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搭台引资本 农房重焕新活力

2019年07月15日10:13  来源:农民日报
 

  

  图为文艺范儿十足的崔岗村。资料图

  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三十岗乡有这样一个村:艺术的气息让闲置农房活了起来,农房成为艺术工作室、乡村民宿、客栈……艺术家们作为新村民,与土生土长的当地村民共同生活在一起。在这个村里,乡村与艺术相互融合,走出了引领城市近郊农村转型升级的新路子。它就是合肥市远近闻名的崔岗艺术小镇。

  机制创设 让村民和租客都放心

  早在7年前,崔岗村与大多数农村的空心村一样,很多农民进城打工创业,买房安家,耕地大多数都已流转,村民住宅大量闲置。

  促成崔岗村与艺术结缘的是一位名叫谢泽的画家。“2012年,第一次来崔岗村踏青时,便对这里的环境一见倾心。”谢泽说,他希望能够在这片农家小屋里开间工作室静心创作,就向当地村民表达了想承租闲置农房的意愿。经过协商,农户愿意以每月400元的价格出租房屋。随后,谢泽便着手修葺房屋,并取名为“瓦房工作室”。2012年底,谢泽在网上发布名为《打造合肥的艺术家村》的文章,吸引了一批艺术家争相与崔岗村民洽谈租用闲置农房事宜。

  然而,自己花费时间、精力、资金修葺的房屋能否长期使用?房租是否会因艺术家的租房热情而高得离谱?前来租房的艺术家们起初对租用闲置农房也存在着一些疑虑和担忧。

  艺术家的担忧引起一直关注并支持此事的庐阳区政府和三十岗乡政府的高度重视。经过深入调研和论证,庐阳区于2013年正式建立崔岗艺术村,将崔岗村的闲置农房利用起来,并对村子进行合理规划;于2017年将崔岗村的王大郢音乐小镇等版块纳入,组成崔岗艺术小镇,并成功申报为合肥市首批特色小镇。经过庐阳区政府负责人、三十岗乡政府负责人和艺术家、村民代表共同协商,庐阳区政府决定,对愿意把房屋租给艺术家们的农户一次性给予8万元补贴,激发村民的积极性,并限定每个院落租金的最高价格,规定租赁合同的期限是15年,保证了艺术家的利益;同时允许从签订合同的第6年开始,房租每年以既定幅度涨价,房屋产权仍归农户所有。“这项政策不仅保证了农民财产权与收益权,同时打消了艺术家们的疑虑,为艺术家与村民和谐相处提供了机制保障。”庐阳区三十岗乡负责人说。

  此后,庐阳区将盘活崔岗村闲置农房、打造乡村文化创意产业作为发展乡村旅游、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点项目之一。该区先后引导崔岗村民与57位艺术家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崔岗艺术小镇建立以来,共吸引游客近100多万人次,先后举办了“诗意的权利”“源远流长”“艺约乡现”等崔岗艺术节暨崔岗论坛、艺术家联展等系列活动。“崔岗现象”还成为安徽省唯一入选中宣部《全国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案例》。

  此外,胡海林、张红兵、庞鸣、巩孝来等十余名艺术家还经常义务教三十岗乡的孩子素描、绘画、摄影、陶艺、木工等。艺术家们反哺农村的行动,也成为该乡的一道亮丽风景。

  文艺范儿不失乡村本色

  崔岗艺术小镇的魅力来源于乡村自然恬静的环境和艺术的熏陶。为了使崔岗艺术小镇不失本色,避免大拆大建及变相进行房地产开发等行为,庐阳区一方面严把准入关,在崔岗艺术小镇设立议事协调会议制度,建立政府、村民、艺术家三方沟通平台,并设置崔岗艺术家准入机制,对要求入驻艺术小镇的艺术家进行评审考核,通过规范的入驻流程,保持崔岗艺术小镇的本来面目;另一方面,重点选择具备一定经营条件的村庄闲置房源,有针对性地向具有经营能力的艺术家推介,打造具有艺术特色的多种业态。庐阳区通过打造融生态化、生活化于一体的“文化创意村”,不仅使空心村“崔岗”变身成为艺术小镇,而且也为广大市民提供了休闲旅游的好去处。

  2017年底,安徽省出台《支持利用空闲农房发展乡村旅游的意见》。此后,庐阳区对推进农村空闲农房开发利用工作,有了明确的政策指导,该区进一步整合资源,制定了《庐阳三十岗乡闲置农房交易规范》,细化业务流程,统一各类租赁合同签署模板,在三十岗乡各村建立了农宅管理机构和服务组织,统一乡村旅游的服务标准和规范,将村落旅游服务制度化,并引入社会资本打造乡村旅游,带动农民增收。此外,庐阳区还制定了《关于崔岗艺术小镇促进旅游文化业发展奖励扶持试行办法》等奖补政策,对崔岗艺术小镇各类农房改造、业态入驻、常态开放等事项进行奖励扶持,充分调动艺术家、社会资本等入驻的积极性。同时,该区还聘请规划设计专家,根据艺术家的建议,对崔岗艺术小镇总体景观进行深层次规划,并保证乡村公共区域景色的原生态。

  秉承开发保护原则,盘活闲置农房,充分尊重群众和艺术家的主体地位和主动精神,崔岗村的实践使这些闲置农房成为了艺术工作室、乡村民宿、客栈等艺术家艺术创作和经营的场所,形成了政府、集体经济组织、农户以及艺术家“四赢”局面。2017年,崔岗艺术小镇荣获安徽省省级创意文化服务集聚区、合肥市首批市级特色小镇、“合肥潜力地标”等殊荣。2018年,该村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万多元,年均增长17%。

  资本投入打造共享农房

  随着崔岗艺术村的声名鹊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农村闲置房的盘活。三十岗乡东瞿村的村民杨德余,他和几个儿子就有大大小小20间、600多平方米的闲置房屋。虽然三十岗乡靠近省会城市,观光旅游发展颇为红火,即使已有不少农房都被开发,但仍有900多套“空房子”像杨德余家一样多年无人居住,属于“全闲置”农房。类似这样的“空房子”在全市体量更大。

  如何盘活这些闲置农房,又有效地避免“人交易”带来的纠纷多、隐患多等诸多弊端?在新一轮乡村振兴战略的推动下,合肥市开始试点探索“共享农房”模式,瞄准体量巨大的农村闲置住宅,用互联网共享平台连接起供需双方,以期让这些农村“沉睡的资产”重现生机,释放更多的经济红利。

  “这种全闲置的农村房屋约占三十岗乡全部农宅的40%,房屋主人大多已进城工作、买房,定居在城市,老家的农房无法产生任何经济效益。此外还有30%的农房只有部分时间、部分房间有人居住,也处在半闲置状态。”北京美丽乡村联合会专家志愿者、开发这一共享系统的农汇网农汇民宿总裁张志成介绍说。根据农汇网与庐阳区政府签署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这里建设“农汇民宿(合肥庐阳)闲置农房云平台”,把农村空置住宅信息推到线上,探索建立闲置农房民宿开发标准,为未来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共享农房”做准备。

  记者了解到,与城市已经发展成熟、适合观光旅游的“短期共享民宿”模式不同,“共享农房”的租约期往往在5年至30年,租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房屋内外及院落进行翻修,真正回归“乡居”,或是利用农房进行创业。

  “对农民来说,除了可以获得租金收益以外,还可以就地‘转业’成为物业服务人员,提供保洁、餐饮等服务。”三十岗乡乡长袁捍告诉记者。目前,闲置的900多套农宅,将依据交通、生态、民居特色等进行评估,寻找新“婆家”。此外,还将建立线下农宅合作社,农民可以以自己的闲置房屋入股,由农宅合作社统一和租赁方对接,线上线下齐努力,让农宅变身“摇钱树”。(余挺生 杨丹丹)

(责编:赵茉钰、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