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花儿”新唱法 打破传承壁垒

2017年12月18日10:03  来源:人民网-宁夏频道
 

人民网海原12月18日电 “精准扶贫政策端,好日子过哈的舒坦,红瓦房盖哈的一溜匾,忘不哈我们政府的恩典。红梅杏开到梁顶上,香味儿呀飘到了四方,远方朋友来我乡,我给你们把花儿漫上……” 12月17日,在海原县史店乡田拐村田志福家里,一张炕桌,一盏盖碗茶,宁夏花儿传承人马得荣现场自创一曲引亢高歌,引来阵阵喝彩。“我竟然能听懂花儿的歌词了。”很多在场的外地观众惊喜地表示。

“花儿”又称少年,是一种高腔山歌,以爱情为主线,多展现社会生活,反映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和愿望为题材,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具有珍贵的史料性价值。宁夏花儿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源远流长,原生态的唱法以及采用方言形式表达是其最大的特点。

今年才42岁的宁夏花儿传承人马得荣笑着对记者说道,“我成为宁夏花儿传承人,这中间也有很多曲折的。2004年的时候我跟随前单位领导出差,当时为了活跃气氛,促进彼此互相了解,各地代表要表演节目,我就表演了小时候爷爷教的宁夏花儿《放羊》,‘羊皮袄披上羊赶上,跟羊的狗娃领上。羊群赶到了山顶上,随口儿把花儿漫上。’当时来自云南、广西、湖南、湖北等众多同事都觉得好听,打那之后我就走上了唱响花儿之路。”

从刚开始的不识谱、不懂音乐,纯属自娱自乐到识谱、自创曲目,颇有天赋的马得荣在唱响花儿的道路上得到快速提升。2016年6月,马得荣从一名花儿业余爱好者转变成为省级花儿传承人。

“我们小时候唱的花儿太露骨,上不了台面,还形成了句顺口溜‘唱花儿别在村里唱,村长骂呢;花椒刺刺你别上,上去挂呢。’老花儿的词也只有本地人听得懂。”马得荣坦言,随着社会的发展,老花儿能被观众接受的越来越少,年轻人对老花儿不感兴趣,都去唱流行音乐了。

眼看着花儿后继无人,作为传承人的马得荣急在心头。“我们就想着如何让我们的宁夏花儿从乡村走向城市,从民间走向舞台,把它变得更能容易被人接受。于是对宁夏花儿再创作——“老花儿新唱”,即宁夏花儿的曲调不变,依然呈现的是原生态的声音,将歌词由方言变为普通话,再丰富一些其它的表现手法,比如加入一些舞美、伴奏或其他现代乐器。这个“老花儿新唱”和老宁夏花儿的关系,就好比开挖的渠水和主干流黄河水一样,都是黄河水,老宁夏花儿那是根儿。”

据县级传承人马登才介绍,成为传承人后,每年必须将花儿传承二至三人,他们一起的传承人建了一个微信群“花儿余音绕梁一家亲”,和大家互相交流,互相学习,目前学习人数达到了300多人,学员不止有宁夏人,全国各地都有。

“东宫里闪出个金龙来,天宫里飞出个银凤凰。领导来到我们村子上,我们开心着花儿慢上,花花的喜鹊白翅膀,落到白杨的个树上。欢迎你们来村子上,望花儿唱到春晚上。”花儿创作达人田玉林笑言,宁夏花儿传承人的目标是将宁夏花儿唱进央视,走入春晚。

据悉,为了更好的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当地政府在保护传承花儿方面的政策日趋完善,在这方面做得好的河川康沟村通过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花儿传承基地、文化大院来吸收村里优秀的民间歌手作为管理人和传承人,解决了民间歌手的生计问题。此外,为了让更多的人领略花儿的魅力,还将在各景区安排数十位花儿歌手驻唱,这也将为花儿的传承打开新路径。

据海原县宣传部部长田玉成介绍,海原县以文艺培训为重点,夯实文化扶贫人才基础。每年对全县18个乡镇的224个文艺团队、文化大院通过“点单”式开展培训服务活动,乡村基层文化人才队伍发展壮大,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如“文化人才”培训、全县人才重点项目,举办贫困村文艺人才培训班,分期培训贫困村有热情的文化热心人、有特长的文艺骨干、懂经营的文化能人、社会各领域中的“文化志愿者”以及村业余文艺团队,引导他们编演节目,下村进城演出,把走下去与请上来相结合,真正建立一支热心文化、扎根基层、长期稳定“带不走”的贫困村文化人才队伍。(实习生 哈丽芳)

(责编:马甜、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