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川:城在湖中 湖在城中(美麗中國)

記者 禹麗敏

2019年05月06日08:0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從閱海國家濕地公園遠眺銀川閱海灣中央商務區和覽山公園。

銀川濕地辦供圖

銀川閱海國家濕地公園裡的蒼鷺。

銀川濕地辦供圖

 

核心閱讀

銀川平原年降水量僅約200毫米,蒸發量卻高達1600毫米。地處西北腹地,鳳城銀川仿佛該是一番大漠黃沙之景,卻在去年於迪拜舉行的《濕地公約》第十三屆締約方大會全體會議上,與我國其他5座城市一道獲得首批“國際濕地城市”稱號。

鳳城湖光勝,葦浪水波間,銀川是怎麼做到的?

“寧夏川,兩頭子尖,東靠黃河西靠賀蘭山,金川銀川米糧川。”黃河的滋養,不僅富饒了銀川的土地,更塑造了湖在城中的塞上新景。每年開春候鳥北遷時節,大量紅嘴鷗將擁有眾多濕地的銀川作為“驛站”歇腳。

銀川濕地位於中國西部干旱地區的寧夏平原,在如此地理位置中的銀川,卻擁有5處國家濕地公園,1處國家城市濕地公園,6處自治區級濕地公園,近200個自然湖泊、沼澤濕地,市區濕地率達到10.65%,濕地保護率達到78.5%。銀川濕地分布密度大、范圍廣、數量多,在西部干旱地區少見。

銀川的濕地生態如何被呵護,又有哪些值得借鑒的經驗?

全市有自然湖泊沼澤濕地近200個

說起鳥兒,銀川市濕地管理辦公室副主任王曉萍眼神亮了起來:“明天在鳴翠湖濕地公園有一場愛鳥宣講活動,到時候你可以看到,非常非常多的鳥兒!”王曉萍所說的鳥兒,正是銀川人的“老朋友”——紅嘴鷗。每年冬季,這些鳥兒要從西伯利亞貝加爾湖等地飛往南方越冬,開春時節,再動身飛回遙遠的北方。大量紅嘴鷗選擇在銀川“歇腳”。

“從紅嘴鷗停留銀川的數量變化,可以看到銀川濕地生態良性發展的變遷。”王曉萍告訴記者,銀川市如今有濕地鳥類239種,其中不乏黑鸛、白尾海雕等珍貴鳥類。

聞說連湖七十二,滄波深處聚魚多。銀川因湖聞名,湖在城中,擇湖而居。清晨,記者來到銀川寶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往來散步鍛煉的居民步履矯健,寶湖交響樂團的樂手們正在演奏歌曲。

市民魏雪說:“寶湖公園是我最鐘愛的休閑勝地,早些年,家在西塔附近,我們一家三口散步,除了中山公園就是唐徠渠邊。后來,銀川的濕地公園越來越多,森林公園、海寶公園、閱海公園等,各具特色。去年,我們把家搬到了寶湖公園附近。”

銀川全市擁有5處國家濕地公園、6處自治區級濕地公園、8處市級濕地公園。銀川全市濕地面積為5.31萬公頃,有自然湖泊、沼澤濕地近200個,其中面積在100公頃以上的湖泊、沼澤20多個。銀川市主城區(興慶區、金鳳區、西夏區)市民人均濕地面積高達250平方米。

“銀川地處西部干旱地區,此次能入選國際濕地城市極為難得,也說明銀川在濕地保護管理方面成效顯著。”參與濕地考評工作的中國林業大學教授雷光春說。

摸清家底,濕地產權確權,制定生態用水規劃

時光向前追溯17年,銀川市濕地管理辦公室成立伊始,孫勝民成為首任主任,如今他已退休,每日環湖鍛煉也成了慣例。

“充足的水資源是湖泊存續和水生態維持的關鍵環節,由於地處於水資源總體貧乏的中國西部干旱地區,銀川市內湖泊水資源的需求與供給問題成為湖泊濕地保護、恢復與合理利用的一個關鍵問題。”不等記者發問,孫勝民便給出了答案——銀川平原的湖泊濕地水資源補給的主要形式有農田灌溉退排水補給、渠道灌溉和溝道排水補給以及再生水補給等。

“銀川濕地資源較為豐富,這與銀川所處的地理位置有關,也與歷史上黃河多次改道有關,當然也離不開銀川平原的人類活動模式。《水經注》記述,黃河進入寧夏后,由於流速變緩,上游帶來的泥沙不斷沉積,形成沖積平原。地表與河水的高度差不多,全是淤積土。歷史上曾實行過各種黃河改道措施,湖泊隨之形成。時至今日,農田灌溉退排水補給是銀川濕地資源的主要補給形式,佔比近七成。”孫勝民說。

掌握銀川市湖泊濕地水平衡和生態需水特征,是水資源保護和管理的基礎。“寧夏作為全國濕地產權確權試點省份,對自治區內的濕地資源進行確權工作。濕地確權后,其作為濕地資源的屬性便不會隨意更改。”濕地辦宣教科科長高鵬介紹。

在保護和利用規劃方面,加強濕地水資源管理,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銀川市建立了湖泊濕地生態補水的水權水指標長效機制。銀川按照區域用水總量控制指標,開展引黃灌區農業用水以及當地地表水、地下水等的用水指標分解,在用水指標分解的基礎上探索採取多種形式確權登記。孫勝民認為水資源確權,是對黃河水有效利用的良好方式,也是對濕地生態水源補給的保障之一。

走進銀川濕地生態監測辦公室內,高鵬告訴記者,銀川建立了濕地數據庫,對於濕地生態可以做到實時監測,“這對銀川濕地保護管理乃至城市規劃方面均具有極其重要的參考作用。”

“這些年來,銀川制定了完備的生態用水規劃。”銀川市規劃編制研究中心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銀川先后編制了《銀川市濕地保護與合理利用規劃(2005—2006)》專項規劃,《銀川市濕地保護規劃(2007—2020)》長遠規劃,以及《銀川市濕地保護與利用戰略規劃(2016—2025)》,並將濕地保護納入了《銀川市空間規劃(2016—2030)》中。

探索濕地管護新模式,治沙與濕地保護並重

車輛行駛在平坦的公路上,兩旁的蘆葦隨風搖蕩,黃沙與碧湖相連。來自浙江的葉先生一家,在銀川市內租了輛車,自駕前往距銀川市約50公裡的黃沙古渡國家濕地公園。

黃沙古渡國家濕地公園是典型的一塊黃河河流濕地,位於銀川月牙湖鄉黃河東岸,毛烏素沙漠邊緣,其中濕地面積由黃河河流、泛洪平原濕地和月牙湖湖泊等組成,佔比近七成。每到假期,總會吸引不少游客前往。

近年來,寧夏及銀川市在濕地恢復建設和保護管理中,涌現出一批民營企業參與濕地公園建設和經營管理。“寧夏黃沙古渡國家濕地公園是由民營企業建設和經營管理的國家級濕地公園,這種建設管理模式,很有發展活力。”王曉萍說。

寧夏黃沙古渡生態建設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企業參與濕地公園建設的過程中,延續的是“治沙與濕地保護並重”的方針。

通過封育禁牧,退田還灘,以及在沙漠與濕地的邊緣種植紅柳、沙柳、花棒等植被,進行生物治沙,防止沙漠進一步擴大,基本遏制了沙地對濕地的侵害。而后進行合理的濕地建設,比如建立濕地管理站,修建保護圍欄、管護碼頭、瞭望塔、鳥類觀測亭等設施,黃沙古渡生態建設公司每年約聘用上百名周邊村鎮的農民來參與經營,他們的家庭收入來源也由種養殖向服務業變化。“隻有濕地的生態良性發展,我們的企業才能持續運營下去。”該工作人員說。

在外漂泊多年,市民張興祥選擇落腳銀川。他說,“放眼四圍,磅礡大氣的北塔湖,秀雅細膩的典農河,眾鳥歡會的寶湖……湖中有城,城中有湖,高樓明快的線條在水波浸潤下更添都市少有的嫵媚。”

採訪結束,駕車離開,搖下車窗,晚風從湖面吹來,一陣涼爽。根據銀川市濕地管理辦公室提供的數據,今年銀川市將進一步加強濕地生態保護修復,力爭年內實現濕地保護率達85%以上。

《 人民日報 》( 2019年05月06日 14 版)

(責編:閻夢婕、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