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信用監管機制新在哪

2019年07月19日09:26  來源:光明日報
 

  【誠信建設萬裡行】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正式對外發布。7月18日,在國新辦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及相關部門和地方的有關負責人對《意見》進行了解讀。

  提高監管效能:讓監管力量“好鋼用在刀刃上”

  “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貫穿事前、事中、事后全生命周期的監管機制﹔是分級分類的監管機制﹔是大幅提升失信成本的監管機制﹔是信息充分共享和依法依規充分公開的監管機制﹔是充分體現以‘互聯網+’為特征的大數據監管機制﹔是更加注重市場主體權益保護的監管機制﹔是法治化、標准化、規范化的監管機制。”吹風會一開場,連維良便從7個方面概括了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重點內容。

  據介紹,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按照市場主體的信用狀況採取差異化監管,對守信者“無事不擾”,對失信者“利劍高懸”,提高了監管效能,讓監管力量“好鋼用在刀刃上”。

  “《意見》理念新、措施實、針對性強,是信用建設新的頂層設計,更是基層成功實踐經驗的總結,裡面很多新的制度規定來自上海、浙江等地。”連維良透露。

  吹風會上,上海市浦東新區區委常委、常務副區長姬兆亮,浙江省發改委負責人杜旭亮對當地的經驗做法進行了介紹。

  姬兆亮介紹,浦東新區探索建立了以信用監管為基礎的“六個雙”政府綜合監管“浦東樣本”,核心內容包括“雙告知、雙反饋、雙跟蹤”的証照銜接和“雙隨機、雙評估、雙公示”的協同監管,實現全區21個政府監管部門、108個行業、32萬多家企業全覆蓋。“浙江全面實施信用‘531X’工程,‘5’指對企業、自然人、社會組織、事業單位和政府機構等5類主體全面開展公共信用評價,‘3’指公共信用指標體系、綜合監管責任體系、評價和獎懲體系三大體系,‘1’是一個全省一體化公共信用信息平台,‘X’是指在行政審批、行政監管、公共服務等若干領域的應用。”杜旭亮表示。

  失信成本大幅提升:嚴重失信將被逐出市場

  失信,就要付出代價。近年來,我國深入推進協同監管和聯合懲戒,加強經營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管理。市場監管總局信用監管司負責人庹登夫介紹,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經營異常名錄實有市場主體518.97萬戶,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實有54.17萬戶,失信企業的信息被推送至各相關部門,推動形成“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局面。

  盡管已取得一定成效,但連維良指出,失信代價過低、傳播少是目前失信問題高發、頻發、復發的重要原因。對此,《意見》要求依法依規建立聯合懲戒措施清單,動態更新並向社會公開,形成行政性、市場性和行業性等懲戒措施多管齊下,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的失信聯合懲戒大格局。

  “包括依法依規限制失信聯合懲戒對象股票發行、招標投標、申請財政性資金項目、享受稅收優惠等行政性懲戒措施,限制獲得授信、乘飛機、乘坐高等級列車和席次等市場性懲戒措施,以及通報批評、公開譴責等行業性懲戒措施。”連維良強調,《意見》要求,以食品藥品、生態環境、工程質量、安全生產、養老托幼、城市運行安全等與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直接相關的領域為重點,對造成重大損失的失信主體及其相關責任人,依法依規在一定期限內實施市場和行業禁入措施,直至永遠逐出市場。失信行為的責任主體、責任人也要付出依法依規被問責的成本。總之,要讓監管長出“牙齒”,從根本上解決失信行為反復出現、易地出現的問題。

  在人民銀行征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看來,信用約束的是要防范各種類型的債務違約風險。“目前有市場化手段的征信系統,有政府部門的聯合懲戒措施,下一步要逐步把‘信用破產’制度引入信用監管領域,為聯合懲戒提供強大的法律支持。”萬存知說。

  “三個更好、兩個更低”:讓守信者得實惠

  與失信懲戒一樣,守信激勵也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關鍵措施。近年來,在失信聯合懲戒作用越來越突出的同時,守信聯合激勵也在加快豐富當中。

  國家稅務總局納稅服務司負責人張維華介紹,稅務總局2016年率先與16個部門簽署聯合守信激勵的合作備忘錄,為守信納稅人提供涵蓋18個領域的41項激勵措施,特別是與銀保監會聯合推出的“銀稅互動”,有效解決了守信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海關根據企業的信用情況將進出口企業分為高級認証企業、一般認証企業、一般信用企業和失信企業,其中高級認証企業和一般認証企業就是常說的中國海關‘AEO企業’。”海關總署企管司負責人張秀清介紹,“今年上半年海關對失信企業查驗率達98.12%,對高級認証企業查驗率不足0.5%。AEO企業不僅可以享受國內海關給予的通關便利,還能享受互認國家(地區)海關給予的優先辦理通關手續、減少查驗等多項便利化措施,大大壓縮通關時間和貿易成本。”

  連維良則用“三個更好、兩個更低”歸納了守信者激勵的代表性措施,即更好的行政服務、更好的融資服務、更好的公共服務和更低的監管成本、更低的交易成本。“下一步,我們會加大對守信激勵措施的實踐探索力度和建章立制力度,讓更多守信者實實在在地感受到誠信有價、誠信有感、誠信有益。”連維良強調。(記者 陳晨)

(責編:趙茉鈺、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