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

寧夏西吉:立足新起點實現新跨越 敢叫山鄉換新顏

賈茹、閻夢婕

2019年08月28日08:56  來源:人民網-寧夏頻道
 

編者按: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迎來70周年華誕。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全國人民銳意進取、自強不息,一路砥礪前行,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建設成就,中國社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中國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歲月都留下了動人的歷史印記,每座城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民網策劃推出“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系列報道,記者通過視頻、圖片、文字記錄下各地70年間的發展變化,以小見大,展現國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圖景,在生動的歷史變遷中感受新中國奮進的磅礡力量。

西海固,山高坡陡、十年九旱,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稱。1972年,西海固被聯合國糧食開發署確定為最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區之一﹔1982年,西海固貧困面高達80%以上﹔1994年,西海固貧困人口近140萬人﹔2000年,西海固貧困人口還有100多萬人。

西吉縣作為西海固這一世界級貧困地區代名詞中打頭的“西”,是寧夏貧困面最大、貧困人口最多、貧困程度最深的一個縣。

自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以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西吉縣干部群眾心手相牽、負重拼搏,譜寫了一曲曲不畏艱難的脫貧之歌。

2014年到2018年,220個貧困村已銷號﹔綜合貧困發生率由33%降至5.88%﹔減少貧困人口12.84萬人﹔2020年,西吉縣將實現脫貧摘帽……

篳路藍縷,以啟山林。西吉人民,正在奮力撕掉貧困的“標簽”。

告別“望天水” 擠出勁頭謀發展

村民用上了安全清潔的自來水。(圖片由西吉縣委宣傳部提供)

“現在,連牛都喝上自來水了!”西吉縣興平鄉團結村村民王五旦擰開自家門口的水龍頭,一股清澈透明的自來水嘩嘩地流了出來。“過去天還沒亮就要去挑水,哪能像現在這麼悠閑。”沒有自來水的生活在王五旦心中留下了難忘的記憶。

西海固年均降水量不過300毫米,蒸發量卻超過2000毫米。20世紀50年代,由於水資源匱乏,找水、儲水是西吉縣農村家庭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遇到干旱年,天上的麻雀和地上的牛羊,追著人們的挑水扁擔跑。

“80年代,村民拉著牲畜去幾裡外的河溝馱水吃,馱的還是苦鹼水和泥水﹔到了90年代,村上有條件的就會開著三輪車去縣城買水,出去拉一趟水45公裡,來回就得兩個小時,每年上千元的水費是一筆不小的開支。”51歲的團結村村主任何志忠回憶道。

從人力到驢車,再到開著“三蹦子”去縣城拉水,這是村裡老人們的集體記憶。

缺水,扼殺了西吉發展的生機。“光是取水就耗盡了精力,哪還擠得出勁頭謀發展?”何志忠感嘆。

千禧之年,巨變啟幕。在黨中央的關懷下,各級政府先后投入7億元,為的就是讓老百姓吃上一口“甜水”。隨著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寧夏中南部城鄉飲水安全工程、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的實施,西吉全縣農村自來水普及率如今已達95.2%。“目前,西吉縣的30萬名村民告別了挑水吃的年代,在家打開水龍頭就能吃上‘放心水’。”西吉縣水務局副局長王百靈說。

村裡通了自來水,從根本上解決了當地群眾飲水難題,也為村民發家致富插上了翅膀。以前,王五旦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費時費力地拉水,隻能勉強養活一頭馱水的毛驢,種的糧食隻夠填飽肚子,家裡基本沒有收入。

自來水入戶后,王五旦不再為吃水發愁,閑下來的他在家中養了5頭牛,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以前每年光水費就得1500元,人都舍不得用,牛隻能喝用過的水或者深溝裡的苦水。“現在一年牛吃水連300元都花不上,有了水,我才敢養牛。去年一年靠賣牛和賣糧食就收入了4萬元。”王五旦說。

僅2018年,寧夏就鞏固提升了49.85萬人的飲水安全水平,9.15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自來水入戶。2019年,寧夏將精准聚焦飲水安全問題尚未解決的貧困戶,確保所有貧困人口喝上安全放心水。

盤活發展信心 爛泥灘趟出“致富路”

蘇孝平的土坯房已變成了磚瓦房。賈茹攝

平坦寬闊的水泥馬路,設施齊全的村文化服務中心,裝飾一新的紅磚瓦房……眼前的一幕,讓人很難將涵江村與曾經的貧困村聯系起來。

然而就在一年多前,這裡的村名還是爛泥灘。

爛泥灘,村如其名。“晴天一身灰,雨天兩腳泥﹔種地全靠天,有病難求醫”是昔日爛泥灘村的真實寫照。說起在這片土地上的艱難求生經歷,每一個人都有著沉重的歷史記憶。

山大溝深沒有路,一直是人們對於西吉縣的印象。60多年前,西吉縣村與村之間的道路均是人踩畜踏而成,運輸全靠人挑畜馱,畜力木輪大車都極少見,很多老人終其一生都沒有走出過大山。

背倚極度脆弱的自然生態環境,懷抱先天不足的農業生產條件,爛泥灘村人在閉塞貧瘠的土地上靠天吃飯、廣種薄收。幾十年來,為了能吃頓飽飯,青壯年被迫一個個外出務工,很多人數年不曾回家。

村民蘇孝平世代生活在爛泥灘村道路盡頭的山腳下,就在兩年前,他也差點離開了這片祖輩世代生活的土地。回憶過去的窮苦,他感慨地說:“路沒通的時候,人走出去都很困難,更別提發展個啥。村子裡的人出不去,外面的車進不來,娃娃沒法上學,老人沒法看病。” 一頭瘦牛、兩間土坯房、五口人,還有幾畝“半死不活”的農作物,眼前的現實,蘇孝平不得不“往外逃”。

2017年,58歲的秦振邦受委派擔任爛泥灘村的第一書記。聽到蘇孝平要走的消息,秦振邦顧不得多想,便趿拉著鞋子跑到他家。老秦與蘇孝平盤腿坐在土炕上,掰著手指頭算增收賬、講解扶貧政策……蘇孝平漸漸被打動,決心留在村裡試試。

這一年,新修的水泥路直通蘇孝平家門口,新通的自來水結束了挑水吃的艱苦歲月,秦振邦幫助蘇孝平量身定制了“脫貧套餐”,搞起了養殖業。

一條路,改變了蘇孝平靠天吃飯的困境,盤活了他發展的信心。2018年,蘇孝平一次性貸款5萬元購進3頭基礎母牛,到年底,養殖規模從原來的4頭擴大到了10頭,一年“進賬”6萬元,當年就脫了貧。而今,蘇孝平家蓋起了五間“洋氣”的磚瓦房,牛圈裡又迎來了幾位“新成員”,院門口還停放著一台農用拖拉機。

道路的修建,給爛泥灘村帶來了經濟產業結構的改善,讓產業布局有了新思路,經濟發展有了新動力。2018年,爛泥灘村貧困發生率2.54%,較2014年下降了16.12%,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8250元。

2018年,就在爛泥灘村成為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區的對口幫扶村一年后,為了感謝涵江區的幫扶,爛泥灘村正式更名為“涵江村”。

據了解,截至2018年底,西吉全縣公路通車總裡程3243.3公裡,其中農村公路3026.1公裡,238個貧困村村組道路基本硬化,農村基本消除了“斷頭路”,打通了“內通外聯”的通道。

守住青山綠水 “窮溝溝”捧起“金飯碗”

龍王壩村一景。(圖片由龍王壩村提供)

立秋時節,從空中俯瞰西吉縣吉強鎮龍王壩村,遠處,層層梯田,雲霧繚繞﹔近處,花果映襯、綠蔭掩蓋下的灰瓦民居錯落有致、鱗次櫛比。雞犬相聞、阡陌交通,猶如進入世外桃源,惹人心醉。

誰能想象,這裡曾經干山禿嶺、一片荒涼。“靠天吃飯”的村民為了生計隻能亂墾濫伐,以生態換糧食。

據《西吉縣志》記載,西吉縣古屬原始森林地帶,隨著人類的繁衍和墾荒種植面積不斷擴大,原始森林遭到嚴重破壞。60多年前,西吉縣天然次生林僅存3.9萬畝。

窮則思變,變則通。1951年,西吉縣黨委、政府開始育苗造林,建立林業機構,制訂遠景規劃,培養技術人員,為發展林業打下基礎。60多年來,西吉縣人民始終堅持生態優先的發展戰略,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生態環境,森林覆蓋率由1981年的2.2%上升到2018年的15.78%。

“過去我們靠種地為生,忙忙碌碌一年也就剛能混飽肚子,每天坐在炕上發呆。現在,一年光搞鄉村旅游就能給我帶來五六萬元的收入,這才算活出了滋味。”村民楊慧琴一邊拾掇自家民宿小院,一邊樂呵呵地和記者交談,“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事,如今成真了。”

2010年,龍王壩村依托生態優勢,培育了集觀光、旅游、餐飲、民俗體驗等為一體的鄉村特色旅游項目。千畝桃花園、民宿一條街、窯洞賓館、兒童游樂園、滑雪場、電影院、咖啡館……村子雖小,五臟俱全。龍王壩村常年吸引大批游客前來游玩,外出務工村民紛紛返鄉開起了農家樂,各具特色的農家小院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帶動一大批村民在家門口創業致富,豐富了龍王壩村的旅游業態,提升了旅游品質,進一步增強了其內在生命力和對外吸引力。

曾經一個農民人均純收入不到2800元的貧困村,如今已轉變為寧夏聞名的脫貧示范村。“現在,僅靠休閑民宿,每年就可以為每戶村民帶來1.5萬元的收入。此外,林下經濟和土特產又能給村民們帶來一筆收入。”村主任焦建鵬說。

在不少村民看來,龍王壩村的改變,是大家共建共享的成果。

近三年來,西吉縣造林面積達到了43萬畝,今年將繼續再造17萬畝。如今,多年生態建設延伸出的鄉村旅游、林下經濟等綠色產業已為西吉縣帶來生態紅利,青山綠水開始真正變成“金飯碗”,祖祖輩輩在大山裡受窮的群眾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

“今年我們預計接待游客20萬人次﹔不久的將來,龍王壩村會是一個集吃、住、行、游、購、娛於一體的旅游鄉村,以‘農村變景區、農房變客房、農民變導游、產品變禮品’的思路,讓村民走上致富路。”焦建鵬說。

黨的十八大以來,西吉縣委、政府主動適應新常態,抓機遇、破瓶頸,抓基礎、補短板,抓脫貧、促發展。據統計,1959年,西吉縣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僅為35元,到了2018年,這一數字變為9250元,百姓生活總體上實現了由貧困到溫飽的歷史性跨越。

“接下來,我們將瞄准全縣58個深度貧困村,圍繞產業扶貧、易地扶貧搬遷、內生動力激發等重點難點展開工作,確保到2020年深度貧困村全部有序穩定脫貧退出。”西吉縣委書記王學軍如是說。

相關鏈接:

專題: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寧夏篇】

【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寧夏西吉:扶智扶志挖窮根 搖轡登程再出發

【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煤城石嘴山 煥發新活力

(責編:閻夢婕、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