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转角的相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宁夏产业转型发展

2017年06月16日07:46  来源:宁夏日报
 

神华宁煤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示范项目是目前世界上单体规模最大的煤制油项目。

  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遇上“倚重倚能”的宁夏;

  当日行千里的现代科技遇上“傻大粗黑”的产业体态;

  当旧体制遇上新常态。

  会发生怎样的嬗变和故事?

  青铜峡成长之痛 一个靠资源拉动经济时代的终结

  从县区工业“老大”,一路跌至末尾,坐拥千年灌区精华之地的青铜峡市,过去5年经历的成长之痛,耐人寻味。

  “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九十年代期间布局的水利、水电项目,为青铜峡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青铜峡市工信局局长汤建华说,半个多世纪以来,青铜峡的工业基因和工业精神得到了全面发挥,水电、化工、铝材、水泥、农产品加工等产业多点发力、全面开花,使其多年稳坐宁夏县区工业总量的“头把交椅”。

  2008年,青铜峡迎来传统工业的巅峰时期,仅青铜峡铝业集团,年产值就达80亿元。

  而彼时,世界的另一端,以及祖国的东南部,由新技术孕育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已经风起云涌。

  在创新为王的时代,当互联网将全球经济紧密连成一张粘性度极高的大网时,全球性的产业过剩和供需不对口的矛盾,很快传导至宁夏。

  巅峰之时暗藏失意之始。

  青铜峡首先受到重创。

  受国际市场影响,占据青铜峡乃至吴忠工业“半壁江山”的青铜峡铝业,产销量开始连续下滑,2014年陷入“一生产便亏损”的艰难境地。当年,自治区在宁东基地召开产业发展协调会,青铜峡铝业的“生死存亡”成为会议的主要议项。

  产销倒挂、产品滞销……“消化不良”造成的连锁反应接踵而至。2015年,青铜峡工业增速为-21.9%,下滑速度全区第一!

  其实,早在2008年之前,青铜峡已开始谋划产业转型:规划建设产业园区,四处招商引资,支持地方企业发展,积极打造旅游项目,努力将“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但转型的脚步仍跑不赢市场变化的速度。

  “表面上看,是市场变了,实际上,是我们的结构出了问题,靠资源拉动经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汤建华说,2015年,是青铜峡市领导班子最为焦虑的一年,痛定思痛,大家都意识到,重塑产业格局是解救青铝、重振青铜峡的必然之路。

  青铜峡之痛,只是宁夏产业集体遭遇的一个缩影。

  用电量、工业贡献率、能耗曾一度占据宁夏半壁江山的石嘴山,快速在这场洪流中“沦陷”,被贴上“资源枯竭型城市”的标签。

  宁夏工业企业的“长子”神华宁煤集团,除了煤化工产品尚可支撑外,原煤遭遇重挫,利润逐年收窄变薄。

  ……

  仿佛“昨夜西风凋碧树”,从工业、农业、服务业到生产方式、管理模式甚至思维观念,更多领域和更深层次的矛盾在市场倒逼下集中凸显,挑战着方方面面破局的勇气和创新的智慧。

  命运转角的相遇 一场伤筋动骨、触及灵魂的大变局

  倚重倚能的“大块头”,遭遇轻盈灵动的新科技,命运转角的相遇,注定是一场伤筋动骨、触及灵魂的“大变局”。

  “越是欠发达地区,越需要实施创新驱动战略。”2016年7月,在宁夏视察的习近平总书记,为处于转型发展关键期的宁夏指明方向。

  创新,意味着颠覆。

  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则成为破题的关键。

  自治区先后出台“工业17条”“工业18条”“工业新10条”“降成本30条”等一系列含金量高的政策;连续5年实行省级领导牵头抓重大项目重点工作推进机制,每年开展产业发展和重点工作现场观摩会。400万吨煤制油、国之杰锂电池、中南部地区水利工程等项目先后落地,形成了强大的推动力,稳定了经济运行的基本面。

  认准自身劣势,打好“三去一降一补”五大战役:积极稳妥地“去”,聚焦煤炭、钢铁等重点行业,多措并举加快化解步伐,年均化解过剩产能500多万吨;有的放矢地“降”,打好制度性交易、用电、物流等降成本“组合拳”,仅去年为企业降低经营成本近70亿元;着眼长远“补”,加大投入,补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生态环境方面的短板。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煤化工、现代纺织、新能源、装备制造等产业坚持向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方向改造提升。

  对欠发达的宁夏而言,通过优化内部环境寻找能量生成的路径,成为必然选择。

  大刀阔斧地简政放权。2015年10月,全区各类行政审批事项由6264项调整为1941项,压缩了近70%。银川建立市民大厅,实行一门受理,一站式审批,资料齐全的20分钟便可办结,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点赞。

  政府行为的多措并举,使微观绩效的改善、宏观经济的企稳、经济结构的优化从不同角度焕发生机,供给矛盾得到缓解,企业逐步走出困境。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场“绝地反击战”中,政府和企业理念行为发生了积极变化,普遍认识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我区长远发展的战略作用,改革共识进一步凝聚,改革合力进一步形成。

  2015年下半年,青铜峡市的领导们跑遍了南方的许多城市,不遗余力地招商引商,他们睡在飞机上、汽车上,吃在旅途中,把整块的时间留给白天的考察和谈判。

  杭萧集团来了,不仅在青铜峡建起产业基地,还介绍汇高智能制造落户。

  轴承股集团董事长林益率企业高管到黄河边赴约,并为青铜峡与苏锡光电牵线搭桥。

  ……

  时光,在干部们匆匆的脚步中划过。如今,青铜峡市杭萧汽车精密零部件制造产业园区拔地而起,一栋栋高低错落的灰色厂房组合成了气势恢宏的“工业森林”。

  2016年8月,在智能制造产业的引领下,青铜峡工业产值和增加值由负转正,结束了17个月连续下滑的势头。

  通过创新驱动,解决制约经济发展的深层次问题。各市县区纷纷自我革新,无中生有,有中生新。

  2013年3月,在中国羊绒流行色发布会上的偶遇,加上吴忠市利通区毛纺织园区精准的产业定位与恒丰集团产业西移战略的不谋而合,促使恒丰决定在不产羊毛和棉花的利通区投资建设15万锭纺纱项目。此后,吴忠市、利通区躬身当起“店小二”,多部门现场办公,一路“绿灯”,恒丰为诚意所动,短短40天内将项目由最初的15万锭追加至45万锭,后将企业总部与产业链整体搬迁至利通区。

  短短4年,利通区平地起风雷,崛起百亿元纺织产业园。

  概算投资130亿元的宁夏恒丰纺织二期项目产业园里,相互配套的德悦高端新型纤维纺纱等项目建成后,年可生产新型纤维纱线30万锭,高档面料5000万米,年实现销售收入20亿元、利税2亿元,解决就业4000余人。

  在恒丰全产业链的带动下,吴忠市轻工业增速2013年以来始终高于重工业,轻重工业比达到30:70,轻工业占比高于全区11个百分点,利通区、金积工业园区轻工业占比分别达到74%和69%。

  产业转型升级是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选择。石嘴山出台一系列产业转型扶持政策,建立市领导包抓重点项目机制,每年市财政安排1.5亿元用于产业转型专项资金。数年间,石嘴山累计实施重点项目263个,总投资979亿元,东西部合作招商项目750个,到位资金852.28亿元。

  深谙产业发展要义的石嘴山,对科技创新的重视,用一组数据足以说明:“十二五”期间,共投入科技等三项经费2980万元,年递增15%;全社会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13.98亿元;全市规模以上企业开发新产品643项,新增产值158.9亿元;培养了29个自治区级科技创新团队;2011至2014年,全市共申请专利1174件,授权专利676件,万人拥有有效发明专利1.8件。

  以科技创新带动全面创新,成为石嘴山突破重重雾霾,转型发展的强力引擎。

  2015年,石嘴山引入全国农药行业龙头企业山东潍坊润丰化工股份公司,并以企业之心为心全方位做好各种服务,使企业实现当年投资、当年投产、当年见效。企业回报给石嘴山的,是将其16年来在山东积累的先进理念及经营、管理经验全部“复制”到石嘴山,为老工业基地注入了新活力。

  从矿石到废渣回收利用为一体的循环经济产业链,让宁夏晟晏实业集团不但自身冲出了困境,还一举收购了周边28家“僵尸企业”,使循环链条不断扩容,呈集群式发展。

  ……

  2016年底,宁夏向全区百姓交上满意答卷: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150.06亿元,增长8.1%,增速位居西部前列。轻工业产值占工业的比重从2012年的11%提高到去年的19.3%。

  转型发展新引擎 一大批源源不断的新动能正汇聚

  从“汗水”拉动到“大脑”驱动,科技创新的魅力到底有多大?

  2016年7月19日,对于宁东及神华宁煤集团400万吨煤制油项目的建设者而言,是个一生难忘的日子——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项目区,亲切看望大家,并发出了“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伟大号召。同年12月28日,历经10多年的技术攻关和39个月的奋力建设,煤制油项目打通全流程,产出合格油品,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电,作出重要指示。

  “早在2008年,习近平同志就曾视察过宁东基地。那时,宁东基地的煤化工产业仅有一套25万吨/年甲醇生产线,宁东基地还是一个以挖煤、卖煤为生的传统工业基地。而现在,宁东基地的煤化工产品已经达到1515万吨,仅烯烃产量160万吨,煤化工产业占比近50%。”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张湧感慨万千。

  过去5年,宁东基地肩负着宁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号工程”的使命,拼搏向前,完成了由“黑”变“白”的产业蜕变,并不断聚集新产业,新动能,成为宁夏工业发展的“领头雁”,用实际行动和成效证明了“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

  宁夏佰斯特医药化工公司,用产业链为转型升级作出了生动阐释:煤炭从原材料变身甲醇钠、硼酸三甲酯、气体助焊剂、硼氢化钾、胞嘧啶、合成香料等,其附加值也相应的由1万元变为9万元、13万元、40万元、80万元……随着产业链的延伸,甲醇可以变身为维生素、抗生素和高端化妆品的添加剂等。

  宁东基地把项目建设作为减少能源资源依赖、改变产业结构的重要举措,通过链式招商,建设6万吨差别化氨纶、4万吨生物基纤维、8000万米高档面料织造项目,形成高端纤维制造全产业链;引进高端锂电池项目,吸引来投资185亿元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和全球首个移动能源产业园,再造千亿产业集群,形成了比肩煤化工的转型新“引擎”。

  宁东奋进的脚步,浓缩了宁夏产业转型发展的迷茫与阵痛,光荣与梦想。

  转型,并非简单的承接东部产业转移,而是要突破思维定式,对标一流,跻身前沿。

  工业4.0时代,沿着东部的老路子,显然走不通!

  银川市毅然甩掉陈旧的产业包袱,实施“反梯度”发展战略,一步接轨产业前沿,零度承接高端产业,以智慧银川的建设开启了转型发展“冲锋陷阵”模式。

  2016年,银川市在全国率先按照“前店后厂”模式打造了占地1000亩的百亿元级智慧产业园,成为智慧银川建设的重要载体。未来,这个产业园将着力推动互联网与制造业相融合,吸引智慧城市产业链龙头企业落户银川。到2020年,将引进50家以上的创业创新型科技类企业,实现总产值100亿元,每年利税逾4亿元。

  而这,只是银川“优势再造”的发端。

  2012年,共享集团投资10亿元、组织100人的团队开启转型之旅。5年来,企业实现了铸造3D打印产业化应用的国内首创,由“傻大粗黑”蜕变为“窈窕淑女”,成为行业领跑者。

  坐落在滨河新区的如意现代纺织产业园,一秒钟可收集人体120个尺寸数据,生成全球唯一的意向订单,打造完全属于个人的私人订制。从智能排程系统到大数据中心,现代智能与大数据的结合,正在将银川由高端服装制造的全产业链推向时尚之都。

  从共享蝶变到国际电竞之都“空降”;从“互联网+”的智慧探索到形成以服务百姓生活为核心的产业集群;从实施“金融强市”战略到通过资本杠杆撬动形成产业新优势,源源不断的新动能正在涌动汇聚,构成了“大银川”崛起的源头活水。

  借助区位、安全、成本、气候和网络五大优势,中卫抢抓“大云西移”机遇,云产业风生水起。

  2013年,中卫市开始打造中国版“凤凰城”。当年,宁夏与北京签署了合作建设宁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的战略协议,在中卫建设云计算基地。

  中卫西部云基地直达北京、西安、太原的互联网骨干网络,吸引来了全球新兴产业领域首屈一指的亚马逊AWS。以亚马逊AWS为模板,中国赛伯乐集团落户中卫,投资62.8亿元,建设国内首个全自然冷源数据中心。紧接着,奇虎360、阿里巴巴、腾讯、微软、创博科技、恒基伟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一大批企业汇聚中卫。

  “中卫成功引进世界龙头企业亚马逊,建成新一代云数据中心,并完成骨干网络建设升级,云计算发展之快让人震撼。”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说,中卫具有与美国硅谷相似的地理环境、气候资源,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建设网上丝绸之路数据枢纽港的方向是正确的,有希望发展成为中国的“凤凰城”。

  “我们有信心把中卫市打造成中国的‘凤凰城’,搭建全球世界级的数据中心集群。”亚马逊AWS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执行董事容永康多次表示。

  对于中卫而言,换道超车、逐梦“凤凰城”,不再遥远。

  宁夏,化蛹成蝶正当时!(记者 沙新 连小芳 马晓芳)

  宁夏恒丰纺织二期项目产业园里,相互配套的德悦高端新型纤维纺纱项目、兴德棉高档服装家纺面料织造项目、恒诚仓储物流及国家棉花交割库项目建成后,年可生产新型纤维纱线30万锭,高档面料5000万米,解决就业4000余人。

  近年来,中卫市积极发展云计算产业。目前,已建成亚马逊AWS、云创公司两个新一代绿色数据中心和4×100G云计算信息高速公路,使中卫成为国家网络骨干节点。

  银川市已成为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全球总决赛的永久举办地,并以此为契机,着力打造“电竞之都”。

  如意集团采用智能化、个性化、绿色化服装生产线,打造一整套“智能工厂IT信息数据一体化平台”,实现服装“智能制造”的突破性跨越。图片均记者 左鸣远 摄

(责编:贾茹、马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