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黑黑和“干妈”伍省梅

2017年04月07日09:02  来源:宁夏日报
 

  “花花、黑黑,回家咧……”3月29日,夕阳西下,伍省梅站在院子里扯开嗓子喊着,呼唤声盘旋着传向山梁。

  花花和黑黑不止一次从后院的大门溜出去,结伴到山梁上转悠。

  花花年龄稍大,聪明机灵,听到“干妈”的叫声,撒欢飞奔回家。黑黑撵着“姐姐”使劲追,生怕被落下。

  花花和黑黑,不仅是伍省梅家的宝贝疙瘩,还是泾源县兴盛乡红星村的“村红”。最近,有人出高价收购花花,被伍省梅堵了回去:“想都别想!”

  花花,如其名,全身黄白相间,“她”年仅4个多月,是西门塔尔牛。黑黑比“姐姐”小,共有3头,两公一母,都只有1个多月大,全身黝黑发亮,是纯种的安格斯牛。因为3个小家伙出生日期都很近,又通体发黑,伍省梅把“他们”统称“黑黑”。

  伍省梅真把花花和黑黑几个当自家人,时不时给开个小灶,喂点馒头。伍省梅每天都要到牛棚里添草喂料倒水,每去一趟都要抚摸抚摸几个“孩子”。有时候,“孩子们”嫌“干妈”疼爱不够,自己走出牛棚,下几层台阶,穿过院子,再上一层台阶,站在厢房门口探头往里看。

  “他们就是想要点好吃的,‘孩子’嘛,跟人一样。”看得出,伍省梅跟牛犊们生出了感情,“家里穷,但是日子过得快乐。”

  说起“孩子们”,伍省梅勾起了往事。2014年家里刚刚完成危房改造,住上了安全舒适的新房子。但是,她家还是建档立卡贫困户,靠丈夫和两个儿子外出打工,只能勉强维持生活,总得想个出路。

  2015年,家里养着3头牛,有2头都是花花“妈”生的。养牛有甜头,关键时刻出栏一头,就是一大笔钱。伍省梅和丈夫李万仓寻思,牛市行情好,得扩大养殖规模,才能过上好日子。

  2016年,借着泾源县养牛配套补贴政策东风,老两口从银行贷款5万元新添5头安格斯牛,又借款再添了几头牛。花花、黑黑出生后,存栏达到17头,是村里“现象级”的养殖户,一年时间达到规模化养殖。再加上3头受孕基础母牛,今年年底存栏量将直奔20头,固定资产超过20万元,脱贫无忧。

  银行利息有政府清算,贷款本金2年后才结,扩建牛棚每平方米补贴100元,养牛保险大部分由政府买单……伍省梅和李万仓觉得养牛没有多大压力,简直是被推着往富路上跑。

  养牛,是老两口当前的“一号工程”,两人赶着参加培训班,再加上多年养殖的老底子,养牛经心里门清。“牛正常反刍每天60到70次,感冒了就不反刍,耳朵冰凉。”“牛胃口不好的时候,就把发酵面团放水里让牛喝,马上见效……”(记者 白景辉 马钦麟)

(责编:马甜、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