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子孫后代留下綠水青山

——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石嘴山段一體化生態環境綜合整治見聞

2019年05月19日07:33  來源:寧夏日報
 

  賀蘭山,寧夏人的父親山,我國北方唯一的生物多樣性中心。

  從衛星圖上看,這條橫亙在平原和沙漠間的古老山脈猶如億萬年來矗立著的脊梁,保障著西北、華北乃至全國的生態安全。

  截斷西伯利亞寒流東進,阻擋騰格裡沙漠入侵,在他的庇護和涵養下,銀川平原得以美麗富足。

  上世紀50年代以來,賀蘭山蘊藏的煤炭資源成為豐富寶藏,為西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和新中國的鋼鐵事業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然而,多年過度開發后,賀蘭山生態系統的完整性和穩定性受到嚴重破壞,其防風固沙、涵養水源和生物多樣性保護等生態服務功能降低,區域生態安全面臨嚴重威脅。

  再也不能這樣過

  “過去進了礦區,就像是進了煙囪。”5月8日,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外圍,石炭井無主渣台恢復環境整治項目施工現場,正在組織整治的負責人張寧打了個比方。

  在他腳下,是一座正在被削坡開級的無主渣堆。這個渣堆佔地14萬平方米左右,十幾年前,採煤洗煤廠遍布石炭井,你偷倒一堆、我偷倒一堆,就把廢渣堆成了“山”。

  如此體量的渣堆在礦區隻能算是中型。如果不像修梯田一樣修出30多度坡度的渣台,水土將無法覆蓋,植被恢復更無從談起。

  這樣的渣堆,大型企業一年就能堆起來,但是讓它徹底披上綠色,得需要10年以上的時間。

  1998年,張寧到石嘴山永安民用爆炸物品有限公司工作,一干20年。他清楚地記得,開礦挖煤最瘋狂的時候,公司一年賣出了4萬噸開山炸藥。

  短短幾十年,賀蘭山沿線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生態環境不斷惡化。

  站在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關鍵期、攻堅期、窗口期”三期疊加的十字路口,石嘴山何去何從?

  再也不能這樣過!

  以壯士斷腕、破釜沉舟的勇氣,石嘴山市堅決貫徹自治區黨委、政府安排部署,提高政治站位、強化責任擔當,傾全市之力打響賀蘭山生態保衛戰,堅決扛起生態環境保護、建設和修復的責任。

  從“挖山人”到“護山人”

  鏟車將黃土填進地面井口,再砌起料石,對井口全部封閉……國家能源集團寧夏煤業有限責任公司銀北礦區管理辦公室石炭井焦煤分公司生產科副科長陳春寧一生都忘不了焦煤分公司關閉退出時封堵井口、拆除設備的場面。

  “生活工作了這麼多年的地方,要離開時心中五味雜陳。”陳春寧說,“當時有個念頭閃過,資料交接后就可能得轉崗去寧東礦區了。”

  2歲時,陳春寧隨父母從甘肅隴南來到當時的石炭井二礦。因為父親是鐵路維修工,負責看管煤車,他常跟著父親坐著平板車來回於二礦、三礦、四礦之間。

  1997年,陳春寧到礦區上班,也與採煤打上了交道。他從沒想過轉崗或者轉行,更沒想到自己會跨入與之前工作截然相反的領域。

  近兩年,按照當地政府要求和公司安排部署,陳春寧和同事被留在當年的作業區實施石炭井三礦工業廣場擴大區環境治理工程。

  原本負責井下巷道設計,全力提高採礦效率的他開始學習採坑回填標准和生態恢復設計參數,從“挖山人”變成了“護山人”。

  2017年,自治區黨委、政府印發的《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推進工作方案》中確定石嘴山市負責118處整治點。幾次調整增加后,石嘴山牽頭負責的整治點調整增加到244個。

  該市累計投入人力5.9萬人次、機械4.1萬台次、資金10億元,共拆除建筑物(構建物)55萬平方米、機械設備4.8萬台(套)﹔與企業個別洽談1242次,集中約談62次,關停企業214家。煤礦、非煤礦山、洗煤儲煤廠全部完成了關閉退出和設施設備拆除,分別採取了井口封堵、礦坑回填、渣台削坡開級、邊坡修整、場地平整等治理措施,生態恢復措施正在推進。

  按照宜草則草、宜林則林的原則,石嘴山市組織實施“一線、兩溝、多片”生態修復工程。目前,北岔溝、大磴溝、姚汝路生態修復項目基本完成,人工造林3500畝。干溝周邊、馬蓮灘周邊及八號泉周邊生態修復工程正在實施中,各牽頭單位在雨季組織人工播撒草籽40噸,覆蓋面積8萬畝。

  微風中有了蒼翠欲滴的綠

  站在賀蘭山上望向大磴溝,2000畝的槐樹林由南向北鋪呈溝底,在微風中搖曳著蒼翠欲滴的綠。

  賀蘭山自然保護區一體化綜合整治指揮部的王毓才到近處細看,綠化帶裡安裝了節水噴灌設施,還耕出了一道道花田。

  “預留的地方會種花,造型成花海景觀,發展礦區旅游。”王毓才說。

  以前,大磴溝遍布密密麻麻的煤炭加工企業,洗煤、配煤、儲煤都在溝裡完成。更有甚者偷挖賀蘭山,給山體留下一處處觸目驚心的“黑色傷疤”。

  近兩年,石嘴山整合各方面資金資源,集中精力、高位推動、共同發力,形成一體化整治的強大合力。

  該市對干擾整治的各類問題逐個破解,對現有企業按照分類整治、一企一策、逐個審核的原則,綜合運用法治、行政、市場等手段進行全面徹底治理,倒逼不適應新時代發展的企業關停退出,從根子上斬斷污染源。

  緊鄰保護區的93家洗煤廠已全部拆除退出。

  “企業關停撤出去后,城區的空氣明顯改善多了。”大磴溝的情況,大武口區朝陽街道辦事處長勝社區的周建福再熟悉不過。

  他從上世紀90年代起開大車拉煤,在大磴溝裡來來回回跑了上萬次。現在,他依然在溝裡跑車,但車裡拉的不再是煤,而是石頭。

  石頭是用來修建截潛壩的。周建福已參與了馬蓮灘等好幾個項目的石料運輸,一天跑五六趟,“上個工程完成立馬開展這個工程。得趕在雨季前把壩修好,即便發洪水,綠化帶也有保障”。

  持續用力、鍥而不舍,加快生態破壞區域的系統化治理、一體化修復,為子孫后代留下綠水青山正迅速成為石嘴山人的共識。

  將播綠“父親山”進行到底

  今年4月起,石嘴山市精心組織力量對賀蘭山保護區外圍2公裡范圍內的人類活動點再一次進行詳細摸排調查,研究提出相應治理方案。

  經調查核實,全市境內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外圍2公裡范圍內人類活動點共有1166個,其中重點整治點位140個,實施環境整治的點位1026個。按照“誰審批、誰牽頭、誰破壞、誰治理”的原則,明確地方政府和區屬單位的整治主體責任。自治區相關管廳局制定整治政策,提供資金支持,加強與責任主體的合作,聯合作戰,全力攻堅,確保賀蘭山生態保衛戰取得決定性勝利。

  曾眼睜睜看著一座座山被炸開,一個個渣堆長起來卻無可奈何的張寧開始一圈一圈地平整渣堆,覆蓋水土,撒播草籽。

  “生態債,一年債,十年償。”他說,隻要能恢復賀蘭山生態,時間長一些,過程難一些,也是值得的。

  青草滿坡的山頭上,陳春寧查看5種草籽的撒種效果,暢談未來的治理打算。

  在他和同事努力下,經多次優化實施的炭井三礦工業廣場擴大區環境治理工程以合理的工程造價取得了明顯成效,總結的經驗將進一步推廣。

  由工礦時代邁入生態時代,陳春寧的轉變是一座城、一代人的縮影。

  以前給煤老板打工,拉一車煤掙三四百元,提心吊膽。現在為生態修復工程出力,拉一車石頭隻掙100元,但輕鬆愉快。開車經過的地方都有綠色,周建福面帶微笑說:“掙得少點就少點,環境好了,人身體健康。”

  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石嘴山人同心共治賀蘭山,已經踏上了新起點。(記者蘇濤 朱立楊 李良 文/圖)

<p>  <p  align=

 整治后進行生態修復中的大磴溝。

<p>  <p  align=

 石炭井無主渣台恢復環境整治項目施工現場。

(責編:趙茉鈺、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