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教育如何作為

2019年03月13日12:16  來源:中國教育報
 

  ■教育助力三大攻堅戰系列報道①

  編者按

  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准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重大政治任務,是2020年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迫切要求。

  要全面打贏三大攻堅戰,任務艱巨。圍繞教育如何在三大攻堅戰中有所作為,本報約請代表委員建言獻策,今天推出“教育助力三大攻堅戰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今年1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式,深刻分析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等領域的重大風險,其中諸多領域,與教育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教育能做什麼,應做什麼?”這些問題,引發在京參加兩會的代表委員們的深思。

  教育要守土有責守土盡責

  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要高度重視對青年一代的思想政治工作,完善思想政治工作體系,不斷創新思想政治工作內容和形式,教育引導廣大青年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自信,確保青年一代成為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臨時黨委書記張政文對此深有感觸:“當今世界,各類思潮交流交融交鋒頻繁,國內各種矛盾與問題交織疊加、集中呈現,互聯網成為輿論斗爭主戰場。一些高校對自己作為意識形態前沿陣地的重要地位理解不深,值得警醒。”

  張政文認為,高校不能有鬆懈念頭,要完善思想政治工作體系,引導學生全面系統准確地掌握馬克思主義,把碎片化理解上升為系統認識,並作為學習工作生活的基本遵循,“這是高校在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不二法門”。

  談及教育在防范重大風險中的作用,來自西藏的全國政協委員、昌都市第一小學高級教師扎西同樣有感而發。

  “如今在西藏廣袤的基層,最漂亮、最好的建筑是學校。”扎西說,“農牧民對教育的獲得感不斷增強,對生活的滿意度不斷提高,這對維護民族邊疆地區和諧穩定,意義重大。”

  “綜觀習近平總書記關於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講話,我們可以清晰地領悟到八個字:守土有責,守土盡責。”全國政協委員、東北大學校長趙繼說。

  “風起於青萍之末,防范化解重大風險,需要我們從細微處著眼。把自己的事辦好,教育必將對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作出有力貢獻。”全國政協委員、廣西民族大學校長謝尚果說。

  為國家科技安全貢獻力量

  近年來,我國在科技領域取得巨大成就,但在很多方面,離世界先進水平還有很大差距。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海洋信息中心主任何廣順對這種差距感受明顯。每次拿到最新的海洋監測數據,他們不能通過衛星立即傳送,而是要將數據裝在U盤裡,或者打印出來傳遞。“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何廣順苦笑。目前,我國的海洋監測設備仍然比較依賴進口,為了保密,他們隻能用原始的辦法傳送信息。

  這種差距,對我國的國家安全構成重大威脅。除了奮力追趕世界先進水平,還有沒有別的途徑?

  “科技領域的某些重要突破,可以筑牢國家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籬笆。”全國政協委員、運20飛機總設計師唐長紅說。

  我國進入信息化時代較晚,相關產業均建立在發達國家的理論和技術基礎之上,信息安全面臨巨大挑戰。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常務副校長潘建偉團隊刻苦攻關,在量子通信和量子計算機領域取得重大突破,為我國的信息安全貢獻巨大。

  “這就是彎道超車。”全國政協委員、上海交通大學校長林忠欽說,“在盡力追趕之外,如果能在基礎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就有望建立從理論到技術全新的產業形態,擺脫受制於人的局面。”

  不僅如此,在代表委員們看來,對一些傳統安全問題,重大戰略性科學技術的突破,也有深遠意義。

  能源安全是國家戰略安全的重要基石。如今,我國的原油對外依存度已接近7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大幅攀升至45.3%,面臨嚴峻安全形勢。2017年,我國在南海試採可燃冰成功,標志著可燃冰科技水平達到世界一流。

  可燃冰試採工程首席科學家盧海龍,正是來自北京大學的教授。一組數字也可以說明高校的科研力量。2018年度的國家科學技術獎三大獎評選中,共有113所高校作為主要完成單位獲得三大獎通用項目185項,佔通用項目總數的82.6%,連續4年佔比超七成。

  全國人大代表、電子科技大學教授堯德中說:“擁有這樣的科研實力,我們有理由期待高校從國家戰略的角度投入研發,走前人沒走過的路,為我國發展闖出新天地。”

  梳理應對教育領域風險隱患

  相對於其他類型學校,高校的社會關注度更高,承受的輿論壓力也更大。趙繼認為,這種關注度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使高校獲得各種社會資源,另一方面也讓高校有一點風吹草動,就能引來輿論的滔天巨浪。

  “比如學術不端、校園貸、個別極端事件等,放在全系統裡看比例並不高,但一旦曝光,整個高校系統的形象都會受到影響。”趙繼說。

  採訪中,不止一位代表委員表示,高校要梳理出自己可能面臨的重大風險,有針對性地制定預案,提早開展工作。

  謝尚果舉例,在改革發展的過程中,很多高校都存在債務。這些債務中,哪些是良性的,哪些是面臨風險的,需要一一梳理,避免問題集中爆發,引發更大的風險。

  張政文則建議,要加強對教育領域重大風險的基本類型、基本規律、發展趨勢等的研究,加強辨析、防范、遏制、化解能力。同時要加強制度機制建設,接入國家應急體系,加強信息對稱和及時溝通,形成工作合力。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趙進東希望,不論人文科學還是自然科學,都要重視原始創新和基礎研究,因為“科學的一個特點,就是它的獨特預見性,你做得越好,你能帶來的前端判斷就越准確,能做的准備就越充分。”

  趙繼對此深感認同。他以基因編輯技術舉例,“因為我們在基因編輯上有足夠的研究,對其中可能帶來的技術風險、倫理風險就有充分的預判和輿論准備。這樣當極端的事情出來后,我們就能迅速將其控制在一個孤立的事件上,將風險化至最小。”(高毅哲 焦以璇 董魯皖龍)

(責編:穆國虎、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