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诊宁夏工业发展难点痛点

听李毅中给本土企业家“上课”——

2018年05月28日08:04  来源:宁夏日报
 


何富成 插图

  核心提示

  5月25日,以“引领时代变革,创新之路强企”为主题的2018宁夏百强企业发展论坛大会在银川举行。国家工信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作了题为《把握规律 转变方式 推进高质量发展 加快建设制造强国》的主旨演讲。演讲中,李毅中以通俗的语言、翔实的数据与到场的企业家们共同触摸中国工业发展的脉动,问诊宁夏工业发展的难点和痛点,给宁夏的企业家们上了一堂“能力提升课”。

  宁夏尚处于工业化中期,工业发展尚不充分

  李毅中“充分备课”,以2017年和今年一季度宁夏经济指标为蓝本,对宁夏工业发展进行把脉问诊。

  “2017年宁夏工业保持了稳中有进、稳中向好,工业增幅8.6%,GDP增幅7.8%。宁夏的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2010年的36.31%到2017年33.4%,呈现下降态势,峰值出现在2011年,占比达到38.1%。”李毅中说,宁夏资源丰富,人口密度不高,已有较好的工业基础,具有一定的后发优势。

  “从产业结构来看,宁夏重工业占比84%,但高技术产业只占工业4.2%,比全国12.7%的水平低8.5个百分点,重工业增长强劲,但轻工业相对疲弱。从规上工业企业看,规上工业企业的利润超常增长,增长率达到40.9%,但主营收入利润仅为4.07%,比全国6.46%的平均水平低两个百分点。综合分析,宁夏尚处于工业化的中期,工业化发展尚不充分。”

  李毅中建议,宁夏发展工业不要铺大摊子、建大工厂,在新一轮工业化进程中要稳扎稳打,走绿色化、智能化的发展路子。工业智能制造要从打造生产线、数字车间、智能工厂做起,提高工业增加值不单要靠“量”,更是靠“质”,积极推动“三去一降一补”,走提质增效的路子。

  演讲中,李毅中以圆珠笔芯为例,讲述了智能制造、技术改造的力量。

  一度,圆珠笔芯曾是中国工业制造的“隐痛”。“每年我国生产400亿支圆珠笔,但包圆珠笔芯2.3毫米不锈钢丝却生产不出来,每年要从日本进口5000吨,一吨价格12万元,而普通钢的价格仅三四千元一吨、合成钢一万元一吨,所以工业制造不强、技术不过关就不得不受制于人。”

  “去年,我们突破了圆珠笔芯的技术壁垒,打破了国外垄断,彰显了工业智能制造的力量。我国每年钢产量是8亿吨,但如果都是低档的、附加值低的产品,永远只能受制于人。如果生产的大部分是合成钢、不锈钢,钢还是那8亿吨,但是附加值不就提高了吗?”

  警惕实体经济“脱实向虚”,防止工业被“空心化”

  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工业是主战场。“要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始终重视实体经济。中国13亿多人的衣食住行用必须要靠自己,李毅中说,发展实体经济,企业家是主体。希望宁夏的企业自信、自强、自立,提质增效、转型升级,把实体经济做强做大。

  我国工业占GDP的比例高峰期在2005年到2008年,一直在41%到42%之间,从2009年开始一路下行,2016年只有33.3%。工业不能被空心化、边缘化,降到30%就是临界点,到“十三五”末基本实现工业化,工业占GDP 的比例要保持在30%左右。

  对后工业化,李毅中有着自己的理解。李毅中说,“后工业化有三个标准,第一、高科技产业在全世界领先;第二、工业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高端;第三、城镇化成熟,中产阶层成为社会的主导。”

  “我们现在正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就中国来说,工业化是一个整体的概念,现阶段区域发展还是不平衡的,很明显,中、东、西部、东北差距确实比较大,差在哪里呢?中西部有资源、能源和劳动力,东部有科技、人才和市场。”东部资源能源缺乏,国家推行西气东输、西油东调、西电东输、北煤南运等政策来缓解东部资源的匮乏。两亿六农民工进城打工,大城市那些做苦脏累险活的主要是外地的农民工,大多是中西部的农民工。同理,中西部的资源运到东部才能变成财富,因为西部缺乏市场,而且当地想要发展科技,好多高科技都来自于东部,东部的高端人才更多。所以中东西部应该互相支撑,优势互补。

  李毅中说,“我建议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要率先宣布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工业化是全国的概念、整体的概念,我们现在是工业化的中后期,2020年实现基本工业化,2035年实现全面工业化,各省区要优势互补、相互依存、互动互助、协同发展。”

 

(责编:高嘉蔚、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