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幕布下的变革

——浙江省衢州市生态农业建设纪实

2018年05月16日10:11  来源:农民日报
 

浙江省西部、钱塘江上游,一幅山明水秀、百业兴旺的乡村画卷徐徐舒展。

衢州,因浙闵赣皖四省通衢而得名。这里不仅是华东农业大市,拥有畜禽养殖、柑橘、食用菌、茶叶等多张名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0225元;还是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钱江源、乌溪江、古田山、紫微山……一个个自然保护区和森林湿地公园星布于此,处处翠色欲流、生机盎然。

从被列为畜禽养殖污染重点区到畜禽排泄物资源化利用率逾90%,从农药化肥大量使用到分别下降10个和6个百分点……为什么不到5年时间,产业兴旺和生态宜居两种原色,竟能同时渲染出衢州乡村的振兴图景?日前,记者走进该市田间地头,进行了深入采访。

谋变转型

——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以生态循环农业为抓手,奋力扛起水源地保护责任

钱塘江源头的区位和“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貌,赋予了衢州丰富的光热水资源,以及发展多样农业得天独厚的禀赋。

禀赋优势的另一面,却是衢州肩上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这里生态质量关乎全省近半地区用水安全,是华东重要的生态屏障,必须扛起浙江“母亲河”水源保护的责任。

然而就在几年前,当地干部群众还不得不面对农业产值和农民收入“芝麻开花节节高”,生态环境却在寅吃卯粮的“骨感”现实。以畜禽养殖为支柱的衢州农业,面临粗放管理下养殖废弃物排放量占全省总量1/3的尴尬,水源、土壤安全都岌岌可危。

如何让拉低的生态“颜值”和生活品质再度高高上扬?在时任衢州市副市长朱建华看来,面对环境约束,保护水源安全,主动转型是唯一选择,“必须实现农业由数量优势向质量优势转变,牢牢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合理开发优势资源,大力推进生态循环农业发展。”

2013年,针对畜禽养殖规模远超自然环境承载力的矛盾,衢州开始大规模推广“以种定养”、调减饲养量。市畜牧兽医局局长程鸣测算,仅至2016年,全市就削减了近七成生猪数量,关停养殖场5万余个,目前总量已控制在200万头左右。同年底,借助被列为首批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市的“东风”,衢州开始大力探索生态循环农业模式。在次年召开的省委十三届五次全会上,省委对衢州作出“要成为美丽浙江建设重要生态屏障”的要求与厚望,再次明确了生态农业建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一场农业生产方式变革的绿色幕布,稳稳拉开。

协同推进

——因地制宜推进项目联动、区县联动,着力打造生态循环农业整建制“开花结果”的亮丽风景

“猪粪乱丢破坏环境,这点道理谁都懂,可过去为什么许多养殖户明知故犯呢?”有20年养殖“工龄”的江山市石明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毛石明感触颇深,“一是无害化处理的成本太高,二是农民种地习惯了大量用化肥,猪粪免费送都很少有农户拉走。”

如今,毛石明的公司成了市里粪污肥料化利用的典范。2014年,他引进异位生物发酵床,存栏5000头猪的粪尿经收集与谷壳、木屑和菌种混合后,就能转化为高质量有机肥。他告诉记者:“1头猪治污成本仅23-25元,比以前节省了一半多,而且现在生产有机肥、农民使用有机肥都有补贴拿,老百姓撒粪肥的积极性可高了。”

毛石明的转变,只是近年来衢州将畜禽排泄物资源化利用、商品有机肥生产应用和耕地质量提升“三位一体”统筹推进的缩影。项目联动下,一批批粪污变肥还田,土壤有机质逐渐回到了“富足”时代。

与毛石明不同,开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却用大型沼气设备变成了全县养殖废弃物处理的中心。在龙游县小南海镇龙丰村这片100多亩的厂区里,董事长朱有标颇感自豪地说:“我这儿能开展收集运输、沼气发电、有机肥制备多项作业,满负荷每日能处理粪污600吨,整个县的养殖排泄物都运到这里消纳。”

同是粪污利用,模式为什么有所不同?市农业局推广研究员毛正荣解释道,农业生产具有明显的区域性特征,要让各区县联动起来,就得因地制宜,创建不同尺度的循环模式,不能仅靠一种模式“走遍天下”。

2015年,衢州紧抓获批浙江省整建制推进生态循环农业试点市的契机,在县域范围构建以主导企业为核心,为全县提供资源化利用服务的大循环;在现代农业园区或乡镇范围,构建种养比例科学、整建制零排放的中循环;在农企生产基地,构建种养结合、资源循环的小循环。发展至今,三种循环模式有机组合、互为补充,全市已推广200多家。昔日“盆景”真正变成亮丽“风景”,衢州为全国整建制发展生态循环农业提供了鲜活样板。

产业增值

——以产业融合为杠杆,撬动生态农业经济价值,秉笔绘就“美生态”和“富口袋”的和谐蓝图

气温还不到5℃,阮国宏却忙得额头直冒汗。身为佳苑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上午接待了好几波客户,下午还得监督牧场施工,并同工程师一起商讨休闲农业二期景观设计图。

“牛奶要卖得俏,养殖这环就得高标准。”随阮国宏来到位于衢江区高家镇的牛舍,只见600多头奶牛休憩在宽敞的发酵床上,没有一点臭味,“牛粪直接分解,用作种植柑橘的有机肥料。而柑橘,又常常用作奶牛的营养餐。”

原来,柑橘为衢州带来甜蜜和富裕的同时,乱丢的废渣废果曾是屡禁不止的污染物,而这恰是奶牛最喜欢、最具营养的天然饲料。“像这样以效益增值带动种植养殖废弃物循环的方式,新型经营主体和农民参与的积极性都很高,不仅搞绿了生态,还搞优了产品。”毛正荣评价道。

搭乘生态农业“快车”,头脑灵活的阮国宏又念起了“接二连三”的致富经。“继续发展牛奶产品深加工之余,公司还将利用这片青山绿水打造‘牛’文化休闲农业庄园,民宿和博物馆马上就盖起来了。”他指着不远处的施工队说。

在十多公里外的全旺镇,三易易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接二连三”也“玩”出了新高度。工艺花茶、金线莲、蓝莓醋、蓝莓酒……公司销售展间里,礼盒精装的农产品似乎在“炫耀”不菲的身价。屋外,花团锦簇、绿树成行,一批游客刚从种植基地观赏归来,徘徊着欣赏路边的美景。

“你可能想不到,我们还养着10万头猪呢,粪便全部还田利用。”董事长徐应英告诉记者,园区将生猪养殖、绿色经济作物种植、农产品加工和休闲农业整合起来,一个现代田园综合体的雏形已经初步形成。

“以前保护生态环境是‘包袱’,现在将生态与产业相结合,保护生态反而成了经济发展的增长点。”程鸣说,“换个角度看,让市场发挥作用,找到生态保护与经济效益的结合点,才能使生态农业可持续发展。”

近些年,衢州积极推动农业向二三产业延伸,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基础上,大幅提高农业附加值,“美生态”和“富口袋”的双重效益凸显,兴业宜居的大美衢州在祖国版图上闪耀着熠熠光芒。(记者  施维  刘振远)

(责编:高嘉蔚、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