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触摸到了黄河的体温

2019年02月21日10:0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我无数次站立在地图前,眺望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专注而痴迷。我也曾无数次梦见自己向黄河涉水而去,旅程漫长而繁丰。穿越日升月落的轨迹,穿越花开叶落的声音,穿越四季的风霜雨雪,还有嘈杂的市声俗语,我走得很慢很慢,但我一直在前进,以一滴水的方式和速度在前进。

我在夜晚启程,轻轻起身,一遍又一遍检点行囊。我满满的行囊里装的全都是对黄河的思念。风尘仆仆,我从淮河岸边一路走来,带着湿漉漉的水汽。来不及整理纷繁的思绪,来不及倾诉一腔衷肠,黄河的气息在瞬间攥住了我的心,黄河的波涛穿透了我的四肢百骸。沿着河堤,我向离母亲河最近的水边走去。

虚踩在温软的浮土和绿草之上,我情不自禁地弯腰俯身,伸出手无限深情地掬起一捧浊黄的河水。此时,与我一同俯身掬水的,还有我随身携带的历史和记忆。刹那间,我的心灵触摸到了黄河的体温。用力盈拥,有柔韧坚硬的物质硌住了我的手我的心,那是黄河的骨骼。一股温热的流动的物质溢出我的指缝,那是黄河的血液。

从我十指缝隙间滑落的河水,又会被谁捧进手心里呢?太阳和月亮永远在河水中轮回,水流千转万转,不变的是那颗属于宇宙的赤子之心。久久地站立那里,久久地与黄河交换着眼神。在黄河的瞳仁里,我凝视着自己。那一刻,我是无邪的,谦卑的,宛若沉浸在深挚感念里的纯真的孩童。面对着养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面对着含着盈盈恩泽和无尽寓意的神一样的眸子,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在黄河巨大而温暖的怀抱里,我微小而敏感的身躯被慢慢醺醉,慢慢融化。浮躁倦怠的心,被温热的河水洗礼之后,宁静、舒畅而又安详。时间凝固了,生命凝固了,这样的感觉真好。我的心灵与黄河的心灵紧紧偎依,我想起了所有的过往。从巴颜喀拉山流下的不是雪融化的水,而是上苍洗礼过的哺育龙的传人的甘甜乳汁,清澈得如同婴孩纯洁的瞳仁。

那梦中飞翔的精灵,拨动了我的心弦。从第一颗水珠起步,河水就包含了无私奉献的精神。目睹千年兴衰的巨浪,传递着历史的神秘,尽显中华民族不屈的气势。海纳百川的胸怀令人敬重,涤洗万千生灵的尘垢,不惜纳百污而滋养众生。有了大公无私的精神,才有了源远流长的波澜壮阔;有了斩不断的奉献情怀,才有了昼夜不息恒久不竭的热血沸腾;有了崇高的、致远的理想,才有了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魂魄。

在黄河入海口,河流像扇面似的铺展开来,慢慢地,缓缓地,和湛蓝的渤海衔接了起来,走向了无边无际的浩瀚。衔接处,浑浊的河水与蓝色的海水融为一体。河边飞翔的野鸭和海上盘旋的海鸥,证实了黄河与大海交汇的所在。满面吹拂的是黄河清新的泥土气息,鼻翼翁动的却是略带咸味的海风。

我已经拜访过黄河,黄河也认得我。这条浓情地流淌着大地血浆的河流,流进了我的血脉,在我的身体里奔腾。我无法不像风一样地怀念它,每每夜到深处,我的枕边总会响起千万里之外的黄河的隐隐水声。(张佐香)

(责编:梁宏鑫、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