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跑田”如何變身“三保田”(田間追蹤高質量·水利設施之變)

——來自重慶武隆山區的調查

2019年07月19日10: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重慶武隆,降水充沛,但喀斯特地貌卻讓這裡“有雨遍坡流,無雨水無蹤”,工程性缺水嚴重。

“水瓶頸”如何破解?武隆通過建設“長藤結瓜”式的小水利體系,發展高效節水農業,既保護了脆弱的生態,又讓源源活水為農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水支撐”。

小山塘連成大水網,農田過上了“滋潤”日子

武隆人常說這樣一句順口溜:“天上有水地上流,三天停水人發愁。”

事實上,武隆守著烏江、芙蓉江、大溪河等十幾條大江大河,並不缺水,可咋還喊“渴”?

“別光看有大河,一路走來,可見有小溝小溪?”武隆區水利局水利科科長肖何道出問題的症結。原來,武隆地處武陵山區,70%左右的土地屬於喀斯特地貌,有點水就滲到溝溝縫縫裡,地表基本留不住。

金溝銀溝不如條水溝,修個山坪塘能解大難題。“山坪塘、蓄水池,就好比‘水缸子’。”羊角鎮艷山紅村村主任黃東說,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村民們投工投勞建過一些,但標准較低,加上年久失修,存不住多少水。

“種田旱不能澆、澇不能排,跑水、跑肥又跑墒,恁個能有好收成?”艷山紅村院子組村民龔南紅說,“家家戶戶把平房屋頂的四周壘高,就是為了接‘天落水’。可這樣的水不僅澀又苦,放久了還有股臭味。”

武隆的“水瓶頸”咋破?

“建設小水利,將寶貴的水儲起來。”重慶市水利局副局長朱閩豐說。在水利部定點幫扶下,“水利定點扶貧八大工程”順利啟動,1900個蓄水池、1600多口山坪塘在連綿起伏的群山中“長起來”。

隻有山坪塘,還是不能徹底改變“看天喝水”。建起骨干水源工程,才能“大河有水小河滿”。

青翠群山間,夾著一泓碧水,位於仙女山鎮石梁子社區的大河溝水庫蓄滿清水,進入試運行階段。“這座小型水庫工程總庫容111萬立方米,兼顧城鎮供水、灌溉等功能。”在武隆挂職的水利部黃河水利水電開發總公司專家孫曉英介紹。目前,水利部定點幫扶規劃建設的11座小型水庫、12個場鎮供水工程等“骨干水源”相繼開工建設。

從上空俯瞰武隆,“長藤結瓜”式的水系統讓水循環起來。順著山勢,高處有水庫﹔沿著管網走,隔上幾裡地,就有一個山坪塘或蓄水池,宛如一條“珍珠項鏈”。通過配合調度,實現蓄水、調水、引水,形成了一個個灌區,一張張水網,確保農村生產生活用水。目前,武隆已經鞏固提升24.23萬人飲水安全,恢復改善灌溉面積3.28萬畝,為群眾織密用水保障網。

“長藤結瓜”這麼復雜,為啥不修個大型水庫,那樣豈不更省力?“大型水利工程對地質、水文條件要求高,而武隆生態環境脆弱,既‘做不到’又‘受不了’。補齊水利設施短板的前提,是要充分保証生態安全。滿山爬的‘長藤結瓜’式小水利更適合武隆。”朱閩豐說。

如今的艷山紅村新建修繕了十多口山坪塘、蓄水池,配建了管網,“三跑田”變成了“三保田”,農田過上了“滋潤”日子。

“山坪塘怎麼建、水怎麼分配,村裡一事一議、一塘一議。安排專人負責收費、管護,村民基本上不會再因水產生糾紛。”黃東說。

因水而變的還有滄溝鄉青杠村。“重新整治了山坪塘,村裡蓄水能力接近5萬立方米,1000多畝田都能喝飽水了。”村支書冉聖元說。

家門口、田頭邊、山旮旯的小水利正發揮著大作用。“隻有解決了安全飲水、產業用水等問題,才能改變貧困人口的生活生產條件,為武隆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提供支撐。”武隆區副區長鄧勛發感慨。

作物打“點滴”,水肥一體化,種出萬元田

走在武隆,山巒重疊,層層耕田環抱著山脊,從山腰盤繞到山頂。雙河鎮木根村就坐落在半山上,一座座鋼架大棚點綴其間。

正值伏旱,好多天沒下雨。往年,這個當口正是王合興著急上火的時候,4000多畝高山蔬菜“喊渴”,他隻能發動親朋好友四處找水。

今年,王合興淡定了。走進他的渝蔬農業公司基地一瞧——卷心菜綠油油,茄子、西紅柿鮮亮亮……盡管經歷了高溫炙烤,蔬菜依然水嫩。

功勞一大半歸滴灌。王合興踩踩腳下的地,“埋著40多千米長的水管呢!”田間地頭,一根根黑色管道探出頭來。“擰開閥門,水就順著管網、通過滴灌器,一滴滴地滲入到作物根部,就跟‘輸液’一樣精准高效。用工用水減少了、一畝地能省100多元。”

“蔬菜一年能賣上千萬元,您還在乎省這點水錢?”

“小賬后面可連著大賬。”王合興“摳”得有道理。都說蔬菜賺錢,可需水量也大。創業之初,澆水就是大難題,旱季裡隻敢澆“保命水”,增產水想都不敢想。

水跟不上,菜就長不好。茄子、西紅柿有裂口、起麻尖兒,合格率隻有六七成,收購商看不上,一畝蔬菜頂天兒能賣2000多元。

他四處取經,尋得“滴灌+水肥一體化”的良方。“根據蔬菜生產需求,精准測土配方,實現水肥一體化,精准施肥,小水勤灌,蔬菜貼上了‘綠色’牌,一畝地能賺1萬多元。”王合興說。

在武隆,不少遇到類似難題的農民開始從澆地變成澆作物,讓農業生產方式不斷增“綠”。

“農業提質增效,不能繼續走粗放發展道路,隻想著增產,透支生態環境。必須鼓勵引導農業生產主體逐步從大水漫灌、土渠澆灌向管灌、噴灌、膜下滴灌過渡。”朱閩豐說。2018年武隆區灌溉面積23.81萬畝中節水灌溉面積達14.61萬畝。

高效節水模式雖好,可投入不少,推廣容易嗎?“滴灌、噴灌需要統一播種、統一澆水、統一施肥,一家一戶的巴掌田可不行。”雙河鎮鎮長湛鴻說,通過鼓勵培育家庭農場、專業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讓大戶帶著小戶共同發展。

“花卉等葉面植物必須使用噴灌技術,公司利用資金、技術優勢,加大對土地整理、灌溉系統投入。目前花卉成為艷山紅村村民重要的收入來源。”艷山紅村花卉基地負責人吳遠強介紹。

用水不再“卡脖子”,生態養殖、環保民宿火起來

水利設施之變,撬動產業轉型升級。

武隆擁有豐富的旅游資源,山清水秀,風光旖旎,峽谷、河流、天坑錯落分布。更難得的是,武隆夏季平均氣溫在20攝氏度上下,是避暑勝地。雖說之前也有不少村民把目光投向農家樂,但大多小打小鬧,經營粗放。

為啥不提升品質,走高端路線?“說來容易,做起來難。”仙女山鎮明星村附近就是5A級景區,村民呂生倫幾年前返鄉開辦農家樂,生意一直沒啥起色。“就是‘卡’在水上面。水不夠用,游客洗澡、沖廁所都成問題。要是遇到暴雨天,水更是渾得沒法用。住宿體驗差,啥客人願意再來第二回?”

解決了水利基礎設施問題,資源優勢才能轉化成產業優勢。武隆區修建核桃水廠,供水規模每天可達5000噸。有了清澈干淨的自來水,周邊發展起200多家農家樂。“水有保障,底氣足了,我的農家樂房間從十幾間擴大到20多間,旺季還得提前預訂,每年收入七八萬元。”呂生倫說。

受惠的還有仙女山鎮石梁子的李福榮,她開辦了“李大姐度假酒店”,旺季每天能接待200多人,年收入超10萬元。“過去附近連一口水池也沒有,一到傍晚,家家戶戶挑著水桶外出找水。多虧有了供水廠,光景越過越紅火。”

芙蓉街道黃金村的譚華勝走得更遠。他成立武隆博航專業合作社,發展集生態養殖、產品加工、民宿餐飲於一體的融合產業。

走進老譚的生態養殖羊舍,即便用力嗅,也難聞到臭味。這裡的山羊住二樓,糞便經過有縫隙的地板排到一樓,生物發酵變廢為肥,肥料再用來滋養採摘園。

“要想富,先通水和路。合作社剛成立時,遇到大旱,三個月拉了80多車水,花了10萬多元。”譚華勝說,如今街道周邊修建了近2000立方米的蓄水池和山坪塘,基本解決了用水問題,這才提起三產融合發展的勁頭。

“即便有了水,也應緊著用。平時洗菜水都存起來,用來澆花、掃地。客房裝了簡易的水循環裝置,洗手池的水又能用來沖廁。”譚華勝說。

“游客數量越來越多,羊肉加工項目即將上馬,這對用水又提出了更高要求,我琢磨著能不能讓供水廠將管網延伸到咱合作社?”譚華勝笑著說。

源源活水不隻興了產業,還拔了“窮根”。2018年,全區減貧人口2049人,貧困發生率下降至0.78%,脫貧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到8991元,年增長17%。(記者 王 浩)

《人民日報》( 2019年07月19日 18 版)

(責編:趙茉鈺、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