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儿童关爱保护取得长足进步专家认为

困境儿童保护还需更专业服务

2018年06月01日11:09  来源:法制日报
 

一些未成年人因父母出走、重度残疾、服刑等原因成为困境儿童。近年来,在民政、教育、司法等部门和社会公益组织的帮助下,困境儿童的温饱、教育保障力度逐步加大,但他们仍需要社会给予更多关心关怀。

我国目前在困境儿童保障工作上取得了哪些进展?怎样从政府部门、社会组织、社会公众等各个层面出发,给予困境儿童更多的关爱与帮助?对此,记者采访了业内有关专家。

保护工作取得诸多成就

近年来,我国在困境儿童保护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告诉记者,自2016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及相关政策以来,我国在困境儿童保护工作方面取得了诸多成绩,在不同方面有显著体现。

“首先是建立了基本的困境儿童动态信息档案。”佟丽华认为,国务院关于困境儿童的政策明确规定,乡村两级要建立困境儿童的动态信息档案,每个困境儿童都要有专门的信息档案。这样一来,乡、村建立起档案后,在县、市、省甚至国家层面都可以了解到困境儿童的数量和每一个困境儿童的基本情况。

其次是基本建立起了困境儿童关爱和保护机制。

“一方面是跨部门的平行合作机制,这个机制现在主要由政府负责,民政部门具体牵头,包括公安、教育等相关部门都要参加。另一方面是包括县、乡镇、村的三级立体机制。国务院相关政策明确提出在村级要建立儿童福利督导员或者叫儿童权利监察员。简单地说,在村级主要是依托村干部,不论是专职还是兼职,都意味着有相关人员在做困境儿童的工作。”佟丽华说。

再次是为困境儿童提供基础服务。

“国务院相关政策明确提出了对困境儿童在医疗、教育、社会服务等方面的基本要求。”佟丽华说。

加强社会公益组织监管

目前,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正在不断发展,社会各界对此日益关注。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程福财认为,社会公益组织协助政府解决困境儿童问题,是十分积极有利的。政府要加大对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的鼓励和支持力度,提供更多的经费购买社会组织提供的服务。

“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和社会组织不应该是雇佣关系,而是共同促进问题解决的相互协作的伙伴关系。同时,政府对这类社会组织要加以规范。国家应健全和细化相关法律法规,落实相关政策,加大对这类社会组织的监管力度。”程福财说。

佟丽华认为,从促进社会组织发展的角度看,政府应该加大支持力度。“有时候,由政府来开展服务工作不一定合适,所以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支持专业的社会组织开展这种具体的工作”。

从社会组织自身来看,还需要不断加强自身规范化建设。

“比如我所在的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今年会发布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健康发展指南。我们对从事儿童保护的社会组织从三个方向提出了具体的呼吁。希望从事儿童保护的社会组织都能遵循这些基本的要求。”佟丽华说。

佟丽华所提到的三点基本要求包括:第一,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相关政策对社会组织自身的要求。社会组织要有透明廉洁的财务纪律,健全的内部治理结构。第二,要遵守关于儿童保护的一些特殊要求。儿童保护是一个特殊的领域。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必须了解儿童保护领域的基本要求,学习和贯彻国家关于儿童保护的最新立法和政策。

“很多做儿童保护的国际类组织都有关于儿童保护自身的一些特殊规矩。我认为,在中国,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最基本的要求是应该遵守有关儿童保护的所有底线和法律以及相关政策的要求。比如,不能在社会组织内部对儿童施加暴力、泄露未成年人的隐私等,这是必须遵守的底线。”佟丽华说。

社会组织应遵循的第三点基本要求是,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不仅要遵守底线,还应该有更高的行业内部标准。这些内容也是为了更好地引导和呼吁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建立基本的行业内部规范。

佟丽华认为,从国家角度来说,关于社会组织管理的法律法规和儿童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政策还在不断改进和完善之中。在这一过程中,儿童保护类社会组织应该率先垂范,既要遵守有关社会组织和儿童保护的法律法规和特殊要求,也要坚守职业道德,对自身提出更高要求。

鼓励公众发现困境儿童

目前困境儿童保护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是仍存在进一步改进之处。

佟丽华认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是,进一步强化困境儿童关怀保护机制。

“比如,原来这方面工作存在单纯依靠民政部门牵头的问题。据我了解的情况,在一些地方,有的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甚至可能认为单纯是民政部门的事情。可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项工作需要政府财政部门、教育部门以及司法机关等各部门的共同参与。”佟丽华说。

在专业服务方面,佟丽华认为,“从困境儿童保护的角度来说,目前最缺的是谁来提供专业服务。从职能设计的角度,比如县里的民政部门、乡镇干部和村干部,他们可能更多的是从事基础管理工作,而对困境儿童法律、心理,社会服务等方面的工作,还缺乏专业的力量”。

佟丽华建议,在每个县至少有一家关注儿童尤其是困境儿童的专业社会组织,至少应该有10名有法律、心理社工背景的工作人员,然后可以按一定规模逐步发展志愿者。有了专业的社会组织、专业的服务力量,就能更有效地推进和加强这项服务工作。

程福财认为,在儿童保护工作方面,对被遗弃的儿童、流浪儿童,我国有儿童福利院和儿童收养体系,但是在困境儿童工作方面,法律规定得比较抽象。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很早就有相关规定,但是没有从政策和服务的层面来落实。比如,对于父母存在服刑、重病、重残、虐待等情况的儿童,缺乏制度化的办法去应对。尽管近年来这些情况有所改善,但仍需把相关法律法规落实,从不同层面凸显家长的主体责任。

“政府要督促家长尽到监护责任,对于有困难的家庭给予经济上的补助,对于无法尽到监护责任的家庭,要通过社会组织对困境儿童予以关注,或者打造发展社会化的服务体系。国家在这方面财政和人员的投入有待进一步加强。”程福财说。

就困境儿童的教育而言,程福财认为,除了政府对困境儿童给予一定经济补助外,学校应加强对困境儿童心理层面的关注和保护。“他们可能在家庭中得不到应有的监护,因为家庭困境,他们内心可能会相对比较敏感、自闭,这就需要学校和老师给予更多关注和关怀”。

在社会公众层面,还需要更多人参与到困境儿童关怀保护的社会公益活动中来。

程福财建议,在呼吁更多公众参与对困境儿童的关爱与帮助中来的同时,可以建立有关困境儿童的报告制度,即公众发现身边有需要帮助的困境儿童时,可以及时通过报告的形式向有关部门反映,切实关注和保护困境儿童的生活和成长。(记者 杜晓 实习生 张国庆)

(责编:高嘉蔚、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