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寧夏黃河古村

禹麗敏

2019年07月26日11: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通往北長灘村的公路

禹麗敏攝

鳥瞰南長灘村

禹麗敏 任 昊攝

“那日子沒通電,一晚上黑漆漆的,早早就睡下了,就是養的驢兒叫幾聲,都響亮得緊,晚上看個東西,點上煤油燈,鼻子都給熏黑了喲,嘿嘿……”

黃河岸邊,小村寧靜,北長灘村的老人倚柱而蹲,慢悠悠地訴說著前些年的光景。

  恍如隔世

許是黃河汩汩水聲在耳際,許是老人鄉音慢敘,這僅有30余戶村民的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沙坡頭區迎水橋鎮北長灘村,竟恍如隔世,不曾有商品時代的忙碌,與老農在黃河水車旁並排蹲坐,眼看著峽谷黃河靜靜穿越,思緒瞬間凝固了下來。

北長灘村坐落於崇山峻嶺中的黃河峽谷北岸,因黃河沖積形成的灘涂地而得名。如今,行走村庄之中可以發現,世代居住於此的老人家守護著這一片土地,因為通電通路通網,這裡與外界不再隔絕,但仍舊保持著其世代延續的靜謐。

入得村中,一架水車屹立岸邊,分外醒目,它灌溉著全村200多畝河床地。來之前便知其“名聲顯赫”,有“寧夏第一水車”之譽。不巧到達之日,正逢修繕,村裡便用電動排水設施進行灌溉。聽說,村子裡的老人們都有拿手手藝,其中之一便是修造水車,常有外地來人,請老人過去指導。

  粗獷壯美

曾經,北長灘村與外界溝通需要走彎曲的土路,耗時久不說,也不安全。

如今,這裡有了公路。

這條通往北長灘村的公路,穿梭在祁連山余脈之中,細長的公路將西北的粗獷和壯美相連,沿路而行,驚嘆於光影自然的神奇之手,豪放中包含著自然的原始之美,而路的盡頭,村庄正安靜祥和地“躺”在那裡。

當車行駛在前往北長灘村的公路上,目之所及,是令人興奮的西部公路之景,一路抵天際,兩畔連黃土。如此景色,在大片湛藍的天空之下馳騁的游客,定會停車拍照,定格這令人心動的畫面。

修筑這條公路,原本旨在解決沿途村落與外界交流不便的問題,然而,很多人沒想到的是,時至今日,它又因其粗獷原始的西部公路風景而越來越受到游客的青睞。

  生生不息

北有北長灘,南有南長灘。南北長灘,同處一鎮,實為兩村,皆毗黃河,在母親河的滋養下穿古越今。

從黃河北岸抵達南長灘村,需乘渡輪進入村落,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拓跋寨。小小南長灘村,與拓跋姓氏大有淵源。

南長灘村80%以上的居民都持拓跋姓氏,其余20%的人分作12個姓,也都與拓跋姓有親緣關系。相傳,西夏時期黨項族有一分支世代定居於此,經營數百年締造了一個“世外桃源”。

南長灘村是寧夏首個“中國歷史文化名村”,黃河流經寧夏的第一個村落便是南長灘村。直到上個世紀,南長灘村的村民仍然因地處峽谷之中,群山環繞,出行十分不便,搭船北渡黃河,到了甘肅景泰的翠柳溝,才可以和外界接觸。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其有了“寧夏的桃花源”之稱。

春來秋往,周遭居民總記得在春天,萬樹梨花競相爭艷之際,來南長灘村走一走。俯瞰千樹萬樹梨花,仿若雲海沉入大地,氤氳出夢幻光景。

沿著村間小巷步行而上,安靜,還是安靜。遠處村婦招手,原來是梨香農家的經營者,丈夫渡輪,妻子做飯,兩廂努力,便有了富裕的奔頭。吃一席農家菜,安撫一下來時漫長山路中空蕩的胃。四方的院落裡,主人家拾掇得一塵不染,園中種植三棵蘋果樹,還不到成熟之際。

藍天白雲果樹下,主人端來杏子,如乒乓球一般大,橙色十足,剛到成熟時,帶著酸氣,卻委實是城裡買不到的味道。大片雲朵一會兒遮住太陽,一會兒陽光傾瀉,忽明忽暗。

閑坐庭中,屋梁上筑巢的燕子忽地又將飛出去,小心翼翼看兩眼屋檐下納涼的游客,怕是挂念巢中的幼燕,不一會兒又飛回來,探頭張望。聽得鳥鳴,聞得風起,嗅得廚房裡農婦鍋碗瓢盆間恣意妄為的鄉味。

午后時分,三三兩兩的老人們,聚在村口的涼亭下,帶著一口鄉音閑談。作為外來的游客,雖聽不懂具體內容,但也知道大致還是誰家又有什麼新鮮事之類的話題,人群中不時傳出笑聲。

離村子不遠處,黃河水流依舊奔涌向前,對岸邊百姓的日常喜怒哀樂,仿佛已習以為常,千百年來,朝著入海的方向,生生不息。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07月26日 第 12 版)

(責編:趙茉鈺、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