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亦有神仙居

2018年05月28日09:5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游客在神仙居游玩(来自网络)

  中学时,曾背诵过诗仙李白的名篇《梦游天姥吟留别》,那些描写辉煌旖旎奇景的诗句,至今依稀记得。后来才知道,太白梦游处竟真有此地,就是神仙居。神仙居古称韦羌山,历代官修史志都记载了韦羌山即天姥山或王姥山。

  五月的微风,捎走了蒲公英的种子,也捎带我来到了浙江仙居的神仙居。从南门进入,一条石径向幽谷深处延伸。沿着登山台阶步步向上,湿润、清芳的气息沁入心田。葱绿的林海像层层棉被,包裹着山体。黝黑的岩壁上刻有“太白梦游处”,仙境之感扑面而来。怪石间,一泓清泉穿隙而出,与沾染青苔色的石头撞个满怀,发出叮咚声。古木参天,枝桠牵连,充满恣意生长的野性。举首而望,山势陡峻,群峰伟岸挺拔,天姥峰直抵云霄,“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我脱口而出。

  站在峰巅,白云悠悠,“青冥浩荡不见底”。山势巍峨连绵,奇峰突兀,如鬼斧神工、刀劈剑削,气象恢弘。游步道多为飞架于数百米高空栈道,游人在上面行走,仿佛悬于半空,惊险中也成了一道风景。

  飞鹰道绕着峭壁而转,如一条丝带系在悬崖腰间,单听这名就知其惊险程度。一侧是千仞绝壁,一侧是深不见底的沟壑。行走其上,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一簇簇杜鹃花正热情绽放,或红或粉,像飘落在山间的朵朵彩霞,妩媚地迎着胆大的游客。

  栈道曲折,转过一弯,即到一块稍大的平台——“印心台”。突然间万籁俱寂,原先的嘈杂声即刻被巨壁阻隔,人心也跟着安静下来了。举目四望,林海莽莽,形态各异的岩峰错落有致地绵延开去,其中一峰独秀,形态酷似双手合十的观世音,慈眉善目,优雅飘逸,透着绵绵祥和。游客们心怀虔诚,向观音祈愿;恋人们则掌心相对,来一场山盟。

  一条长长的铁索桥飞跨南北,谷底流淌着绿色,过桥来到北侧。山路边、悬崖上,千年老松遒劲斜逸,外型奇特。它们根植于岩缝,与崖壁相互映衬,苍桑中尽显坚贞不屈的风骨。

  摩崖上刻有“烟霞第一城”,笔力雄浑。虽不见云蒸霞蔚之胜景,但也清晰可见“仙之人兮列如麻”。他们千姿百态,惟妙惟肖,或卧或立,或群或独,似在石棋盘上饮茶对弈,又如在举办仙乐演奏盛会,林涛阵阵,似有箫音传来。仔细观看,千崖滴翠,万木竞秀,裸露的岩体经亿万年流水切割和风雨打磨,荡开了层层波纹,一抹抹翠绿随意点缀其间,如此仙境,令人超然。不由得感叹,人间亦有神仙居啊!茫茫中,摩崖间的天书“蝌蚪文”若隐若现,神秘莫测,难道是神仙们留下的吗?

  不知转过几道弯、拐过几个角, 一路“迷花倚石”、走走停停、坐坐歇歇,与峰峦对视、与草木亲近,用本心感触、用灵魂品读,自在愉悦,不觉已有数小时。

  乘坐北海索道下山,似有腾云驾雾之感。俯视,群山逶迤间瀑布成群,雾气飘渺。有的如银河直泻,有的如素锦飘逸,有的如白龙腾跃,似一条条玉带镶嵌在翠绿中。

  坐在回程车上,神仙居的那奇、那险、那清、那幽一幕幕萦绕在脑海中。朦胧间,像太白先生那样,梦游到神仙居,再次细品那无尽的仙味。(唐红生)

(责编:高嘉蔚、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