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云南瑞丽边境一线境外赌场呈反弹之势,我警方强化打击与防范

利剑高悬 跨境赌博“断链”

2018年05月28日09:4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我原以为进了境外赌场就再没回头路了,从没想过能平安回来,真的非常感谢我们的人民警察。”今年1月19日,22岁的辽宁鞍山人孟某某被人以“空放贷款”的名义诱骗至境外赌场,并遭到不法分子的非法拘禁和绑架勒索。2月4日,在云南瑞丽警方的全力营救下,孟某某得以平安回国。回忆起在境外赌场10多天噩梦般的经历,她至今心有余悸。

  近年来,随着边境地区旅游升温,加之境外不稳定因素影响等,大批跨境涉赌人员、资金向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边境一线转移,境外赌场呈反弹之势。按照公安部打击整治跨境网络赌博“断链”行动部署,多地公安机关连续打掉了一批从事境外赌场及网络赌博的犯罪团伙,但仍有部分境外赌场苟延残喘,组织犯罪团伙实施跨境赌博、非法拘禁、绑架勒索等违法犯罪,严重影响边境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近日,记者赴瑞丽市进行采访调查。

  境外赌场中的黑暗梦魇

  2017年底,因投资的小吃店亏损倒闭,22岁的辽宁鞍山人孟某某想着从哪借点钱以弥补亏损,重新开张。一筹莫展之际,她经朋友介绍加入了一个办理网贷的QQ群。“群里的中介向我推销,境外有赌场可以办理‘空放贷款’业务,不用担保和抵押,只需去‘走形式’地赌几把,替赌场‘刷流水’。”孟某某说,中介还介绍了办理贷款的“经纪人”,全程的机票、住宿费、非法越境的线路等均由“经纪人”全程包办和派人对接。

  想着服务这么周到,而且即便办不了贷款也没什么损失,孟某某心动了。今年1月17日,孟某某从瑞丽边境非法越境。

  然而到境外赌场赌了几把后,孟某某不仅没拿到预期的贷款,还被告知欠下了10万赌债“欠单”,被强行扣留关进“单房”(非法拘禁“欠单者”的房间),“经纪人”要求必须偿还“赌债”以“平单”才能放人。

  在“单房”里被非法拘禁的10多天,孟某某坦言这是她一生中最为黑暗和无助的梦魇。“‘单房’里不分男女地关着十几个人,所有人都被24小时地戴上手铐和眼罩,双手抱过头顶并排蹲坐在角落里,相互间不许交流。”孟某某回忆,“单房”里不仅没有丝毫人身自由,更伴随着十分恶劣的侮辱和暴行。

  看“单房”的人会用电棍、皮鞭等器具对“欠单者”随意殴打,有的甚至还会遭受用牙签戳手指、用打火机烧指甲盖等虐待,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各种暴行,其程度与频率取决于施暴者的心情,以及“欠单者”还债“平单”的金额和进度。“看‘单房’的人会将殴打、施虐的场景拍成视频,传给你的家人朋友,让他们相信你真的深陷险境,警告他们尽快还钱‘平单’,否则不仅会让你‘吃更多苦头’,甚至有生命危险。”孟某某说。

  除了遭受恶劣的身体殴打和精神摧残,“欠单者”还饱受饥饿和疲劳之苦。孟某某回忆,“欠单者”平均每两天才能吃上一小口面条,平均每天只让喝三小口水,只准睡三四个小时觉,“连打个呼噜都会被一通狠打”。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行动处处长张晓鹏表示,针对境外实体赌场及网络赌博平台组织招揽我国公民参赌的犯罪活动,公安部部署各地持续开展“断链”行动,连续打掉了一批云南边境地区的跨国赌博犯罪团伙,斩断了组织出境赌博的人员链、资金链,迫使部分境外赌场及网络赌博平台关闭。由于赌客大幅减少,部分境外赌场为了维持运营,勾结国内犯罪团伙,采用各种手段诱骗我国公民出境后,暴力拘禁殴打,再向其家人勒索赎金。

  境外赌场的黑色犯罪链条

  孟某某的经历并非孤例,记者还采访了一同获救的李某东和吴某农,他们在境外赌场的遭遇和孟某某基本一致。许多受害者的血泪教训昭示,一旦参与跨境赌博,获得的并不是从天而降的财富,而是丧心病狂的非法拘禁甚至暴力伤害。仅今年以来,瑞丽市公安局就成功解救在境外被非法拘禁的中国公民430多人,拦截劝返欲出境参赌人员141人。

  “跨境赌博并非‘跨境’+‘赌博’那么简单,其背后涉及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黑色犯罪链条。”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副州长、公安局长刘咏赞表示,经初步侦查,一些不法分子与境外赌场人员勾结,以我国公民为主要对象,通过网络、微信等渠道,以“赌博”“招工”“免费贷款”之名,并免费提供国内各地至昆明、德宏等地的机票、食宿和车辆接送等,通过从边境偷越国境的方式,大量诱骗受害者到境外赌场后,让其参与必输赌局,同时进行非法拘禁、绑架勒索等不法侵害。

  据在境外赌场主要负责看守“欠单者”的犯罪嫌疑人周某供述,在跨境赌博的犯罪链条和团队中,主要包括“看单人”“中介”“经纪人”“领头人”这几种角色。

  “看单者”主要负责在“单房”对“欠单者”实施非法拘禁和暴力“催单”;“中介”则主要负责通过网络等渠道发布各种虚假信息,介绍和诱骗更多人来到赌场;“经纪人”前期负责与“中介”合谋,并同介绍和诱骗过来的人进行对接,办理其所有非法出境手续,后期则承担“平单”后的结算、分成等;“领头人”主要是出资者,其通过与境外赌场方“合资入股”进行合作分红,并寻求赌场提供场所和庇护。

  “这种犯罪模式的恶劣之处,还在于会让一些曾经的受害者转化为‘加害者’,沦为犯罪链条的一环。”瑞丽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肖新卫表示,有的受害者在还钱后,为了填补损失,同时看到其中的“生财之道”,摇身一变成为“看单者”“经纪人”或“中介”等角色,“这些‘转化犯’通常受过长期虐待和精神刺激,容易把自己受过的伤害转嫁他人,作起恶来更加不择手段、没有底线”。

  铲除境外赌场的滋生土壤

  “针对境外赌场及其衍生的一系列犯罪活动,近年来我们常抓不懈,通过采取‘堵源头、阻通道、打团伙、铲窝点、断链条’等一系列举措,强化打击整治。”刘咏赞表示,2017年底以来德宏州展开的禁赌“断链”专项行动取得了初步成效:2014年以来边境紧靠中方一侧开设的28家赌场,截至目前已缩减到10家。今年以来,5个境外非法拘禁和绑架团伙被摧毁,10个犯罪窝点被铲除,抓获犯罪嫌疑人134人。

  “除了严厉打击,我们还投入了大量工作防患于未然。”肖新卫介绍,通过加强对在网上发布诱骗出境参赌等信息人员的打击处理,在机场、车站设立警示牌,将受害者被虐待的视频制作成警示教育片等形式,对前往边境地区的参赌人员及时提醒。

  此外,公安机关还对被诱骗人员进行归类分析、排查,并发动社会力量对其进行劝阻、举报,构建“群防群治”“多点联动”防范机制。今年以来,已成功劝返被诱骗群众140余人。

  打击整治境外赌场及其衍生的犯罪活动,也面临不少难题。“境外赌场之所以‘客源不断’,很大程度上在于遍布全国各地的众多诱骗‘中介’。”肖新卫认为,由于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快、辐射范围广、诱骗手段隐秘,给了“中介”可乘之机,“即便是1%的成功诱骗率,也可能聚集起大量的被诱骗者”。

  “归根到底,跨境赌博犯罪这颗‘毒瘤’的症结还是在于境外赌场本身。”在刘咏赞看来,境外赌场是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的温床,不仅提供了犯罪场所和保护伞,而且带来了天然的犯罪资金流通、结算和“洗钱”渠道,还聚合了一大批违法犯罪分子。

  “我希望以自己的亲身遭遇,告诫和警醒更多的人,境外赌博就是遍布危险的骗局。”成功获救后,孟某某流下了悔愧的泪水。(记者 倪 弋)

(责编:高嘉蔚、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