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

——獨龍族整族脫貧“二次跨越”紀實

2019年04月15日10:3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五彩的獨龍褂穿起來,歡快的民族舞跳起來!

  4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給雲南貢山縣獨龍江鄉的鄉親們回信,祝賀2018年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11日上午,總書記的信函送達獨龍江鄉,美麗的大峽谷雲開霧散,翠綠的獨龍江峽谷沸騰!

  2018年,獨龍江鄉脫貧出列,成為深度貧困的貢山縣第一個出列的鄉鎮,獨龍族整體脫貧。

  2018年,獨龍江鄉生產總值同比增長38%以上,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6122元,同比增長23%以上。就在10年前,獨龍江鄉農民人均收入還不到900元﹔2014年10月之前,鄉裡一年有半年大雪封山,全鄉整體處於貧困狀態。

  天翻地覆,獨龍江鄉的變化說不完。干部群眾說:是黨的堅強領導,尤其是十八大以來精准扶貧的英明決策,讓獨龍族這個“直過民族”實現了第二次歷史跨越!

  黨中央牽挂著獨龍族群眾

  編著獨龍毯,年過七旬的獨龍族婦女李文仕用獨龍語唱起了“感恩歌”。李文仕以前過夠苦日子,如今生活“比蜜甜”。

  1994平方公裡的獨龍江鄉,號稱“西南秘境”,是全國唯一的獨龍族聚居地。千百年來,獨龍族群眾住茅草房,過江靠溜索,出山攀“天梯”,狩獵捕魚,刀耕火種……直到新中國成立后,獨龍族才從原始社會末期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完成了社會制度的跨越。但峽谷深邃、雪山阻隔,到上世紀90年代,獨龍族同胞除了救濟糧補貼,還要靠挖野菜、打獵打魚貼補。

  黨中央一直牽挂著獨龍族群眾。1999年,在高黎貢山3000多米的雪線上,國家投資1億多元,修通了獨龍江簡易公路。2014年,投資7.8億元提升改建獨龍江公路,從鄉裡到縣城的車程縮短了7個小時。獨龍江公路上的高黎貢山隧道即將貫通時,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希望獨龍族群眾“早日實現與全國其他兄弟民族一道過上小康生活的美好夢想”。

  獨龍江人民的疾苦,也是地方黨委政府的“心病”。早在2010年,雲南省就對獨龍江鄉獨龍族啟動“整鄉推進、整族幫扶”,實施“六大工程”,投入資金13.15億元。

  全面小康一個民族不能少

  今年春節,獨龍江鄉迪政當村的青年木金輝,用手機在網上買了台鋼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馬正山在“代表通道”給中外媒體講了這個小故事。故事的背后,是獨龍江鄉便捷的4G網絡和現代物流,是青年人越來越多的發展機會。讀音樂學院的木金輝說,希望畢業后回家鄉,教孩子們學音樂。

  沿獨龍江北上,江邊用竹條圈起的小台地裡,一棵棵重樓含珠帶露,葉大梗壯。迪政當村黨支部書記斯小東介紹,鄉裡南部村寨種草果發了家,而北部的三個村不太適宜草果發展。斯小東“不服氣”地說:“種不成草果,這幾年我們移栽了200多畝重樓,精心伺候,四五年內一畝也能收入好幾萬!”

  2018年,獨龍江鄉貧困發生率下降到2.63%,1086戶群眾全部住進新房,所有自然村通硬化路,4G網絡和廣播電視信號全覆蓋。種草果、重樓,割蜂蜜,養獨龍牛,孩子們享受14年免費教育,各家都有“健康檔案”。這意味著,深度貧困“三區三州”之一的怒江州,脫貧攻堅啃下了“最艱難的硬骨頭”,獨龍族“一步跨千年”。在此過程中,獨龍族“老縣長”高德榮被授予“全國脫貧攻堅貢獻獎”,獨龍江鄉榮獲“全國脫貧攻堅組織創新獎”。

  全面實現小康,一個民族都不能少!圍繞“整鄉推進、整族幫扶”,雲南省成立專項領導小組,以上海市和國家相關部委扶持資金為支點,32個省級部門參與獨龍江鄉脫貧攻堅,怒江州裡派出100多人的獨龍江幫扶隊。

  在給總書記的信裡,獨龍江鄉黨委欣喜地報告:全鄉種植草果近7萬畝,產值743萬元﹔公路通百業興,全鄉一半以上的農戶都買了機動車﹔過去獨龍族群眾結繩記事、治病靠命,如今33名孤寡老人住進敬老院,小學生入學率、鞏固率和升學率均為100%,獨龍族有了第一位女碩士……

  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

  嘀嘟嘀嘟,孔當村村民木安英整理完家庭內務,拍照發到村裡“每日一晒”微信群,立刻收獲好幾個贊。她家門口貼著“進門請換拖鞋”,后面是個“笑臉”。

  如今,孔當村的各家戶主每天都會向微信群發家庭環境、脫貧致富小場景,這些“隨手拍”還能參加表彰獎勵。這項晒出精氣神的“孔當經驗”,已在獨龍江鄉推而廣之。

  家庭環境的“新面孔”,折射出獨龍江裡裡外外的新面貌。從2008年至今,全鄉清理垃圾、拆除違建,河邊路邊干淨整潔,大峽谷裡到處流水潺潺、花木扶疏。獨龍江鄉黨委書記余金成說,獨龍江之變最讓人高興的,是觀念的變化——大山裡辦農家樂的多了,科學種植養殖的多了。

  從2015年開始,雲南技師學院招收獨龍族學員,到“木雕之鄉”大理劍川學習雕刻。學員拎著行李來,不用花一分錢,通過技能鑒定后還能取得職業資格証。學員孔燕花感嘆:學院不但管吃管住,還配備了翻譯和心理輔導老師。學員孔小龍回到家鄉丙中洛鄉,從事古建筑門窗雕刻維修,月收入好幾千元。

  “咱獨龍江的草果以原生態出名,得培養村裡懂技術、有頭腦的年輕人走出去擴大銷售。”巴坡村黨總支書記木衛清說,“國家能幫的都幫了,咱也要爭氣,同心協力建設好家鄉!”

  口袋鼓了,獨龍族人民想得更長遠。高達93%的森林覆蓋率,原始完整的亞熱帶山地森林生態系統,都是獨龍江鄉的寶貴資源。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獨龍江鄉去年栽了1萬多棵樹,全鄉有生態護林員300多人,一年新增河道管理員185人,生態保護與脫貧攻堅比翼雙飛。

  獨龍族“老縣長”高德榮曾動情地寫下:“丁香花兒開,滿山牛羊壯,獨龍臘卡的日子,比蜜甜來比花香。高黎貢山高,獨龍江水長,共產黨的恩情,比山高來比水長。”讀了總書記給鄉親們的回信,老縣長又道出新感想: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我們一定按照總書記的要求“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獨龍族人民永遠跟黨走!(記者 張 帆 徐元鋒 楊文明)

(責編:吳隆重、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