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物件里的农耕记忆

2019年07月11日08:15  来源:宁夏日报
 

<p>  <p  align=

7月8日,青铜峡市瞿靖镇文化站站长陆兴武进行耧车操作。

  “前段时间刚刚收集的自行车修理盒咋不见了?”7月8日,青铜峡市瞿靖镇文化站站长陆兴武在该镇文化站农耕风俗馆转了一圈,就发现有个老物件“失踪”了。

  “我们把它收起来了。”展厅管理员马晓萍边解释,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形状像手枪皮套的老物件,上面印有“永久”字样。

  “这个老物件会勾起人们对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回忆。”陆兴武说。

  每隔几天,陆兴武都会来到农耕风俗馆。这是一个150平方米的空间,看上去更像一个杂货铺,里面摆着各种老物件:老农具,老放映机,老唱机,老纺车、老耧车……132件,杂而不乱,各有各的位置。

  从2017年筹展瞿靖镇农耕风俗馆以来,平日里不抽烟不喝酒的陆兴武有了一个新爱好,走访各村各户,回收老物件。当时,正值附近村庄拆迁,以前用过的二牛抬杠、马车轱辘、牛蒡子、牛担子等物件散落一地,这让陆兴武眼前一亮,立即找到原主人,买了些洗涤用品,将这些老物件置换过来。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个生产队都有一架马车,交公粮、拉化肥、运粮食可少不了派上用场,这些老物件见证了那个时代的生产方式、生活习惯。”陆兴武清楚地记得馆里每一件老物件的来路,有从老乡家买来的,有从废品收购站淘来的,有亲友送来的,也有从路边水沟里捡回来的……

  前两年,陆兴武走访瞿靖镇友好村6队张大爷家时,发现一个石碾子、一个石磨。起初说好了以200元价格回收,等到开车去取的时候,张大爷又反悔了,说当年家里孩子多,就靠这个石磨不分昼夜磨豆腐,养活了一大家子人,卖了就断了念想。陆兴武当即承诺,想看的时候可以随时来农耕风俗馆。最终,在软磨硬泡下,把石磨、石碾子拉了回来。

  挂在农耕风俗馆正中央墙上的,是一辐直径1.5米的牛车轱辘,车辙上手工打制的铁钉锈迹斑斑,显示出沧桑岁月的痕迹。“当时在村民家,出了1000元,对方不为所动。第二次又出了1200元,对方依然不答应。最后出价到1300元,好话说了一箩筐,才把这个老物件请进馆里。”陆兴武说。

  在馆内东面墙上,挂着由各类推刨、木锛、磨线盒、木质圆规、手工木钻等30多个老物件组成的木工用具,非常完整,是陆兴武的“得意收藏”。“2017年我们走访了银辉村三队的李奶奶,她老伴是当地有名的老木匠,去世多年。在她家的羊圈里发现这套老物件,老人家说你们觉得有用处就拿去吧,最后我们给老人买了100多元生活用品,把这套老物件搬到了风俗馆。”陆兴武说,为抢救、修复这些老物件,瞿靖镇先后花费两三万元。

  听说新民村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胡明德有一整套赶毡用的老物件,陆兴武专门上门求购,结果胡明德无偿将这套老物件捐给了农耕风俗馆。“随着生活生产方式的加速改变,这些老物件、老技艺也被人们逐渐淘汰遗忘。”陆兴武说,如果再不抢救,这些老物件就消失了。

  不但频频到各个村庄收集老物件,在陆兴武的建议下,瞿靖镇还专门从陕西请来老匠人,花费一个半月,按照当年瞿靖堡旧照,通过泥塑的方式对当年瞿靖堡进行了全境式复原。

  在馆内长3米、宽2米的展台上,瞿靖堡古城墙、古塔、城门楼子、牌坊一应俱全。春耕、插秧、推车、耍社火等各色人物有近百人之多,各具形态,惟妙惟肖。“当时专门开车拉着老匠人到当地永寿塔看造型,到黄河大峡谷找泥塑用的胶泥。”陆兴武说,为重新找寻农耕时代的文化记忆,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义不容辞。

  自瞿靖镇文化站农耕风俗馆开馆两年来,已经先后接待七八千人次观展。“一进馆就像穿越时光隧道,把我们重新拉回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些具有时代印记的老物件让我们找到了农耕记忆,留住了乡愁。”当地干部田永贵说。(记者 蒲利宏 苏 峰 杜晓星 文/图)

(责编:赵茉钰、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