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银萍:早到天使的守护者

【查看原图】
NICU里的孩子都比较脆弱,在接触他们之前,必须要对手进行消毒。
NICU里的孩子都比较脆弱,在接触他们之前,必须要对手进行消毒。
来源:人民网-宁夏频道  2018年08月17日09:14

每天早上七点刚过,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新生儿科主任邱银萍都会准时出现在新生儿科,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在新生儿科,有四分之三的患儿都属于危重患者,和成年人不同,这些柔柔弱弱的小生命可以引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这些新生命的到来,寄托着全家人的喜悦和希望。如何让这些家庭的喜悦和希望不破灭,是邱银萍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提高我们自身的业务素养,治好更多的患儿就是最好的答案。”邱银萍说。

31年:大半辈子都在和孩子打交道

54岁,31年。对于邱银萍来说,自己的大半辈子都在和孩子们打交道。

作为新生儿科主任,邱银萍最初的梦想是天体物理,造卫星。但是后来由于父亲生病,她将自己的志愿书上全部填了医学院校。

1988年邱银萍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儿科医学系毕业,自从,她就与孩子们结下了不解之缘,而这一结就是匆匆三十余年。

“这是个足月儿,昨天凌晨四点多出生的,妈妈是O型血,宝宝是B型血,发生了宫内溶血症,生下来血色素只有正常孩子的一半,相当于失去了一半血。”“这个小宝宝是三胞胎中最小的一个,29周就出生了,刚来的时候才800多克。”从医这些年来,邱银萍见到过无数令人怜惜的小生命,感受过无数家庭的欢喜忧愁。“当初医院是没有新生儿科的,连儿科都是从成人内科中分离出来。但后来发现儿科在看新生儿疾病的时候还是有点粗,有点困难,那个时候就想着要成立新生儿科。”邱银萍的这个想法,在几年后终于实现。

十三年前,一间小小的屋子,四个医生,六个护士。

十三年后,新急诊大楼两层病房,21个医生,六七十个护士。

刚成立新生儿科的时候,早产儿源源不断的送来。曾经那些质疑是否该特意成立新生儿科的人们都很惊奇,为什么以前没有见到这么多孩子?“其实很多孩子可能都死掉了,以前的家长都觉得早产儿养不活,一生下来也就不管了。但有了我们科室后,越来越多的孩子被救活。”邱银萍说。

十三年间,邱银萍带着自己的团队一步一步奋斗了过来,用他们那双充满温情的手,将一个又一个在危险边缘徘徊的新生儿拉到安全地带,然后送出监护室的那道门,把他们交给等候多时的家人。

26周:我们就是要挑战自己

7%,这是中国早产的发生率。在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早产儿占了一多半,邱银萍和她的团队所要做的,就是降低这些孩子的死亡率。

“新生儿科刚成立的时候,我们见到36周的孩子都觉得很惊奇,因为没有见过呀,看到他们我内心都很怯。”从最初的36周,到后面的34周、32周、30周、29周、28周、27周……“目前为止,我们碰到过最小的孩子是26周的孩子。他的胳膊就和我的大拇指一样粗,特别小。”孩子的周龄越小,对医疗技术的要求越高,邱银萍和团队们一直在不停的挑战自己,迫使自己快速成长,提高医术。

“新生儿科是儿科中的儿科,和儿科比起来,新生儿的救治难度更大,技术要求更高。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新生儿科医生,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邱银萍说。

“现在28周以下的孩子救活率在80%以上就证明这个医院的技术是很好的,但是我们还是有所欠缺。”如何救活更多的孩子,如何让这些孩子以后的生活更有质量,是邱银萍目前非常想解决的问题。

“再给我们一点点时间,不要放弃,可以吗?我们保证用最少的钱就把你的孩子治好。”这句话是邱银萍前几年说过的最痛心的话。“要想救活一个早产儿,对于一些家庭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周龄越小,所需要的钱就越多。”动辄十几万的治疗费用,对于一些条件不好的家庭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很多家长最后都放弃了治疗。“有很多孩子条件其实都特别好,我们可以保证救活,也可以保证以后的发育也会很好,但因为家庭条件不好都被抱走了。”看着一个个的小生命因为这些原因逝去,痛心的邱银萍只能要求自己和其他医生提高业务素养,用最少的钱救活这些孩子。

“好在现在新农合和城镇医保都做的很不错,二十几周的孩子还能申请大病救助,越来越多的孩子都不再因为钱而被放弃。”邱银萍欣慰地说。

3个人:留不住人,招不来人

邱银萍告诉记者,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从2015年到现在流失了七八个医生,基本上都是新生儿科的医生,很多医生宁可去其他医院都不愿意留下来。

邱银萍表示,新生儿科属于“哑科”,因为这些刚生下来的小宝宝根本不可能告诉你哪里不舒服,只会哭,甚至有的孩子连哭都不会,所以要靠医生去观察判断。特别是当今医患关系十分紧张的医疗环境下,不少年轻医生不愿从事新生儿科专业。“新生儿科的医生压力太大了!”邱银萍感叹道。

新生儿科的患者都是出生28天内的孩子(早产儿按纠正胎龄计算),父母除了定期探视平时不能进入病房。收住在新生儿科的患儿,多数是因为早产、窒息、黄疸高、肺炎等,甚至是危重症和先天性疾病,“我们现在一共收治了50个患儿,有四分之三都是危重病人。”邱银萍介绍,尤其是危重症婴儿,生命体征很不稳定,他们一个皱眉的表情,可能就是病情变化的征兆,这给新生儿科的医生和护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我们新生儿科的医生需要更多的细心和高度的责任心。”

爱心、细心、责任心……新生儿科医生必须时刻打起精神,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严重的后果。“其他科的医生护士在值夜班时还能休息一下,但是我们不能,得要一直围着宝宝转,观察他们的情况,这些小宝宝不舒服了可不会去按呼叫器进行求助。”邱银萍笑言。工作压力大是新生儿科留不住人,也招不来人最主要的缘由。

“在旁人的印象中,能进来我们医院当医生是非常困难的事。但在我们新生儿科,这个结果完全不一样!”今年5月,新的一批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133名学生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毕业”。与往年有机会留院不同,这些学生都被推向了社会自己找工作。

由于人员缺口大,邱银萍主动向医院打报告要求从这些人中选拔人才,并争取到了五个名额。但是让邱银萍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学生宁可失业,都不愿意来新生儿科。

“我们新生儿科的待遇在整个医院来说算是中上等了,在招人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管你的专业对口不对口,只要你愿意就可以来,就这都招不来人。”最后,新生儿科才勉勉强强招来了三个人,与其他科室招个护士就有几千人报名相比,新生儿科可谓是冷门中的冷门。

“我们现在是365天都在招人,但就是招不来人。”面对现状,邱银萍也很无奈。(阎梦婕)

分享到:
(责编:贾茹、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