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坡地村镇”牛了农旅融合火了

2017年11月03日10:39  来源:农民日报
 

“没有‘坡地村镇’,就没有妙西的农旅融合,就没有妙西的经济发展。”面对浙江省国土、环保、林业等9个厅局组成的调研组,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党委书记包永良说。

妙西地处浙江吴兴西部,境内全部是丘陵山地。由于交通不便、开发成本过高,妙西的开发一直不被看好。尽管老百姓不愁吃不愁穿,但与东部平原地区的织里等地相比,妙西发展明显滞后。守着绿水青山却变不成金山银山,区里和镇里心急如焚。

“坡地村镇”政策的出台,为妙西发展找到了钥匙。2015年至今,妙西一口气申报了9个“坡地村镇”项目。用236亩建设用地带动了9个功能区块,流转了5000多亩土地。一个传统农业乡镇,通过政策突破,终于让农业和旅游结合了起来。“以前妙西一产比重过高,农民增收无计可施,现在好了,乡村休闲旅游带给我们无限可能。”包永良说,如今,妙西的投资力度和发展速度从吴兴最后一名,一跃到了第一名,妙西成了吴兴最具发展前景的乡镇。

用地制约倒逼“坡地村镇”试点

妙西的变化代表着浙江大地10万平方公里的律动。这个七山二水一分田的省份,历来用地矛盾十分突出:一方面,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大大快于许多省份,需要大量用地指标加以保障。另一方面,人多地少,往往一个县一年的指标不足千亩,以至于基础建设用地捉襟见肘。因此,尽管省里有心推进乡村休闲旅游发展,但受用地制约,一直步履蹒跚。“连基础设施建设都无法保障用地,谁还管得了乡村休闲旅游?”

但换个角度看,浙江的山地特别是低丘缓坡资源十分丰富,可开发的低丘坡地资源近400万亩,其中可开发为建设用地200多万亩。2015年起,在“零占耕地、少占农用地,充分利用林地、园地和未利用地”前提下,浙江探索实施“坡地村镇”建设用地试点,实行“点状布局、垂直开发”。为了确保项目不破坏生态环境,浙江9个厅局组成联席会议,分别从水土保持、地质灾害防治、公益林保护、污染治理、规划建设等不同角度严格把关,实行“一票否决制”。

比较“坡地村镇”试点与此前的“低丘缓坡”开发,两者大有不同。浙江省国土厅鲁建平介绍,尽管两者都聚焦山坡地块,试图做好“山上浙江”的文章,但两者在开发方式上大相径庭。“低丘缓坡”开发往往大面积进行,削峰填谷,给生态环保带来很大压力,而“坡地村镇”按照“房在林中、园在山中”的要求,采取“点状供地”,要求项目区块内的建筑,根据依山顺势、错落有致、间距适宜的规划要求进行布局,基本保持生态环境原貌不变。

商业旅游项目实现“房在林中、园在山中”

在德清县莫干山麓,记者考察了南非老板高天成开发的“裸心谷”和“裸心堡”。只见两个项目隐藏在绿树丛中,与周边环境浑然一体,俨然是旅游景点。项目副总裁朱燕介绍,在最初的布局上,项目充分考虑保护原生树木和植被,减少对原有地形地貌和生态的干扰。在规划设计阶段,以不破坏自然景观为原则,低密度、小规模、点状建设,使建筑自然地融入周边的环境。为了尽量减少破坏,项目的基础施工甚至全部靠人工挖掘。“裸心谷”的树顶别墅和夯土小屋还获得了建筑行业的最高荣誉LEED国际绿色建筑铂金级认证。

“很多人都问,为什么取名叫‘裸心’?其实,‘裸心’是要让人重拾身心平衡,找回自我。当代消费越来越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人合一’。”朱燕进一步解释,正是在这种理念引领下,“裸心谷”节约集约使用土地,30栋树顶别墅,加上40栋夯土小屋,共计121个卧室,竟然未占用一分耕地,而只用了30亩林地。“裸心堡”共计95个房间,开发只用了12亩土地。

“裸心”的开发理念顺应消费需求,也完全符合“坡地村镇”试点要求,因此受到各方面追捧。如今,“裸心”系列已经成为浙江乡村度假的标杆,尽管房价比城市里五星级酒店还高出许多,一个房间就要3000多元,但常常一房难求,必须提前一个月预订。而地方政府也在税收上得益:“裸心”的一个床位,一年创造的税收竟然高达10万元。

但就是这样一个高端乡村度假酒店项目,因为用地问题,差点被判“死刑”。“如果进行‘低丘缓坡’改造,不仅会造成生态环境破坏,永远无法恢复;而且整体出让开发,土地出让的成本过高,业主也难以承受。”朱燕告诉记者,现在按商业旅游用地进行点状供地,每亩土地出让价格几十万元,大大减轻了投资压力。

据了解,在建设用地空间和布局上,浙江要求试点项目“多规合一”;在用地上,按照“房在林中、园在山中”的要求,根据落地面积进行等量开发;同时,按照“用多少、征多少,建多少、转多少”的原则,实行“征转分离、分类管理”;在供地上则采取“点面结合、差别供地”;在登记发证方面,实行“以宗确权、一证多宗”。

工商资本“下乡”拉动农民涉“旅”增收

浙江是最早发展农家乐的省份,但因为都是单家独户、农民经营,设施和服务都不尽如人意,难以满足日趋提高的消费需求。“坡地村镇”政策的出台,大大激发了工商资本投资乡村旅游的热情,也让乡村旅游的层次得到大幅度提升。

“浙江要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不可能仅仅依靠种养业,而必须在农旅融合上有所突破,但农业和旅游要融合,如果没有用地保障,那就只能是一句空话。”杭州市余杭区农业局局长丁少华说。3年来,余杭列入“坡地村镇”试点的项目共计15个,投入乡村旅游的资金达到数百亿元之巨。

建德市近年来发展全域旅游,先后有15个项目列入“坡地村镇”试点。副市长钱晓华说,区域旅游并不是概念,需要具体的项目支撑。试点项目落地后,建德的全域旅游就有了轮廓。为了科学有序开发,市里还专门拨款200万元,对哪里能开发,适宜上哪类项目,应该是什么风格都进行了规划。

鲁建平告诉记者,“坡地村镇”试点实施3年来,共有166个项目获批,遍布浙江全省38个县市区。前两批共下达新增建设用地指标5405亩,项目总投资475亿元,累计节约建设用地指标9800亩。166个项目中,有106个属于乡村旅游、养生养老、休闲度假,总投资580亿元。

“坡地村镇”试点政策的出台,不仅激活了工商资本投资乡村旅游的热情,同时带动了高端经营人才、先进经营理念进入农村。农民不仅获得土地流转的收入,还可以在工地上打工,有的甚至还能在项目收益中获得分红。“裸心谷”项目建成营业后,解决了当地260多名村民的就业问题,带动周边相关产业发展,如竹林鸡、笋干等当地特产销量急剧上升,当地不少村民不仅学会了说英语,而且学会了做西餐。吴兴区副区长张文斌说,以前村民砍了竹子种白茶,现在村规民约规定,村民砍一棵竹子,就要被罚1000元。因为项目的入驻,让村民认识到,要想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就一定要保护好生态环境。

“‘坡地村镇’的成功开发,让那些地理位置本不占优的村镇手握跨越发展的‘金钥匙’,变道走上了农旅融合的高速路,农民在守护绿水青山的同时,也抱回了金山银山。”谈及丰硕成果,鲁建平这个“坡地村镇”试点的干将满脸自豪。(记者 蒋文龙)

(责编:高嘉蔚、马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