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搭台引資本 農房重煥新活力

2019年07月15日10:13  來源:農民日報
 

  

  圖為文藝范兒十足的崔崗村。資料圖

  在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三十崗鄉有這樣一個村:藝術的氣息讓閑置農房活了起來,農房成為藝術工作室、鄉村民宿、客棧……藝術家們作為新村民,與土生土長的當地村民共同生活在一起。在這個村裡,鄉村與藝術相互融合,走出了引領城市近郊農村轉型升級的新路子。它就是合肥市遠近聞名的崔崗藝術小鎮。

  機制創設 讓村民和租客都放心

  早在7年前,崔崗村與大多數農村的空心村一樣,很多農民進城打工創業,買房安家,耕地大多數都已流轉,村民住宅大量閑置。

  促成崔崗村與藝術結緣的是一位名叫謝澤的畫家。“2012年,第一次來崔崗村踏青時,便對這裡的環境一見傾心。”謝澤說,他希望能夠在這片農家小屋裡開間工作室靜心創作,就向當地村民表達了想承租閑置農房的意願。經過協商,農戶願意以每月400元的價格出租房屋。隨后,謝澤便著手修葺房屋,並取名為“瓦房工作室”。2012年底,謝澤在網上發布名為《打造合肥的藝術家村》的文章,吸引了一批藝術家爭相與崔崗村民洽談租用閑置農房事宜。

  然而,自己花費時間、精力、資金修葺的房屋能否長期使用?房租是否會因藝術家的租房熱情而高得離譜?前來租房的藝術家們起初對租用閑置農房也存在著一些疑慮和擔憂。

  藝術家的擔憂引起一直關注並支持此事的廬陽區政府和三十崗鄉政府的高度重視。經過深入調研和論証,廬陽區於2013年正式建立崔崗藝術村,將崔崗村的閑置農房利用起來,並對村子進行合理規劃﹔於2017年將崔崗村的王大郢音樂小鎮等版塊納入,組成崔崗藝術小鎮,並成功申報為合肥市首批特色小鎮。經過廬陽區政府負責人、三十崗鄉政府負責人和藝術家、村民代表共同協商,廬陽區政府決定,對願意把房屋租給藝術家們的農戶一次性給予8萬元補貼,激發村民的積極性,並限定每個院落租金的最高價格,規定租賃合同的期限是15年,保証了藝術家的利益﹔同時允許從簽訂合同的第6年開始,房租每年以既定幅度漲價,房屋產權仍歸農戶所有。“這項政策不僅保証了農民財產權與收益權,同時打消了藝術家們的疑慮,為藝術家與村民和諧相處提供了機制保障。”廬陽區三十崗鄉負責人說。

  此后,廬陽區將盤活崔崗村閑置農房、打造鄉村文化創意產業作為發展鄉村旅游、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點項目之一。該區先后引導崔崗村民與57位藝術家簽訂房屋租賃合同。崔崗藝術小鎮建立以來,共吸引游客近100多萬人次,先后舉辦了“詩意的權利”“源遠流長”“藝約鄉現”等崔崗藝術節暨崔崗論壇、藝術家聯展等系列活動。“崔崗現象”還成為安徽省唯一入選中宣部《全國基層宣傳思想文化工作案例》。

  此外,胡海林、張紅兵、龐鳴、鞏孝來等十余名藝術家還經常義務教三十崗鄉的孩子素描、繪畫、攝影、陶藝、木工等。藝術家們反哺農村的行動,也成為該鄉的一道亮麗風景。

  文藝范兒不失鄉村本色

  崔崗藝術小鎮的魅力來源於鄉村自然恬靜的環境和藝術的熏陶。為了使崔崗藝術小鎮不失本色,避免大拆大建及變相進行房地產開發等行為,廬陽區一方面嚴把准入關,在崔崗藝術小鎮設立議事協調會議制度,建立政府、村民、藝術家三方溝通平台,並設置崔崗藝術家准入機制,對要求入駐藝術小鎮的藝術家進行評審考核,通過規范的入駐流程,保持崔崗藝術小鎮的本來面目﹔另一方面,重點選擇具備一定經營條件的村庄閑置房源,有針對性地向具有經營能力的藝術家推介,打造具有藝術特色的多種業態。廬陽區通過打造融生態化、生活化於一體的“文化創意村”,不僅使空心村“崔崗”變身成為藝術小鎮,而且也為廣大市民提供了休閑旅游的好去處。

  2017年底,安徽省出台《支持利用空閑農房發展鄉村旅游的意見》。此后,廬陽區對推進農村空閑農房開發利用工作,有了明確的政策指導,該區進一步整合資源,制定了《廬陽三十崗鄉閑置農房交易規范》,細化業務流程,統一各類租賃合同簽署模板,在三十崗鄉各村建立了農宅管理機構和服務組織,統一鄉村旅游的服務標准和規范,將村落旅游服務制度化,並引入社會資本打造鄉村旅游,帶動農民增收。此外,廬陽區還制定了《關於崔崗藝術小鎮促進旅游文化業發展獎勵扶持試行辦法》等獎補政策,對崔崗藝術小鎮各類農房改造、業態入駐、常態開放等事項進行獎勵扶持,充分調動藝術家、社會資本等入駐的積極性。同時,該區還聘請規劃設計專家,根據藝術家的建議,對崔崗藝術小鎮總體景觀進行深層次規劃,並保証鄉村公共區域景色的原生態。

  秉承開發保護原則,盤活閑置農房,充分尊重群眾和藝術家的主體地位和主動精神,崔崗村的實踐使這些閑置農房成為了藝術工作室、鄉村民宿、客棧等藝術家藝術創作和經營的場所,形成了政府、集體經濟組織、農戶以及藝術家“四贏”局面。2017年,崔崗藝術小鎮榮獲安徽省省級創意文化服務集聚區、合肥市首批市級特色小鎮、“合肥潛力地標”等殊榮。2018年,該村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萬多元,年均增長17%。

  資本投入打造共享農房

  隨著崔崗藝術村的聲名鵲起,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農村閑置房的盤活。三十崗鄉東瞿村的村民楊德余,他和幾個兒子就有大大小小20間、600多平方米的閑置房屋。雖然三十崗鄉靠近省會城市,觀光旅游發展頗為紅火,即使已有不少農房都被開發,但仍有900多套“空房子”像楊德余家一樣多年無人居住,屬於“全閑置”農房。類似這樣的“空房子”在全市體量更大。

  如何盤活這些閑置農房,又有效地避免“人交易”帶來的糾紛多、隱患多等諸多弊端?在新一輪鄉村振興戰略的推動下,合肥市開始試點探索“共享農房”模式,瞄准體量巨大的農村閑置住宅,用互聯網共享平台連接起供需雙方,以期讓這些農村“沉睡的資產”重現生機,釋放更多的經濟紅利。

  “這種全閑置的農村房屋約佔三十崗鄉全部農宅的40%,房屋主人大多已進城工作、買房,定居在城市,老家的農房無法產生任何經濟效益。此外還有30%的農房隻有部分時間、部分房間有人居住,也處在半閑置狀態。”北京美麗鄉村聯合會專家志願者、開發這一共享系統的農匯網農匯民宿總裁張志成介紹說。根據農匯網與廬陽區政府簽署的合作協議,雙方將在這裡建設“農匯民宿(合肥廬陽)閑置農房雲平台”,把農村空置住宅信息推到線上,探索建立閑置農房民宿開發標准,為未來在全國范圍內復制推廣“共享農房”做准備。

  記者了解到,與城市已經發展成熟、適合觀光旅游的“短期共享民宿”模式不同,“共享農房”的租約期往往在5年至30年,租客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對房屋內外及院落進行翻修,真正回歸“鄉居”,或是利用農房進行創業。

  “對農民來說,除了可以獲得租金收益以外,還可以就地‘轉業’成為物業服務人員,提供保潔、餐飲等服務。”三十崗鄉鄉長袁捍告訴記者。目前,閑置的900多套農宅,將依據交通、生態、民居特色等進行評估,尋找新“婆家”。此外,還將建立線下農宅合作社,農民可以以自己的閑置房屋入股,由農宅合作社統一和租賃方對接,線上線下齊努力,讓農宅變身“搖錢樹”。(余挺生 楊丹丹)

(責編:趙茉鈺、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