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的三产融合之路

——来自国家农业可持续发展试验示范区浙江省的调查

2018年06月21日10:27  来源:农民日报
 

“生态兴则文明兴”,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2017年,浙江省被确立为全国唯一的省级国家农业可持续发展试验示范区,同时成为首批农业绿色发展试点先行区。浙江省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的发源地,行走在浙江大地,绿意无处不在。

浙江一直实行省直管县的财政管理模式,实践探索在县城,发展活力在乡村。为了深度解析可持续发展的“浙江经验”,日前,记者随机挑选了3个县域,探寻总结其可持续发展的具体经验。

松阳县:茶叶转型靠融合

曾经,农业生产只以产量论英雄,一些地方甚至不惜毁林填湖以扩大生产规模。然而,随着全国性的产销失衡,农产品价格连连走低,滞销事件屡见报端,丰产不丰收让农户叫苦不迭。

在浙江西南部的松阳县,最近七八年,茶叶面积一直保持稳定,但产值却一路上扬。论茶叶亩均产值,松阳是全省平均数的近两倍,全国平均数的3倍多。在松阳,12万亩的茶叶种植面积,40%的人口与茶关联,50%的农民收入、60%的农业总产值均来自于茶。

松阳茶叶办主任刘林敏告诉记者,这其实就是产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缩影:以前光盯着产量,牺牲了质量,价格总是卖不高。如今转变思路,注重综合效益,抓品质、抓营销、抓产业链上的融合发展,反而效益更好,也让产业走出了低谷。

品质怎么抓?松阳从种植端的标准化入手,推行合作社上门服务,茶农每年每亩只要缴纳100元的服务费,就可享受到全程绿色防控技术,既免去了一家一户防治难的问题,又避免了滥用农药的现象,农户还节本省心。

在松阳,每个产茶乡镇都有这类作业服务机构,服务面积占到了全县茶园的七成以上。这几年,茶农种茶更轻松了,从种植、加工到销售的各个环节,背后都有规模化的专业组织,比如茶苗商、茶机商、茶园“理发师”、采茶工中介等,直接从业人员就超过了两万人。

营销怎么抓?当各地产量猛增之时,松阳未雨绸缪,早就开始探索精深加工和品牌化道路:小小一个县,茶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就有20多种,年产值超过了5亿元;精心培育“松阳银猴”区域公用品牌,连续10年举办茶商大会,为企业搭台唱戏,增加产品附加值。

松阳解决茶叶销售的另一个“砝码”,在于强大的专业市场。在重点产茶乡镇,有标准化的茶青市场,茶农可直接对接加工企业;在县城的浙南茶叶市场,4000多名茶商常驻于此。

如果说市场卖的是茶叶,那么现在,松阳还卖起了风景。在新兴镇横溪村的大木山茶园,这里可观光、可体验、可骑行,周边主题民宿配套齐全,自从被评为4A级景区后,人气旺上加旺。通过茶旅融合,传统产业开始迸发新机。

据悉在松阳,光茶旅游每年就可吸引300多万游客。通过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2017年,松阳茶叶全产业链产值突破100亿元大关,堪称浙江农业全产业链发展的模范。

慈溪市:项目引进讲配套

这几年,各类农业园区在全国遍地开花,但问题也不少。比如说,由于缺乏科学规划和布局,要么产业过于单一,要么内部主体之间、园区与园区之间各自为政,地越种越薄,肥越用越多,畜禽废弃物却四处横流。

而在浙江,这些问题基本找不到。作为全国首个现代生态循环农业试点省,生态循环理念已经在浙江普及。

在东海之滨的慈溪市,一个总面积达15.5万亩的现代农业产业园内,投产不久的“正大蛋业”,正演绎着一幅生态化的养殖画面:100万羽蛋鸡,年产鸡粪2.8万吨,通过地下管道送至有机肥厂后,是公司3万多亩种植业的最佳肥料。

据慈溪农业开发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最初引进像“正大”这样的畜禽养殖企业时,开发区就充分考虑了种养结构的配比,每两万亩农田即配套一个大型畜禽养殖项目,目的就是实现绿色生产。

当然,资源要可持续,生态循环只是其中一部分。这几年,慈溪力推农药、化肥的减量技术。比如说减药,当地一方面倡导使用低毒、低残留、高效农药,另一方面,则推广绿色防控技术和生物物理防治技术,如今这类示范区已有128个。几年运行下来,减药减肥的效果十分显著。

秸秆综合利用和农药废弃包装物的回收处置,是慈溪的亮点工作。像“中冠农资”利用周巷万亩蜜梨基地的废弃果蔬枝条,通过机械轧碎成粉末状,再制作成生物质燃料、有机肥、食用菌菌棒等,利润颇为可观。而经过统一回收和处置,农药包装物在慈溪也告别了“河边躺、田里埋”。

2017年,慈溪现代农业产业园入选了首批11个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的创建名单。未来,园区还将投资3000万元,专门用于绿色发展,实施化肥农药减量、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生态循环农业、清洁田园等四大行动,其目标是打造成为生态循环农业发展的先行区。

德清县:乡村振兴看后劲

对于新农村建设,没有一个地方不重视,可投入大把人力、物力、财力后,尽管环境设施得到改善,但由于缺乏“造血功能”,乡村依旧死气沉沉,甚至难以为继。人们开始意识到,光砸钱只能是“面子工程”,无法触及根本性问题。

对此,德清县阜溪街道五四村的做法是:植入产业元素,变美丽乡村为“美丽经济”,带着大家共同致富。现在,村里有20多家特色民宿,每年纯收入都有几十万元。几乎家家都盖起了小洋楼,开上了小汽车。

五四村地处山区,土地捉襟见肘,靠啥致富?从2002年起,在村书记孙国文的引导下,村里大胆探索土地流转,连片出租给大户,村民则“洗脚上田”,进厂务工。短短几年,9个生态种植基地落户五四村,3000多亩土地全部实现流转。

如果说这场“土地革命”,让五四村找到了“聚宝盆”,但真正改变小村命运的,还属投身乡村旅游之后。五四村毗邻莫干山,随着乡村游的兴起,经营主体探索农旅结合,转型休闲观光农业,老百姓则开起了农家乐、民宿,村里则索性因势利导,将整个村打造成大景区。

2015年,五四乡村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宣告成立,基础设施配套、环境提升按下了“快捷键”。这几年,通过乡村旅游发展,确实让五四村尝到了甜头。

记者发现,在德清,像五四村一样,生态秀美的村庄比比皆是,许多人都吃上了“旅游饭”。10年间,县里一手抓新农村建设,提升环境和设施;另一手鼓励发展乡村旅游,两者相得益彰、互促共进。各个村有了产业作依托后,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实现创业增收。

“乡村如何振兴?我们主要看后劲,产业平台是关键,人和资本便都会跟着来。像这几年,村里7名本科大学生毕业后,都陆续回来创业。接下来,还会有十多亿的工商资本进驻,和全体村民一起发力乡村旅游。今后五四村的定位很明确,就在绿色发展上动脑筋!”孙国文说。

据了解,在德清,光精品民宿就有550多家.在该县西部山区,光农房出租就能人均增收6000元。根据计划,在未来3年内,德清一半以上的村庄将创建成A级景区.其中20%的村还有望成为3A级景区。(记者  蒋文龙  朱海洋)

(责编:高嘉蔚、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