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讓生活飛馳(我運動 我快樂)

禹麗敏

2019年07月19日07: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一個尋常周日,家住北京的小伙劉煜像往常一樣約上幾個朋友打網球,從晚上8點一直打到球場閉館。運動之后,他還會步行將近兩公裡趕夜班公交回家。“緊繃的肌肉在運動結束后會慢慢放鬆,我喜歡運動帶來的舒展。”劉煜說。

  精瘦的身材,利落的短發,熱愛運動的劉煜,平時喜歡網球和徒步,但他最喜歡的還是騎行——“騎行是一種不斷重復的耐力運動。有人可能會覺得枯燥,但我的很多人生困惑,都是在騎行中獲得答案的。”

  從校園出發

  劉煜從小就喜歡運動,但進入大學之前,他並沒有接觸過騎行運動。他的騎行之路,是從大學校園出發的。

  那是2008年的秋天,剛上大一的劉煜在北京大學社團招新的展台中,被自行車協會吸引,“當時覺得自行車協會的師兄師姐們看著非常陽光健康,又聽他們講述了騎行的故事,瞬間吸引了我。而在那之前,騎車對我來說不過是代步的方式。”

  不久之后,劉煜便開啟了自己的首次短途騎行,從北京大學出發,一路騎行到郊區。那次騎行並沒有太大的難度,但過程中感受到的快樂,讓劉煜從此愛上了騎行:“個人和自然融為一體,那種感覺太棒了!”

  2013年,劉煜踏上了自己的第一次長途騎行之旅,“想用浪漫的方式為自己的大學生涯畫一個句號。”這是劉煜當時的想法。2400多公裡的路程,從四川盆地出發,穿越橫斷山脈,進入青藏高原腹地。途中還會遇到體能、車況、路況、天氣等各種各樣的困難,沒有堅強的毅力,是不可能騎下來的。

  而野外穿越,還需要在自行車后座馱著很重的行李,這也加大了騎行的難度。然而到達終點的那一刻,劉煜坦言,一路上通過努力和意志力克服艱難,讓他收獲了真正的自信。

  結交了朋友

  從2013年到2018年,劉煜累計越野騎行超過1萬公裡,翻越了55座青藏高原上的高山,其中15座海拔超過5000米。“無論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還是‘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都成為騎行路上可觸的體驗,並轉化為內心的快樂。”劉煜說,騎行吸引他的,還有沿途中的人文感受。

  沿途遇到其他騎行者,大家都會豎起大拇指給對方加油鼓勁。有時候劉煜在路上遇到爆胎的情況,路過的騎行者即便素不相識,也會停下來幫忙。有的騎行者甚至會把自己帶了幾千公裡的全新內胎送給需要的人用。

  2017年的青藏線騎行途中,劉煜的車胎被扎破了,那時距離當天的目的地還有30公裡。臨近傍晚,劉煜又沒有帶氣筒,在將近1個小時的時間裡,他隻能一個人坐在路邊,面對著無邊無盡的高原無計可施。“正郁悶著,騎友安大爺騎到了我面前,他幫我補好了胎,我們一起趕著天黑到了目的地。”此后,劉煜和安大爺結伴而行,一起翻越了唐古拉山,最終到達了終點拉薩。

  “在騎行途中會結交各種各樣的朋友。騎行到一個地方時,經常會有當地的村民邀請我去家裡作客,有時也會遇到語言不通的情況,大家就用笑容來表達。因為騎行,我結交了很多朋友,也感受到真情,這就是運動的魅力。”劉煜說。

  下一條路線

  暴雨后的寧靜、烈日下的大地,騎行給劉煜留下了諸多難忘的時刻,讓他領略到很多美不勝收的風景,從此更加熱愛自然,熱愛生活。

  2016年的一次騎行,劉煜在途中借宿,半夜起床來到院子,睡眼蒙眬中他抬頭看了一眼星空,瞬間被震撼得再無睡意:在海拔5000米的高山上,漫天繁星似乎觸手可及。深邃而飄散的銀河之外,每一方寸的天空,都在密密麻麻的星光下。

  那一晚之后,劉煜在日記中寫下:“在自然與宇宙之間,我們似乎渺小,卻並不孤單。若不是身體力行騎行至此,我大概永遠無法體會這高原繁星的震撼。感謝騎行,我的摯友。”

  騎行漸漸成了劉煜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幫助他建立起根植於內心的自信,讓他更加堅定、勇敢、快樂,也讓他更熱愛自然、熱愛生活。

  如今,劉煜又開始計劃下一條騎行路線——額爾古納河右岸。從內蒙古海拉爾出發一路向北,在呼倫貝爾大草原的腹地中,沿著美麗的額爾古納河穿越大興安嶺,一直到達祖國的最北端黑龍江漠河。

  劉煜的騎行之路,不會停。

(責編:趙茉鈺、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