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恢復元氣的賀蘭山,正吟唱出如歌行板——

青山療愈添顏色

2020年11月08日08:16  來源:寧夏日報
 

  在寧夏,黃河像母親一樣滋潤著這片土地﹔而賀蘭山,恰如同父親般,將巍峨的身軀化作一道天然生態屏障,用雄偉的臂膀精心呵護著這片土地。

  時值初冬,記者沿山路深入賀蘭山腹地。沿途,昔日一輛接一輛的運煤車幾不可見,曾經面目猙獰的礦坑如今正一一被修復。倏忽間,幾隻岩羊的身影從眼前掠過,吸引著人們的目光,惹出一片驚嘆聲——賀蘭山,正逐漸恢復為自然生態的“主場”,生機勃勃的綠草山花、活潑靈動的飛鳥走獸,重新成為這裡的“主人”。

  寧夏賀蘭山生態環境綜合治理工程正式啟動3年來,截至目前,治理修復面積已達200平方公裡。

  內外“兼修” 向綠色要效益

  賀蘭山腳下的平羅縣崇崗鎮腹地,曾是太西煤主要加工基地之一,一度匯聚數千家煤炭企業。“哪有什麼環境可言,整個都是黑的。彌漫在空氣中的煤塵,讓人感覺吸進肺裡的空氣都是煤渣。”當地人感言。

  如今再次走進崇崗煤炭集中區,道路兩側新栽的一排排綠樹、紅框灰底的巨型儲煤倉以及遍布整個工業區的藍色防塵網,為這裡悄然增添著新的顏色。

  2019年以來,平羅縣在崇崗煤炭集中區按下環保綜合整治工作“快進鍵”,在“關停並轉”系列舉措下,這裡變了模樣。“集中區內414家‘散亂污’企業,關停取締的企業就達236家,整治類企業177家,限期搬遷類企業1家。”談及這裡的變化,相關負責人感慨道。

  在太西洗煤廠普煅車間廠區,新建起的近200米防風抑塵牆攔住了裡面的煤塵。旁邊,寧夏永威炭業有限責任公司幾個大字在陽光下閃著亮。走進企業,負責人田麗穎告訴記者,過去這裡隻有土沒有路,下雨時泥濘不堪,天晴后塵土飛揚。經過整治,不僅整體形象得到提升,還新造林面積362畝。如今,一家家企業門前新修了柏油路,路邊全建起了綠化帶,“過去廠裡停車半天,車身就會落上一層煤灰。過去企業一直想引進高層次技術人才,可是來應聘的人一看這樣的環境,不等走到企業就半路打了退堂鼓。環境整治后,今年企業順利招進來6名高級技術人員,立刻啟動改造升級,讓產品質量更上層樓”。

  統籌“療法” 令生機復蘇

  曾幾何時,因為過度開採,賀蘭山一度千瘡百孔。最繁忙時,每天有近百處同時在爆破挖掘。

  如今,沿平汝公路一路向大磴溝前行,路還是那條路,卻又不再是記憶中那條灰扑扑的路了。

  昔日從山裡運煤出來的師傅習慣在路邊吃飯的“老馬飯館”不見了,供礦工們休息的一個個站點也不見了。“瞧,這兩邊都栽了樹,那裡原來是過往拉煤車的稱重點,這裡原來有個收費站……”石嘴山市大武口區賀蘭山自然保護區清理整治指揮部工作人員白建福,一路向記者介紹著這段路的變遷,賀蘭山生態環境整治3年間,他跑遍了溝裡的每一處角落。

  2019年,寧夏在鞏固提升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治理成果基礎上,全面實施保護區外圍生態環境綜合治理,截至目前,所有露天煤礦全部關閉退出,重點區域543家“散亂污”煤炭加工企業已關停取締,影響生態環境的45個點位全部完成基礎治理,治理面積達130平方公裡。

  站在大磴溝山峰高台處,目光所及,半山腰上綠草輕覆,像一層毛茸茸的地毯。草色環繞著一汪清澈的蓄水池。“傷口”上顯露出的生意盎然,更讓人動容。白建福像一名“生態”導游:“這個綠地處,2017年時還有45家洗煤廠,當時溝裡沒有一點綠色。現在,洗煤廠全部拆除了,2018年春天又進行了大面積植樹造林。現在這片平台,加起來有2500多畝、種了約4萬棵樹。”

  山溝間,一個個蓄水池映照出人們對綠色的追求和向往。“一共新建了5個蓄水池,用於截留淺層水,豐水季抽蓄起來,到了枯水期,就可以澆灌這裡新栽的林木,保証成活。”白建福說。

  另一側,山體的一段截面裸露,像是剛被包扎好的“創口”。“這些全是過去挖煤后留下的黑色陡坡,如今在整治中都被削坡成45度的平台,類似於小流域治理,便於地表留水,利於植物成活。”

  以自然修復為主,讓父親山休養生息,通過修山、治污、增綠、固沙、擴濕、整地等方式,自治區自然資源廳正集中實施生態保護修復工程,全面提升賀蘭山生態屏障功能,促進各類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和多樣性。

  “這些綠卻讓山有了生機。”安靜的山溝中,白建福的話仿佛在回響。

  田園風光 讓來客“沉醉”

  一路下山,沿途曾經運送礦區工人上山採煤的綠皮小火車如今停靠的火車站仍然還在,但已成為人們休閑時來這裡觀看工業遺址的運客綠皮車。昔日的礦工生活區、工人文化宮、文化活動廣場,一切都靜靜“停”在那裡,成為工業旅游區的一部分,記錄著這裡曾經發生的一切。

  療愈后的賀蘭山,不但發展起工業旅游,山下的葡萄酒庄、田園綜合體等,也在生態修復的過程中,煥發生機。

  “龍泉村借助賀蘭山外部整治,綜合多點開發,成了遠近有名的旅游村。”龍泉村黨支部書記高亮說。今年上半年,龍泉村游客接待量達45萬人次。龍泉村通過實施賀蘭山干溝周邊生態環境修復工程,栽植果樹,依托山勢修建健身步道,進一步打造休閑旅游綜合田園體。如今,村民人均純收入由2017年的1.4萬元增加至2019年的1.9萬元。

  這是一道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的綜合題。賀蘭山東麓35萬畝荒地如今成為綠地和釀酒葡萄園的生動實踐,也正讓葡萄酒產業與生態保護、文化旅游融合發展,成長為一道“沉醉”的生態屏障。

  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如今,自治區自然資源廳已編制完成《賀蘭山生態環境保護治理專項規劃(2020-2025年)》,謀劃生態保護治理修復建設項目35個,建設規模8.24萬公頃。未來,寧夏將以“一河三山”為抓手,啟動實施一批生態保護、治理、修復、建設項目,恢復自然保護區生態功能,守好改善生態環境生命線,筑牢西部生態安全屏障。

  逐漸恢復元氣的賀蘭山,正用綠草和湖水,吟唱出如歌的行板。

(責編:趙茉鈺、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