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章丘寻古风(行天下)

2018年06月04日09: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肖克凡(郭红松绘)

  绣源河综合开发区。来自网络

  章丘博物馆。来自网络

  小时候知道的中国地名不多,譬如北京、上海和唐山,居然还知道章丘。记得经过天津闹市区瑞蚨祥绸缎庄,老辈人说“这是章丘孟家开的……”那时天津是大商埠,当地人对工商业有所了解,我因此而闻知章丘地名。

  读小学时看了《水浒》,一百单八将中,梁山好汉汤隆乃是铁匠出身。章丘的铁匠成为梁山好汉,章丘铁匠打造的铁器,更是远近闻名。

  博物馆中咬文嚼字

  近年来几次乘坐高铁路经章丘,此行采风得以深入章丘。首先便是参观章丘博物馆,走近这座颇具汉代风格特征的建筑,仿佛脚踏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

  章丘千年古县,不乏历史文化名人,更有名泉坐落其间。章丘博物馆,诉说着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也诉说着人类文明遗产,它本身就是地方文化兴盛的范例。

  一个地方的博物馆,既是浓缩地域历史文化的长廊,也是感受风俗沿革的现场。参观章丘博物馆展厅看到“瑞蚨祥”商号横匾,三个正楷大字出自天津书法家华世奎手笔。我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见到乡贤遗墨却不知“瑞蚨祥”的“蚨”字何意,聆听讲解终得其意,不乏小孩儿般惊喜。

  蚨者,古代为铜钱别名。古书称蚨为虫,蚨母即青蚨。传说用青蚨血液涂以铜钱,可以引钱使归。商人逐利,自古皆然。然而章丘孟氏以“瑞蚨祥”命名商号,可见其“融儒于商,贾而好儒”的商业理念,与如今“富豪大酒楼”“金皇大饭店”的“直白露”相比,显示出中华传统文化“以德为本、以义为先,以义致利”的儒商内涵。

  参观章丘博物馆古代文物展台,我不意间看到四枚蚕豆般黄金饰物,名为“纯金节约”。自从识字以来接触“节约”词语,均为节俭简约之意,从来不曾想到“节约”竟为马具配件。古代马勒多为皮革制作的缰索,皮革缰索相交多以带有钮鼻的铜环连接,起到节制约束作用,此铜环谓之“节约”。我遍查当今词典,均以“节省俭约”解释“节约”本义,却无处提及马具用途。

  站在章丘博物馆展台前,面对先民的遗物,我愈发意识到自己无知,由此可见,读书是积累知识的重要途径,同时博物馆则具有对汉语权威辞书拾遗补缺的功能。

  章丘博物馆馆藏丰富,从新石器时期的石铲石斧石镢,到汉代墓葬出土的陶器,从龙山先民文化以至民国年间,好似历史长河奔流而来,无知如我者,从中淘得“蚨”与“节约”的知识,也算不虚此行了。

  村史留住古村根

  章丘博物馆的建立与设展,无疑代表着主流的文化意识与历史担当。当我们走进代表民间传统文化村落时,却有着别样的文化启示与现实感悟。

  章丘区文祖镇的三德范村是个古村落,至今存有石砌城楼。穿过拱形城门走进村子,我极其无知地问道:“三德范村民是不是大多姓范?”村干部笑了。

  村道左侧白墙上墨笔大字写着“智、仁、勇”,下有竖写小字注解:“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

  这时我终于明白,智仁勇,谓之三德,出自《中庸》二十章。范者,榜样也。三德范村以三德为行为规范,因此得名“三德范村”。他们强调的是榜样的力量。

  三德范村不大,有条有理,一派祥和。参观该村的档案室,令我惊诧不已。一册册档案匣里完整保存着自清末民初开始的各类资料,有民国以来的户籍登记卡片,有光绪年间土地交易契约,有多年以来的全村财务台账,甚至还有数页英文资料,原来是走出三德范村的海外游子在美国发表的学术论文……这间档案室,几乎就是活生生的三德范村“村史”陈列馆。

  我打量着一卷卷颜色泛黄的字纸,内心愈发感慨,这个齐鲁大地的小村庄,竟然如此严谨地保存着百年以来的完整档案材料。这正是三德范古村的真正意义,辈辈不忘先祖,代代不改初心。

  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

  阳光灿烂,我们走进坐落公路旁边的李开先纪念馆,同样感受到齐鲁大地生生不息的历史文化传承。

  李开先,章丘绿原村人,明代著名文学家,通声律吟诵之学,多年潜心词曲创作,“嘉靖八才子”之一,他的代表作《宝剑记》,问世即轰动朝野,名重华夏。

  令我感动的是纪念馆的创办人李姓老支书,十年前他号召全村自力更生建起“李开先纪念馆”。这位六旬老汉身材不高,却充满历史担当的活力。他走村访舍,踏勘寻物,极力发掘颇具历史文化价值的古碑古匾以及散落民间的石雕,在原本废弃的李氏墓茔建造起这座纪念馆。他老人家不图名不逐利,竭力保护地方传统文化,使得被湮灭文物重见天日,只求把历史真迹留给后代子孙。

  李开先纪念馆墙壁上,挂着几幅珍稀的当地照片:龙藏洞——嘉靖二十四年,44岁的李开先与友人同游,并作《游龙藏洞记》;李家亭——《宝剑记》剧本脱稿后,由雪蓑、刘九等人在此排练并演出。

  一帖帖照片历史久远。我凝视老支书那双因常年劳作而畸曲变形的大手,想象着建造这座纪念馆的一砖一瓦、一石一木。一年四季,无论冬夏,老支书一直坚守这里。如果没有这位老支书,如果没有李开先纪念馆,这里可能只是一块普通的土地,关于历史关于文化关于风物掌故的流传,我们只能去浩若云海的字里行间去寻寻觅觅,甚至不明所以空手而归。从文化守望的意义讲,我以为称颂他为“民间文化义士”,并不过誉。

  过午时分,一路攀登齐长城,放眼望去,石砌长城蜿蜒而去,爬上山梁。只见齐鲁大地郁郁葱葱,山坡栽满花椒树,含苞待放,好似兵士守望城墙。以知论行,以行增知,这正是民间文化的意义所在。它犹如齐长城的石板,不言不语却见证着千年历史。于是,我捡了小块石头带回住所,以牢记知行在民间的道理。

  (肖克凡,电影《山楂树之恋》编剧,现任天津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著有《鼠年》《黑色部落》《镜中的你和我》等长篇小说、小说集和散文随笔集等作品。)

(责编:高嘉蔚、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