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就林草华章  筑牢生态屏障

2019年09月28日08:42  来源:宁夏日报
 

<p>  <p  align=

白芨滩国家沙漠公园。

  核心提示

  从1.5%到14.6%,是从1958年至今,写在宁夏山川大地之间的惊叹——我区森林覆盖率的变化。

  面对自然禀赋不足、绿色“家底”薄弱的实际,我区一代代的林草人深耕接力,在平原上、沟壑间、荒漠里,秉承绿色初心,抒写生态篇章。

  细数发展脉络,回顾历史年轮,我区林草事业从萌芽到根深叶茂,为建设山川秀美宁夏,交出一份生机盎然的“林草答卷”。

  牢记初心使命,全区林草系统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认真推进生态立区战略,不断推进林草事业高质量发展。

  描绘生态底色,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为筑牢祖国西部生态安全屏障作出贡献。

  不久前,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迎来“宁夏日”。贺兰山、黄河灌区、沙湖湿地……微缩版“塞上江南”的画卷,向世界精彩呈现。

  回首来路,从荒山变青山,到金山银山,全区生态环境面貌明显改善,生物多样性逐年增加。

  宁夏林草工作紧紧围绕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提升绿质绿效,因地制宜,形成山、川、沙一体化治理格局,探索出生态脆弱地区发展多功能林业的路径。

<p>  <p  align=

生机盎然。

  1958-1978年

  埋下种子 休养生息奠基础

  这片6.6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由山地、丘陵,平原,台地和沙丘等地貌构成。

  此间,林业组织机构建设起步,林业建设的对象是沙漠、黄土丘陵和天然次生林。

  20世纪50年代,根据中央关于“普遍护林、重点造林”的方针,面对贫林缺材现状,我区首先进行林业恢复和建设:制定天然林管理办法,让天然残林恢复和生长;人工造林确定了“以重点营造防护林为主,适当营造用材林”的方针。

  到上世纪60年代,建设重点转为:引黄灌区铁路、公路、渠道和城镇居民点的绿化;在山区结合水土保持进行林业建设;天然次生林区转入封、护、育并举。

  自治区林草局退休工作者王兆斌回忆,上世纪50年代,刚进入林业部门时,主要任务是伐木生产。进入60年代,转为绿化造林。

  在造林树种上,我区进行杨树引种驯化实验,并突破了小叶杨种子长途运输发芽率低的问题。

  至上世纪70年代,将“四旁”(路旁、沟旁、渠旁和宅旁)植树,发展为引黄灌区和山区川道区的农田林网。在种苗上,以大队集中育苗为主的4级育苗建设,打破了我区长期苗木不足的被动局面。

  1979年-2005年

  工程扎根 枝繁叶茂绿意浓

  随着造林绿化被定为基本国策,我区林草事业进入蓬勃发展期。

  一项项绿色工程,抒写生机。此间,以工程造林引领林草建设:“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三西”贫困地区的种草种树工程、银西防护林工程等,按不同地貌,因地制宜,推进国土绿化。

  一道道农田绿网,编织屏障。引黄灌区的农田林网化建设,改善环境,促进生产。

  一个个治沙创举,缚住流沙。自治区成立之初,浩瀚沙区仅有一些散生的天然灌木和沙生草丛。作为大规模治沙的突破口,我区营造河西、河东两条大型骨干林带,依靠科技治沙。截至1995年,全区沙漠化土地面积减少4万余公顷,扭转了沙化速度大于治理速度的局面。

  一系列改革创新,激发生产活力。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涌现出一批林业开发生产的承包大户和新的经济联合体。1984年,全区果树面积9.9万亩;到了1994年,这一数据达53.55万亩。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我区加大农林牧综合治理的力度。在南部山区实行小流域综合治理,控制水土流失;在中部沙区,营造沙漠绿洲。

  2000年,我区试点启动退耕还林工程,保证“退得下、还得上、稳得住、能致富、不反弹”。

  同时,我区全境实施封山禁牧。“以前,羊群一遍过去,草就秃了。封山禁牧后,植被缓过气了。”贺兰山自然保护区黄旗口护林员李国兵说。

  2005年是“十五”计划的最后一年,我区荒漠化、沙化面积分别减少了7.3%和2.1%。同时,我区林业特色产业快速发展,形成中宁枸杞、灵武长枣、彭阳杏等地域特色鲜明的产业布局。

<p>  <p  align=

沙湖湿地。

  2006年至今

  生态成果 绿水青山惠民生

  全区林草系统强化使命担当,艰苦奋斗,奋力推进生态治理修复,坚持生态为民,成效显著,开创生态文明建设新篇章。

  2013-2018年共完成人工造林444.1万亩,封山育林229.3万亩。现有天然草原3132万亩,占国土面积的40.2%,天然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55.43%,连续5年稳定在50%以上,初步形成以林业草原植被为主体的生态安全屏障。

  绿化国土,打造生态样板

  坚持分类指导,分区突破,以退耕还林,三北防护林等重点工程为依托,启动实施自治区造林工程,着力增加森林资源总量。完成生态移民迁出区生态修复230万亩,移民迁出区植被覆盖率达到56%。精心组织实施主干道路大整治大绿化工程,建成26个市民休闲公园。遵循降雨线分布和不同区域水资源分布规律,实施精准造林工程。先后编制下发了《落实生态立区战略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方案》等一批重点工程规划,全面启动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实施了六盘山重点生态功能区降水量400毫米以上区域造林绿化、引黄灌区平原绿洲绿网提升、南华山外围区域水源涵养林建设提升、同心红寺堡文冠果生态经济林建设等重点林业工程。

  严格保护,扎实资源管护

  全面落实保护和发展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将森林资源纳入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范围;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统一部署推动下,协调完成《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推进工作方案》等“1+8”政策体系,对169处整治点全部开展生态环境整治并且通过自治区级阶段性验收;严格落实森林防火责任制,森林火灾受害率控制在0.9‰以下,连续57年没有发生重大森林火灾。

  防沙治沙,实现绿进沙退

  国家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显示,全区沙化土地面积由1958年的2475万亩减少到1686.9万亩,荒漠化土地面积由1999年的4811万亩减少到4183.5万亩,连续20年沙化、荒漠化土地“双缩减”,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坚持防沙治沙用沙相结合,大力培育沙产业,引导鼓励企业和个人参与防沙治沙,全区治沙面积在1500亩以上的企业达60多家。

  还绿草原,生态明显改善

  2011年颁布实施《宁夏禁牧封育条例》。自2011年至今,对全区落实草原承包责任制的2599万亩草原实行禁牧补助,补助奖励资金累计20.6亿元,补助农户39.3万户(次)。通过组织实施退牧还草、退耕还草已垦草原治理等重大工程,草原保护建设体系不断完善,防灾减灾能力稳步提升,草原植被恢复进程加快,草原生态明显改善。全区草原沙化由禁牧前的1376.51万亩减少到1088.61万亩,草原生物多样性指数、物种丰富度、物种均匀度分别比禁牧前提高了15%、22%、45%。

  水韵湿地,写意塞上江南

  通过多年的湿地保护和恢复,宁夏湿地面积保有量310万亩,有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4处,其中国家级1处、自治区级3处;建成湿地公园24处,其中国家级14处、自治区级10处;落实湿地保护恢复各项法规制度,全区重要湿地得到有效保护,湿地保护率达到51.6%,为老百姓打造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沙湖、哈巴湖、鸣翠湖、黄沙古渡等湿地旅游景点生机盎然。依靠湿地生活和迁徙的鸟类种类和数量逐年增加,黑鹳、白尾海雕,白琵鹭、白鹭、白额雁、灰鹤、蓑羽鹤等在湿地可见,保护成效显著。

  林草经济,释放生态红利

  大力发展枸杞产业,着力推进枸杞质量安全体系建设,延长枸杞产业链,增加附加值。2018年,全区枸杞种植面积达100万亩,标准化率达50%以上,已成为全国枸杞产业基础最好、生产要素最全、品牌优势最突出的核心产区。

  截至2018年底,全区特色经济林面积达到210万亩,产量达36万吨,基本形成了引黄灌区苹果产业带、中部干旱风沙区红枣产业带、城市为中心的设施果树及花卉产业集群、南部山区生态经济林产业发展片区四个产业格局。同时,扎实推进林草助推精准脱贫,扶持生态护林员、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庭院经济林,向造血式扶贫转变。

  岁月如歌,绿为底色。

  全区林草系统上下,始终坚持以党建引领生态保护和林草事业发展,牢固树立生态文明观,大力实施生态立区战略,以推动国土绿化高质量发展、提高森林覆盖率为主线,积极推动林业草原融合发展,为建设天蓝、地绿、水美的美丽宁夏作出新贡献。

<p>  <p  align=

白芨滩保护区治理前。

<p>  <p  align=

固原市原州区黄铎堡镇禅塔山退耕还林示范区。

<p>  <p  align=

绿潮褶皱。

<p>  <p  align=

中宁枸杞。

<p>  <p  align=

市民享受良好的生态环境。(图片均由自治区林草局提供)

(责编:吴隆重、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