為年收入三四十萬元的經紀人。

   為幫助村民變“輸血”為“造血”,當地積極組織各類技能培訓、主動為農民找工作,學了一身本領的吳維東,成功考上瓦工証,獲得人生第一筆萬元收入。前兩年,他又通過技能培訓,考取四級項目經理証,成為經紀人。

   劉勇、馬艷、吳維東,他們3個人命運改變的背景音樂是同一首脫貧攻堅的時代贊歌。

   易地扶貧搬遷,寧夏為什麼能行?堅持精准施策的方略,從政府到企業,從就業“牽線搭橋”到產業創造更多“飯碗”,各地因地制宜、因時制宜,為移民搭建一把“向上”的梯子,讓農民的“鐵杆庄稼”越長越旺:

   深耕自留田——大力挖掘區內重點工程、業績向好企業、扶貧車間、季節性農產品加工廠等就業崗位,建成扶貧產業園10個、扶貧車間329個,開展“點單式”“配送式”精准脫貧技能培訓,讓每名勞動力掌握1至2門技能﹔

   開荒劈新田——全面落實社保補貼、崗位補貼、培訓補貼、交通補貼等就業扶持政策,借助閩寧協作和東西部合作等方式,向福建、浙江、江蘇等地輸送大量勞動力。

   完善社會保障,解除“窮絆子”

   移民,一個寧夏人血脈中涌動的名詞。在寧夏,每6個人中約有1人是移民。

   “你從哪裡來?”田間地頭、大街小巷,這樣的一句問候,在30多年間發生了變化,大家的回答從“我從西吉、隆德、涇源(遷出區)來……”變為“我從紅寺堡、閩寧(遷入區)來”。

   從故土難離到此心安處是吾鄉,社會融入體現在不經意的言語間,體現在內心深處的共鳴裡。123萬人弱化了“我從哪裡來”的意識,增強了“我是這裡人”的歸屬感,實現了從“我是移民”到“我是居民”的轉變。

   紅寺堡區紅寺堡鎮朝陽村,從4個縣搬遷來的回族、漢族群眾各佔一半人口,有的村組回、漢混居,各族群眾相處融洽、和諧。

   “剛搬來時,生活習慣不同,拌嘴吵架是常事,有些群眾巴不得相互離得遠遠的。”村黨支部書記馮國平告訴記者。

   破解社會融入難題,黨建是把“金鑰匙”。朝陽村從村“兩委”班子抓起,所有干部輪流值班,處理問題不回避、不推諉、不敷衍。同時制定村規民約,細節靠村規民約、大事靠民主決策,使朝陽村從上訪村變成了團結和諧的“明星村”。

   隻有百姓看得見,才有幸福感。閩寧鎮玉海村將村集體的49棟溫棚出租,所得收益用於整治環境衛生、為困難群眾提供公益性崗位。

   “溫棚出租年收入才20多萬元,為村民做了這些事后,幾乎分文不剩。我們節省其他開支,先把大家的事做好。”玉海村駐村第一書記田鵬說,煩事少了,不少群眾主動做志願者,義務承擔起矛盾調解、巡邏等任務。

   “人挪活,樹挪死”,一開始不少移民兩邊跑、兩邊“吊”,現在人們已在新家立下業、扎下根,而老家變成了心中的一抹鄉愁。

   “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步入新發展階段,鄉村振興成為熱頻詞。閩寧鎮、弘德村等移民遷入地,紛紛抓住機遇,以美麗鄉村建設為抓手,持續整治農村人居環境,實施村容村貌提升、改水改廁、美麗庭院等工程,大力發展文化生態旅游產業,確保移民致富更可持續。

   易地扶貧搬遷,寧夏為什麼能行?堅定“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這樣的信念,各地各部門全力以赴、盡心竭力,為群眾辦實事解難題,讓群眾獲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續、安全感更有保障:

   弱有所扶——擴大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覆蓋面,綜合用好低保、臨時救助、高齡津貼等政策,解決特殊困難群體基本生活問題,確保脫貧路上不落一戶、不少一人﹔

   難有所助——連續多年實施危房危窯改造工程,讓170多萬困難群眾住上安全房﹔累計投資205億元,先后建設了固海揚水、寧夏扶貧揚黃灌溉、中南部城鄉飲水等工程,有效解決吃水難題﹔

   居有所樂——持續推進基層治理,深入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大力推進移風易俗,開展“十星級文明戶”“五好模范”等評選活動,扶志氣、扶道德、扶文化,形成積極向上的社會風氣。

   征途漫漫,而今邁步從頭越。脫貧摘帽后再出發,鄉村振興再發力,“民亦勞止,汔可小康”的憧憬正在逐漸變為現實!

無人機俯視下的銀川市金鳳區豐登鎮潤豐村全貌。2017年8月17日,317戶、1328人從西吉縣白崖鄉半子溝村來到400多公裡外的潤豐村安家落戶,開始了新生活。 王鼎 攝

(責編:寬容、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