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平之变:积极践行总书记的嘱托

2018年10月08日16:13  来源:长城网
 

  太行山的秋天金黄苍翠。树叶尚未脱尽的柿子树上,挂满枝头的柿子金光灿灿,温暖了整个山野。

  9月14日至15日,省委书记王东峰来到阜平县调研检查。期间,他进村入户,坐炕头,看厨房,与乡亲们亲切攀谈,详细了解精准扶贫脱贫和基层党组织建设工作。当地群众生产生活发生的显著变化,让省委书记十分欣喜。王东峰语重心长地对乡亲们说,现在的好日子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给大家带来的,我们要感谢党中央、感恩总书记。

  这是王东峰到任河北后第三次到阜平调研。去年11月和今年4月,王东峰两次来到阜平调研检查,他嘱咐工作人员,要深入地多看一些地方,每次调研都要选择不同的地点,要到最基层去,到群众中去,把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的要求落实到每项工作中。

  从2012年12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到阜平看望慰问困难群众至今,近6年时间过去了,阜平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对困难群众,我们要格外关注、格外关爱、格外关心,千方百计帮助他们排忧解难,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时刻放在心上,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总书记当年的嘱托,如春风化雨,正在转化为各级党委政府的实际行动,惠及了广大群众。

  数据显示,阜平全县贫困人口由2014年初建档立卡时的10.81万人下降到2017年底的2.66万人,贫困发生率由54.4%下降到13.8%。2017年阜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6072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7405元。其中,总书记考察过的龙泉关镇骆驼湾村、顾家台村人均收入分别为4600元、5000元,在当年950元、980元基础上翻了两番多。这些还只是2017年的数据,从目前情况来看,今年的数据会更喜人。

  阜平,这个当年晋察冀边区的抗日模范县,在新时代,在扶贫脱贫攻坚的道路上,正谱写着新的篇章。

  村民搬上楼以后怎么办?

  “你这个村叫楼房村,过去起的名,还是现在起的名?”9月14日,走进楼宇挺拔、街道整洁的阜平镇楼房村,王东峰饶有兴致地问到。

  “过去起的,有三百多年了。”楼房村党支部书记李喜红回答。

  “楼房村终于有了新楼房,看来三百年前的老百姓很有预见性嘛!”王东峰风趣的话引来一片轻松的笑声。李喜红感慨地说:“是啊,三百年的梦想,今天实现了!”

  楼房村的楼房来之不易。这个由9个自然村、10条大沟组成的山村,2015年5月开始启动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当地将易地扶贫搬迁与美丽乡村建设有机结合,依托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整合易地扶贫搬迁资金,不让村民花一分钱,确保每户村民都能“住得起”新楼房。目前,楼房村全村228户、662人全部搬进了新楼。

  村民高小琴一家四口原先在土坯房里住了20多年,逢下雨还会漏水。爱人和儿子都有残疾,小女儿还在上初中,生活只能靠她自己种地和打零工维持。自从去年搬进了新楼房,生活就大不一样了。不仅免费用水,还免了10年的物业费、取暖费,冬天也比往年暖和了。村里还给她安排了保洁工作,每月有1600元的工资收入,她带着聋哑儿子养了5头牛,每年有近3万元的收入。

  不只是楼房村,在阜平,将那些分散居住在深山区,交通条件差、缺水少电的村民成建制搬迁到条件相对较好的地方,已被证明是一条行之有效的脱贫之路。据当地介绍,今明两年,阜平县将完成6万人搬迁任务。

  村民们搬进新楼,当然让人高兴。不过,王东峰更关心的是,搬上楼以后怎么办?9月14日,在楼房村、店房村调研时,王东峰都谈到了这个问题。

  在楼房村,王东峰走进村民家,走进厨房,掀起锅盖看看,拉开冰箱瞅瞅,问问有没有热水,热水器用电还是用气,并详细询问一家的收入。当女主人说到一年收入4万元时,他有点不敢相信,又追问了一次:“4万元?真的有这么多吗?”

  听到书记这么问,女主人一拍大腿,将声音提高了几分贝,急急地说:“真的!真的有这么多!”

  她认真急切的样子逗得王东峰笑出了声。

  在店房村与村民座谈时,王东峰说,搬上楼房之后,首先就是产业就业和生活配套问题能不能很好解决,他说:“公共服务、基础配套、水、电、气、暖,这些事都少不了,这些没问题吧?”

  “生活没问题了,村民的就业收入、产业发展就是个大事。”王东峰叮嘱各级领导干部,乡亲们住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要把老百姓组织起来,下功夫解决好群众的产业发展和就业等问题,走出一条促进产业就业、增加群众收入的新路子。

  王东峰要求,要利用现有的土地资源和自然条件增加收入。一个是调整种植结构,将种玉米改为种蔬菜和水果,把有限的土地利用起来,一样的土地不一样的收入;再一个是扶持产业,比如搞合作社、办农产品加工厂,大力发展旅游业,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既可以发展农家乐,也可以把一些手工活交给老百姓,让他们带回家去做,这样成本也低,老百姓也有收入了,一举两得。还有就是要靠园区的企业来带动这些农户增收致富。

  据介绍,从2014年开始,阜平县就引进了300多家来自白沟的箱包企业,一些闲散劳动力可以就地打工,不离土,不离乡,既增加了收入,也不耽误照顾老人孩子。

  好日子是大家一起干出来的

  9月14日下午,省委书记王东峰来到北果园乡店房村,在这里召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座谈会。

  在村委会院内,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和党员群众代表一人一把圆凳,围坐一圈。

  “今天我们是来听乡亲们的意见。我是省里边的书记,瑞平同志是保定市的书记。这是县委书记,这位是乡里边的书记,这是村里边的书记,五级书记抓扶贫脱贫,这是党中央和总书记的要求,也是我们的政治责任。”王东峰开宗明义,“咱们这个村现在是一个贫困村,也是一个易地搬迁村,搬了是第一步,如何过上好日子,是现在更操心、也更担心的问题。”

  “您的话说到俺们心里去了。搬迁是大家伙儿期望已久的工程,现在终于落实了。村里修了18公里的公路,还建了两个水库,每年孩子们还能出去旅旅游、长长见识,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往后怎么把生产生活搞好,解决后顾之忧,是大家伙儿最关心的事儿。”一位村民率先开口。

  “靠山吃山,俺承包了几百亩枣树,上级政府也给嫁接了新品种,枣就是俺们的产业。”村里的种植大户张贵忠接着说,“俺刚注册了商标,正在做香梨的品牌。”

  王东峰插话说:“思路决定出路,你的理念挺新的,先把商标注册了,这可是无形资产。”

  谈到自己的产业思路,张贵忠打开了话匣子:“下一步想把红枣深加工做起来,还要在山上养点山鸡,生产正宗的柴鸡蛋,然后再开个农家乐,向着集种养殖、生产加工、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现代化农业方向发展,让村民在家门口就能就业。”

  “对,脱贫还得靠自己,不能光靠国家。”有村民接过话茬,“咱们村必须想办法,搞自己的支柱产业。”

  王东峰说,“好日子是大家一起干出来的。除了国家的政策,各方面的社会支持这些外因,内因还得靠我们自己,共同致富奔小康靠我们大家伙的共同努力。”

  在阜平的几次调研中,王东峰要求各级干部都要行动起来, “县里面解决不了就赶快报告,省里的同志谁主管谁负责,一级对一级负责。”“最怕的是既解决不了,又不汇报,把老百姓的事耽误了,那就是责任了。”“要深入到基层,发现基层存在的困难,研究政策,解决实际问题。”

  王东峰鼓励乡亲们要多一些主动性和创造性。去年11月16日,在龙泉关镇顾家台村,他对村党支部书记陈国说,支部书记要把精力放到全部村民和基层组织建设上,要从实际出发,调动乡亲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大家一起发展产业,增加收入。

  王东峰一再要求发挥村里能人的作用,他说:“相信我们在座的乡亲们都是能人,谁有什么本事,就带着乡亲们往前闯往前干,争做乡亲们的致富带头人。”

  王东峰笑着说,以前农村一到冬天大家没事都蹲在墙根晒太阳,现在这种现象没有了,“这就说明大家都忙了,都干事去了”。

  让每个孩子都上得起学、每个村民都看得起病

  教育、医疗,一个都不能少,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痛点,也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格外关注、格外关爱、格外关心”指示的重要领域。

  家里有几口人?孩子在哪儿上学?看病方不方便?家里有没有困难?在几次调研考察过程中,王东峰每走进一户人家,都会关切地询问。

  “村里有大学生吗?”在楼房村调研时,王东峰问。

  楼房村党支部书记李喜红马上回答:“每年都有考上大学的孩子,今年是两个,一个考到内蒙古科技大学,一个考到廊坊师范学院。”

  “有没有考上大学却上不起的情况?”

  “咱们阜平县有政策,凡是贫困户考上大学的,每人补助一万二。”

  王东峰听了之后,不住地点头,他对这个数字很满意。他叮嘱在场的地方领导说,一定要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上得起学。要好好鼓励农民重视教育,争取更多的学生考上大学,这是孩子们一辈子的事儿,而且对考出去的大学生家庭困难的还要有资助。

  看病是个大问题,今年4月16日,在大台乡老路渠村贫困户田树生家走访时,得知田的老伴因2014年患股骨头坏死,目前生活困难,王东峰说,现在看来不少贫困人口是因病致贫。

  在龙泉关乡骆驼湾村唐宗秀家,王东峰也关切地询问现在看病是不是方便。当得知阜平县整个新农合参保率达到96%到97%,每人只交160元,贫困户不用交钱即可看病时,他欣慰地笑了。

  在店房村,王东峰走进村卫生所,给村医打了个招呼后,他径直走到药柜前。

  “这边可以打吊瓶,这边是药。”王东峰仔细查看,并随手拿起一盒药说,“这药可不能有过期的啊。”查看完药品保质期,他把药放回原处。

  这些药怎么收费?打吊瓶、肌肉注射还收钱吗?平时从哪儿进药?王东峰问得很仔细,村医一一作答。

  当得知卫生所的药品已是零差率提供时,王东峰关切地详细询问了村医的收入、补贴和卫生所运营情况。

  去年11月16日,在顾家台村卫生室,王东峰也详细询问了村医的收入、证照,以及对村医的考核等事项,提出了农村基层公共医疗服务精细化管理的问题。他说,医药资源要下沉,卫校、医学中专的毕业生进不了大医院,就要向基层下沉,进入乡镇卫生院,这也是充实基层医疗服务的一个渠道。

  王东峰说,要千方百计保障村民的基本医疗条件,增加药品品种,按需提供药品,满足广大村民的基本医疗需求。

  来自阜平县的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全县在教育方面累计投资超过14亿元,不仅改善了义务教育的硬件环境、教学水平,还极大发展了职业教育,有效开展了贫困学生救助;在医疗方面,2013年以来,全县累计投资近7亿元,构建起了多层次的医疗保障网络,有效解决了“无钱治病,因病致贫”的问题。

  每一个民生问题都应该重视,每一点细微变化都令人欣喜。脱贫攻坚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一个动态过程,就像王东峰在骆驼湾村唐荣斌家调研时说的那样,低保也是个动态,贫困户也是个动态,没达到标准该吃低保就吃低保,达到标准该退就退。只有真正实现了动态管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才能够真正落到实处,也才能不让一个人“掉队”。

  “我们要把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要求变成我们每一个人的实际行动。让老百姓人人都有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都能过上更好的日子。”(长城网记者 胡印斌 赵永刚 庞晓玮)

(责编:穆国虎、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