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市在61个基层派出所建立“家庭暴力投诉站”

2018年11月24日08:04  来源:人民网-宁夏频道
 

     人民网银川11月24日电(阎梦婕)  “一次次的忍受,没有想到给我带来的却是更大的伤害。”2008年,韩珍和前夫陈晓兵登记结婚,并在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在婚后的近十年里,陈晓兵多次对韩珍进行殴打和谩骂,甚至在韩珍怀孕九个月的时候也没有“手下留情”。“为了孩子我独自忍受,他每次打完我都和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没有想到这一忍受就是近十年,最后的一两年他对我的家庭暴力越加的频繁。” 11月25日为联合国确立的“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也被称作“国际反家庭暴力日”。和韩珍一样,独自忍受家暴带来伤害的人并不是少数。

       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反家暴法》处理。

       “我们中心从去年11月份成立至今,一共接待了83例咨询,受理了20件诉讼,但我相信,这一数字比实际数字低很多。来我们这寻求的帮助很少,尤其是农村妇女的维权意识不强,她们遭遇家暴后,大多选择忍气吞声。”银川市金凤区反家庭暴力维权中心律师王士冰表示,“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观念,使许多妇女面对家庭暴力时作出的选择往往是忍耐,这也导致了更多极端事件的爆发。

       “前几年我跟着西夏区妇联去一户人家进行调解,这家的女主人遭受了几十年的家庭暴力,只要男主人一喝酒就会对她进行无端打骂。在一次殴打的过程中,他用刀把女的耳朵割下了半个。后来这个女的在忍无可忍之下,趁她丈夫睡着后杀死了她的丈夫。”王士冰告诉记者,类似的案件比比皆是,有很多长期受到暴力的女性最后会选择杀害加害方或者自杀。

       根据全国妇联最近针对已婚夫妇的一项调查显示,30%的已婚妇女曾经经历过某种形式的家庭暴力。这意味着平均来算,每7.4秒就有一位中国女性遭受家庭暴力。这些暴力包括:言语辱骂、身体暴力、烟头烫伤等。而40%的女性杀人案件和家庭暴力有关,每年约有9.4万名妇女因不堪家庭暴力自杀。

       “我有些时候真的想一死了之,如果第一次在他动手的时候我就选择保护自己,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王士冰在接待受暴力者地咨询时,很多人都会问到这个问题,他的答案往往是:会!

       王士冰建议,如果不幸遇到了家庭暴力,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报警,或者找到当地妇联,不能纵容这种行为的发生。“我们在后期的调解中发现,有些实施家暴的人要么就是不知道家暴是违法行为,要么就是夫妻之间产生了误会却又不愿解释,但两人又有感情基础,这部分人在我们的调解下会开始积极面对自己的婚姻,回头再来找我们的也占了少数。”对家庭暴力及时说不,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这个家庭,如果家庭暴力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制止和处理,很容易导致婚姻的破裂和家庭的离散,同时使加害人有恃无恐。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从家庭暴力的阴影中走出来,我的丈夫稍微对我大声说话,我就感觉紧张,甚至感觉呼吸困难,生怕他会和我父亲殴打我母亲一样来打我。”30岁的冯晓晓回忆起童年时期的遭遇,还是觉得可怕。

       从冯晓晓记事起,她的父母就经常发生争执。刚开始只是拌嘴,后来是摔东西,最终演变为打架。冯晓晓记得,最激烈的一次是在自己20岁那年的大年初五,自己的父亲当着她的面将母亲打得满脸鲜血。“这件事之后,母亲才终于想明白,和父亲离了婚。这么多年的经历,给我自己的婚姻生活也带来了很多麻烦。不过我还是比较庆幸,我的性格没有扭曲。”

       冯晓晓所说的性格扭曲绝对不是夸张。心理专家指出,处在家庭暴力中的孩子通过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会大大增加了他们长大后使用暴力的可能。

       王士冰这几年所受理的家庭暴力诉讼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个可能。“我们专门对所受理的诉讼进行过对比分析,发现有很多施暴者都是单亲家庭,而且自己的母亲也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就比如说前段时间我刚受理的一起诉讼,其实两个人刚结婚的时候感情还是很好的,但是在婚后的磕磕绊绊中,男方的父母一直在不停地给他灌输‘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的思想,加上他从小就是在父亲殴打母亲中长大,让他也潜意识的认为,媳妇是自己的私有物,可以毫无顾忌地殴打。久而久之,他就动起了手,并且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在最后一次施暴中,男方的母亲也参与了进来。”

       遇到家庭暴力该怎么办?王士冰建议,被家暴的第一时间肯定是要先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然后立刻报警,或者向单位、村委会、居委会、妇联、反家庭暴力维权中心等机构求助,或者及时拨打12338妇女维权服务热线。报警后要索要派出所出警单制作笔录;伤情严重的话,应前往医院鉴定伤情,存好医院出具的诊断书和票据等;根据伤情的结果,要求派出所作出相应的处罚。必要时,也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2016年3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人身安全保护令可谓是这部法律中的亮点。王士冰介绍,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的条例,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可以包括下列措施: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被申请人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人民法院应当给予训诫,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处以一千元以下罚款、十五日以下拘留。

       据了解,银川市在61个基层派出所建立了“家庭暴力投诉站”,实行挂牌服务。将《反家庭暴力法》等涉及妇女儿童的法律法规纳入公安干警轮训中,推动家庭暴力告诫制度的实施。在玉皇阁北街派出所青山警务室挂牌成立兴庆区妇女儿童维权警务站,探索建立了公安、妇联、司法联动处置家庭暴力案事件,形成排查预警、源头处置、跟踪回访、重点帮扶的工作机制。并在宁夏率先实行了公益律师参与接访制度,建设“银川市妇女儿童法律维权工作站”,并依托维权站成立了“保文静工作室”,公益律师接待来访、解答咨询、调解纠纷、代理案件、参与诉讼、实施法律援助项目,工作面已覆盖全区。在宁夏明禛律师事务所挂牌全区首个家庭暴力投诉站,建立集普法宣传、矛盾调解、心理咨询、治安防控为一体的“一站式”维权综合服务平台。有11个律师事务所被命名为自治区级妇女儿童维权工作站,6个律师事务所命名为银川市妇女儿童维权工作站。2016年以来,接待信访妇女、免费咨询解答一万余人次。

       目前,银川市已实现了村(社区)、乡镇(街道)、市(县)区、市四级信访网络全覆盖。建设乡镇(街道)妇女儿童维权工作站52个,社区(村)妇女儿童维权工作站518个,“妇女之家”成为基层法律宣传、信访维权的重要阵地,为妇女儿童提供直接、便利、有效的法律服务。(应采访人员要求,本文除律师王士冰外,都为化名)

(责编:穆国虎、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