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南部贫困山村:读书之路不再崎岖

2016年08月28日09:47  来源:人民网-宁夏频道
 

人民网银川8月27日电 (阎梦婕 实习生 孔繁卿)以前,从农村中走出一位大学生,大家会说“村里飞出了金凤凰”。近几年,随着农村教育水平和经济的提高,“金凤凰”飞出的越来越多。但是在较为偏远的贫困山村,能让一只长成的“凤凰”顺利飞出去,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着实不易。

多年来,国家针对高校中家庭经济条件贫困的学生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对区内的贫困学生的帮扶力度也越来越大。“现在政府对于贫困学生的资助强度和面在拓宽,2007年到2015年宁夏全区各学段资助学生157万名,共发放资金37.8亿元。”宁夏学生资助管理中心李秀芝主任说。

在宁夏南部的贫困山村中,依靠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上大学的孩子不在少数,学费的问题基本得以解决,但是学生求学的其他费用对于贫困家庭来说依然是不小的难题。

“女儿今年要上学,学费加住宿费需要5800元,家里条件也有限,我在西吉回中给人看宿舍,每个月1500元收入,家里一年收入的一半多都供孩子上学了。”虽然女儿考上大学是大喜事,但西吉县的王孝义却犯了愁。

在宁夏西吉县的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前,许多学生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录取通知书以及贫困证明来申请燕宝慈善基金。“燕宝慈善基金每年都会给我4000元的资助,对于我的家庭来说,这真是解了燃眉之急,确实帮了大忙了。”来申请办理燕宝慈善基金的马雨桐说。

作为社会力量,宁夏宝丰集团在捐资助学方面做起表率,2011年,党彦宝夫妇共同成立了非公募基金会,取名燕宝慈善基金会,将捐资助学纳入燕宝慈善基金会的重要内容之一。2011-2013年,燕宝慈善基金会共捐资9000万元,帮助1.5万家庭困难的大学、职业学院及高中学子完成学业。2013年起,基金会扩大助学范围和规模,截止到2016年,累计资助宁夏9县区5乡镇及川区困难学生8.6万名。

“家里靠自身供孩子上大学很困难,父母没有上过学,对我们的期望很大。”北方民族大学学生马志军说。马志军的家在宁夏兴泾镇长城村,父母平时外出打零工是这个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这单薄的收入不仅要养活家里的七口人,每个月还要交500元钱的房租,日子实为贫苦。虽然家里比较困难,但是马志军兄弟志向坚定。作为大哥,马志军考上了北方民族大学,而弟弟马志炳也顺利进入宁夏大学就读,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笔不菲的上学支出。

“我们申请了生源地助学贷款,但是仅靠这个也明显不够,燕宝慈善基金每年资助4000元也确实缓解了我们的生活问题,平时自己也会找一些兼职工作,有兼职就尽量干兼职。”马志军说。而说起燕宝基金带给自己的影响时,马志军字字铿锵:“社会帮助了我们,来自社会,今后也要奉献社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要把爱的火炬传递下去。”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放在贫困的农村,更显恰当。绵延的大山,贫困的村落,拮据的日子,对于贫困山村的孩子而言,这些伴随着他们的童年,他们的成长。读书,是让他们摆脱这些最便捷的道路,考出去,才会有一片不一样的天地。

“读了书,我的见识与认识和家乡没有上过学的孩子完全不一样,自己通过读书考了出来,后代改变贫困生活的机会就很大,儿时的伙伴很羡慕我。之后我还想着能去国外读研,完成自己的梦想。”宁夏国际语言学校教师周小琴说。

现年24岁的周小琴2010年考上大学,家里条件也是十分有限,“尤其09年母亲去世的时候,真的非常艰难,当时我在高中,有点想要放弃,但是一直以来母亲都希望我能够成才,所以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在大学时,周小琴申请了助学贷款,交了学费,同时在燕宝基金的资助下,周小琴的大学生活有了一定的保障。通过政府与社会方面的帮助,她顺利完成了学业,成为了一名阿语教师,每个月有3000元的收入,并且在2016年被评为骨干教师。“我要帮助妹妹上大学,前段时间给了妹妹5000块钱,现在身上一点钱都没有了。”周小琴笑着说。

读书是贫困地区的孩子改变自身环境的一条捷径,政府在教育方面实施了一系列举措,提供了助学贷款,提供了优秀的教育资源等等都为这些孩子接受教育拓宽了渠道。同时,像燕宝慈善基金会这样的社会力量对于贫困学生们的生活帮助也格外重要。解决了贫困地区家庭孩子上学的后顾之忧,才能将书山之路铺的越来越远,而让孩子们享受到越来越多的教育光芒,才能为他们今后摆脱自身贫困、创造自身价值提供支撑。

(责编:李彦芬、宽容)

图说宁夏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