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物件裡的農耕記憶

2019年07月11日08:15  來源:寧夏日報
 

<p>  <p  align=

7月8日,青銅峽市瞿靖鎮文化站站長陸興武進行耬車操作。

  “前段時間剛剛收集的自行車修理盒咋不見了?”7月8日,青銅峽市瞿靖鎮文化站站長陸興武在該鎮文化站農耕風俗館轉了一圈,就發現有個老物件“失蹤”了。

  “我們把它收起來了。”展廳管理員馬曉萍邊解釋,邊從箱子裡拿出一個形狀像手槍皮套的老物件,上面印有“永久”字樣。

  “這個老物件會勾起人們對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回憶。”陸興武說。

  每隔幾天,陸興武都會來到農耕風俗館。這是一個150平方米的空間,看上去更像一個雜貨鋪,裡面擺著各種老物件:老農具,老放映機,老唱機,老紡車、老耬車……132件,雜而不亂,各有各的位置。

  從2017年籌展瞿靖鎮農耕風俗館以來,平日裡不抽煙不喝酒的陸興武有了一個新愛好,走訪各村各戶,回收老物件。當時,正值附近村庄拆遷,以前用過的二牛抬杠、馬車轱轆、牛蒡子、牛擔子等物件散落一地,這讓陸興武眼前一亮,立即找到原主人,買了些洗滌用品,將這些老物件置換過來。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每個生產隊都有一架馬車,交公糧、拉化肥、運糧食可少不了派上用場,這些老物件見証了那個時代的生產方式、生活習慣。”陸興武清楚地記得館裡每一件老物件的來路,有從老鄉家買來的,有從廢品收購站淘來的,有親友送來的,也有從路邊水溝裡撿回來的……

  前兩年,陸興武走訪瞿靖鎮友好村6隊張大爺家時,發現一個石碾子、一個石磨。起初說好了以200元價格回收,等到開車去取的時候,張大爺又反悔了,說當年家裡孩子多,就靠這個石磨不分晝夜磨豆腐,養活了一大家子人,賣了就斷了念想。陸興武當即承諾,想看的時候可以隨時來農耕風俗館。最終,在軟磨硬泡下,把石磨、石碾子拉了回來。

  挂在農耕風俗館正中央牆上的,是一輻直徑1.5米的牛車轱轆,車轍上手工打制的鐵釘鏽跡斑斑,顯示出滄桑歲月的痕跡。“當時在村民家,出了1000元,對方不為所動。第二次又出了1200元,對方依然不答應。最后出價到1300元,好話說了一籮筐,才把這個老物件請進館裡。”陸興武說。

  在館內東面牆上,挂著由各類推刨、木錛、磨線盒、木質圓規、手工木鑽等30多個老物件組成的木工用具,非常完整,是陸興武的“得意收藏”。“2017年我們走訪了銀輝村三隊的李奶奶,她老伴是當地有名的老木匠,去世多年。在她家的羊圈裡發現這套老物件,老人家說你們覺得有用處就拿去吧,最后我們給老人買了100多元生活用品,把這套老物件搬到了風俗館。”陸興武說,為搶救、修復這些老物件,瞿靖鎮先后花費兩三萬元。

  聽說新民村非物質文化傳承人胡明德有一整套趕氈用的老物件,陸興武專門上門求購,結果胡明德無償將這套老物件捐給了農耕風俗館。“隨著生活生產方式的加速改變,這些老物件、老技藝也被人們逐漸淘汰遺忘。”陸興武說,如果再不搶救,這些老物件就消失了。

  不但頻頻到各個村庄收集老物件,在陸興武的建議下,瞿靖鎮還專門從陝西請來老匠人,花費一個半月,按照當年瞿靖堡舊照,通過泥塑的方式對當年瞿靖堡進行了全境式復原。

  在館內長3米、寬2米的展台上,瞿靖堡古城牆、古塔、城門樓子、牌坊一應俱全。春耕、插秧、推車、耍社火等各色人物有近百人之多,各具形態,惟妙惟肖。“當時專門開車拉著老匠人到當地永壽塔看造型,到黃河大峽谷找泥塑用的膠泥。”陸興武說,為重新找尋農耕時代的文化記憶,作為一名文化工作者義不容辭。

  自瞿靖鎮文化站農耕風俗館開館兩年來,已經先后接待七八千人次觀展。“一進館就像穿越時光隧道,把我們重新拉回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這些具有時代印記的老物件讓我們找到了農耕記憶,留住了鄉愁。”當地干部田永貴說。(記者 蒲利宏 蘇 峰 杜曉星 文/圖)

(責編:趙茉鈺、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