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个人,每年清掏90000口井,银川市市政工程管理处维修一所

我们是清掏工 我们很光荣

【查看原图】
刚清掏完一口井,只卸下护袖,便洒出这么多的汗水。
刚清掏完一口井,只卸下护袖,便洒出这么多的汗水。
来源:人民网-宁夏频道  2019年06月14日10:11

进入六月份,银川市逐渐开启升温模式,当日气温显示:32摄氏度,微风。

记者随银川市市政工程管理处维修一所的工作人员来到兴庆区湖滨西街,今天,这支6人的工作团队需要从两点开始,清掏这条街道所有的井下。银川市市政工程管理处维修一所副所长周玉林说:“如果今天没有采访的话,我们清掏完这条街道,还需要再清掏下一条街道。”春夏季节,是清掏队伍的“忙季”。

经验与奉献精神——清掏工的品格

“维修一所管辖范围南北至绕城高速公路,西至亲水大街,东到燕庆路,负责9万多口雨水井和污水检查井的清掏工作。”烈日下的阴凉处,周玉林开口介绍道。

银川市市政工程管理处维修一所只有3个班组,每个班组6名工作人员。“最多的时候,我们一天要清掏100多口井。”

18个人,每年需要清掏9万多口井,这着实是不小的工作量。

“所里有配备一台进口的清掏车辆,这个‘油老虎’我们轻易是不用的,而且倾倒清洗还需要专门的场地,根据井下的构造特性,人工清掏还是最省时省力的方式,不仅是从成本角度考虑,实际上,通过地下清掏,我们需要判定管道是否出现问题,这项工作是机器代替不了的,管道一旦出现问题,对过往行人车辆都是极大的隐患。我们的工作团队这些人,都是老师傅了,可以说经验非常丰富。”维修一所所长刘红民性格爽朗,他又补充说:“有时候站在井边嗅一下,就很清楚哪些气体超标了,适不适合下井等。”

实际上,这些清掏工人的工作量之大,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平时很难保障正常的休假,刚刚过去的端午假期,基本只休息了一到两天。“商业活动多的地方和时令,下水管道尤其需要加大清掏工作量。”刘红民介绍说,诸如银川市兴庆区新华街一带的商圈,有时需要夜间作业,因为白天车流人流量实在太大,难以作业。“但夜间作业需要灯光等各种设备,成本高,危险系数也高,一般我们是不提倡夜间工作的。”

实际上,维修一所的清掏工作者,大多从业时间都在20年以上。刘红民说,干这项工作,需要充足的经验,一来需要判断下井的条件是否适合,二来需要对管道进行维护检修,三来还承担了不少抢险救援的工作任务,因此并不是随便来人都能做。此外,一定要有奉献精神。“我们干起活来,没个准点下班时间。”

风雨中的坚守——这不是一项容易的活计

53岁的王西平干清掏工作已经30年了。

他穿好防护服后,记者看了下时间:用时12分钟。

厚重的防水衣以及口罩等装备,需要在两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才能套上,而脱下同样费时费力。

王西平在清掏一口井间隙上到地面小口补水,脱下的护袖流出了不少的汗滴,撒湿了他脚下的地面。王西平说:“我们几个工人轮流下井,排到自己下井的时候,水是不敢喝多的。 一来工作时会出很多汗,水喝多了汗排不出去,闷在身体里,会很沉重;二来也是更不方便的,去洗手间的话,穿脱衣物太费时间了。”

同伴们缓缓将王西平用黄色的保护绳垂吊进约四米深的井下,这口井,王西平清掏出满满四车淤泥,耗时近四十分钟,“有些井面积太小,一只脚叠放或者伸进管道,另一只脚跪着清掏,铁锹都不能伸直。

问及是否想过放弃这份工作?这些年逾五十的清掏工们憨厚说道:年轻时获得这份工作,觉得有一份良心和责任在里面,而这份初心这么多年也没变过,我们为老百姓服务,确保城市道路平坦,排水畅通,雨天路面无积水,我们就会很满足。

周玉林曾获得“最美银川人”的称号,而类似的荣誉奖章,在维修一所里可不少。“我还记得2013年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我刚端起酒杯,电话响了,西轴厂家属院管道出现问题,当即功夫我就出门去了,忙活一晚上,我还记得刚进家门时,电视里播放着春晚主持人倒计时的声音,很难忘,这样的事情很多,但我不觉得苦,我感到很光荣。”

洗不掉的味道——城市的洁净更重要

不同于地面上的清洁工作,管道清淤给身上留下的气味,总是更浓。

叶文东打开井盖的时候,气味便瞬间飘了出来。一条街道需要同时打开多个井盖,否则一口井的有害气体就会超标,无法下井工作,因此工作队的6个人,还要不断提醒车辆行人注意安全。

往来的行人里,不少都捂着口鼻。刘红民笑了笑:“我们都习惯了,工作时有时淤泥可能会溅在行人身上,保不准的事情,希望能多一些理解。”

“靠近公厕和饭店这些地方的污水井,在疏通的时候,确实很脏。有些油污甚至有十厘米厚,都能粘住人。”周玉林介绍说,无论多脏,我们都必须下井清掏,否则就会影响正常的城市秩序。

忙活完一天,清掏工人们不喜欢坐公共交通工具,他们大多有自己的摩托车。夕阳西下,已近七点,今天的工作结束的早,叶文东和王西平换上日常衣服,热爱健身的王西平看似并不劳累,而叶文东也骑上他帅气的摩托车准备回家。(禹丽敏)

分享到:
(责编:宽容、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