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宁夏石嘴山市修复采煤沉陷区生态

“改天换地”的煤城“绿”变 

记者 刘峰

2014年08月27日08:43    来源:人民网-宁夏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塌陷坑、矸石山、地裂缝不见了踪影,多了森林、广场、湖泊,老百姓都说矿区绿了,环境美了,空气好了,城市靓了。昔日黑乎乎、光秃秃的采煤沉陷区成了贺兰山下、黄河岸边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6号塌陷坑治理前是粉煤灰充填场地,已成为绿树成荫、景色宜人的森林公园。

石嘴山市东跨黄河,西依贺兰山,是因煤而建、因煤而兴的矿业城市,上世纪50年代以来,全市累计生产煤炭5亿多吨,创造产值2000多亿元。惠农区地处石嘴山采煤核心区,历史原因导致的矿山地质环境问题及危害,已经严重制约了城市经济社会发展。2004年以来,国土资源部和自治区持续在惠农区实施了矿山环境治理工程。

“大风一刮,真是不见天日”

沉陷区生态得到恢复,将建成国家矿山公园

从银川市驱车向北100多公里,记者来到位于沉陷区腹地的惠农区采煤沉陷区矿山环境治理工程指挥部。在一张2003年10月拍摄的彩色卫星遥感影像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紧邻惠农城区西北侧,总面积9.1平方公里的1至7号塌陷坑一子排开,图像呈黑灰色,塌陷坑再往西是范围更大的塌陷影响区,43平方公里的治理区域内见不到一点绿色。

“沉陷区平均沉陷深度8到10米,最大深度24.39米,地表裂缝140多条,土地、植被受到严重破坏,地质灾害频发。”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地质环境处处长张天鹏指着影像图说,地面塌陷曾导致109国道下沉而被迫改道,7座煤矸石山自燃释放出大量有毒有害气体。

资料显示,惠农区采煤塌陷导致受损住宅面积61.45万平方米,涉及居民约2万户5万多人,受灾企事业单位、商业网点256家,受损道路7条12公里、防洪堤坝5.6公里、供电线路34公里、通信线路23公里。

“地裂缝最宽的一两米,很吓人。冬天烧烟煤,大风一刮,沙子、煤灰全部起来了,真是不见天日,气都喘不上来。”曾居住在塌陷坑棚户区的李红说。

6号塌陷坑治理前是粉煤灰充填场地,已成为绿树成荫、景色宜人的森林公园。

据介绍,治理项目实施了居民搬迁、塌陷治理、矸石清运、植树绿化、道路修建等工程。绿化治理面积24平方公里,铺设园路11.5公里,铺装广场1.8万平方米;新建大型调蓄水池3个,总库容为135万方,铺设输水管线279公里。

驱车行驶在沉陷区内,道路两旁绿树成荫,景观广场随处可见,芦苇摇曳的湖泊星罗棋布。治理者们精心策划、保留的采矿遗迹不时给记者惊喜:3号塌陷坑内,几间红砖、木头建起的土坯房修成了矿工住房文化遗迹;在7号塌陷坑,经过填埋和围栏保护,断续延长约2公里的地裂缝建成了地质景观……

“多年的治理,矿区生态环境已实现了良性循环。”石嘴山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王金建说,大量的采矿遗迹经过保护利用后,打造成集矿业文化、地质景观为一体的科普基地,总面积9.1平方公里的7个沉陷坑将建设成国家矿山公园。

 “现在才有了幸福感”

老矿工搬出沉陷坑,“污染源”建成城市“后花园”

 6号塌陷坑治理前是粉煤灰充填场地,在治理过程中借势造景,洼地整修成湖,高处设台建亭。记者沿着台阶走上建在采煤柱坡顶的休闲广场,环顾四周,昔日地面凹凸不平、布满棚户区、环境脏乱差的沉陷坑已成为绿树成荫、景色宜人的森林公园。

正在散步的64岁老矿工王学升告诉记者,他十三岁时随父亲从安徽来到石嘴山,初中毕业就进矿工作,2008年退休,在5号塌陷坑的自建土坯房里住了38年。

“地面沉陷,房子盖好不久墙就开始裂缝,最大的口子裂到半砖宽,住得提心吊胆。”回忆住在沉陷区的日子,老王至今心有余悸。

配合治理工程,石嘴山市对沉陷区内居住的2万多户5万多居民进行了搬迁安置。“安置小区的房子按成本价出售,沉陷区居民还能享受政府补助。”惠农区副区长张明俊说。

紧邻3号蓄水池的戈壁荒滩上,新建了近千亩的瓜枣套种果树基地。

2008年底,拿着2.3万元补助,王学升自掏1.6万元,和老伴搬进了腾飞小区77平米的安置楼房。“政府在我们搬出的塌陷坑修建了公园,我每天早晚来散步两趟。环境多美,空气多好,现在才有了幸福感。”

一张2012年6月航拍的影像图全面、直观地反映了治理成效:1、2号塌陷坑整修成了集湖面、园林为一体的湿地生态公园;3、4、5号塌陷坑建成了乔灌混栽的生态林地;6、7号塌陷坑建成了集森林、广场、地质景观为一体的矿山公园主体。

“将治理规划与城市总体规划相衔接,通过分区治理,使城市功能布局更加合理。在城区东部重点建设商业、住宅、学校等城市新区,在城区西部的采矿沉陷区建设绿色屏障,城市的‘污染源’变成了市民的‘后花园’。”张明俊说。

“卖个六七十万不成问题”

吸引社会力量参与,生态和经济效益都不少

 “第一步是治理,消除原有地质灾害隐患,恢复自然生态;第二步是废弃土地再利用。”王金建说,在治理中按照地形地貌、地质环境问题成因及区位条件,科学规划,打造了特色鲜明的3个治理区:矿山公园区、果林农牧区和工业仓储区。

2014年3月,投资1千万元、总蓄水量50万方的3号蓄水池建成投入使用,可灌溉果林农牧区的15平方公里土地。

来自1百公里外内蒙古乌海市的瓜商韩建文和十几位工人正在选摘、装运西瓜。

紧邻3号蓄水池的戈壁荒滩上,新建了近千亩的瓜枣套种果树基地,在砂石土质的瓜地里,十几位工人正在选摘、装运西瓜。“这西瓜瓤沙、水多、甜着哩!”来自1百公里外内蒙古乌海市的瓜商韩建文说,卖得好了,贩一车瓜可赚千元。

“种下的枣树要3年后才开始结果子,没想到年初试种的600亩西瓜喜获丰收,亩产3千斤,卖个六七十万不成问题。”很会精打细算的承包人任宏业笑着说,政府提出“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吸纳社会资金参与,生态和经济效益都不少。

目前,果林农牧区已引进12家公司,投资8000多万建成经果林基地上万亩。王金建说,今年开始,已从最初的配套及绿化全靠国家投入,转变为国家资金进行大网格的供水及防风林配套,吸引社会资金参与治理,将有效解决治理后长期管护的问题。

据介绍,治理项目实施以来,共恢复利用土地24平方公里。果林农牧区北侧,10平方公里的工业仓储区,已建起中小企业孵化基地,吸引83家工业企业,安置就业2550人。昔日荒芜的矿区废弃地正焕发着勃勃生机。

“治理工程的实施,消除了地质灾害隐患,恢复了生态环境,扩展了城市建设发展空间,土地资源得到再利用,有力促进了石嘴山资源枯竭型城市向‘山水园林新型工业城市’的转型。”石嘴山市市长王永耀说。

分享到:
(责编:马甜、宽容)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