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盡長河浪有聲

——沿黃九省區同飲一河水共護母親河

2019年03月13日10:25  來源:寧夏日報
 

  源頭  青海篇

  讓黃河源頭“千湖美景”永駐

  ——訪全國人大代表、果洛藏族自治州州長白加扎西

  地處黃河源頭、被譽為“千湖之縣”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境內曾經分布了大小4000多個湖泊。上世紀末曾經有一半多瀕臨干涸。如今,這一片區域的湖泊數量已經恢復到近20年來數量最多、水量最豐沛的狀態。

  這是青海省委、省政府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扎扎實實推進生態環境保護”重大要求,堅持不懈實施三江源生態環境保護和建設的結果。

  全國人大代表、果洛藏族自治州州長白加扎西說,果洛藏族自治州地處三江源區、“中華水塔”的核心地帶,作為三江源國家公園先行試點區域,縣域內78.01%的國土面積被納入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近年來,果洛州高質量實施三江源生態保護建設一期和二期規劃等重大生態建設工程,不斷強化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態系統保護建設,生態環境持續向好。

  項目區草原植被蓋度平均提高了12個百分點,其中黑土灘治理區植被蓋度由20%增加到80%,草地平均產草量有所增加。黃河源頭扎陵湖和鄂陵湖面積較4年前分別增大了17平方公裡和10平方公裡,黃河源頭再現波光粼粼、星羅棋布的千湖奇觀。黃河源年平均出境水量增加59億立方米,而且水質始終保持優良。野生動物種群明顯增加,隨處可見藏野驢、藏原羚、熊、狼、狐狸等野生動物,在班瑪縣境內還出現了雪豹。

  白加扎西說,“我們將牢記習近平總書記‘保護好三江源,保護好中華水塔,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的殷殷囑托,牢固樹立‘綠色感恩、生態報國’理念,在全社會營造人人高度關注生態、積極奉獻生態、傾力保護生態、全力發展生態的濃厚氛圍。著力實施好三江源生態保護建設等重大生態工程。大力推進環境連片治理、美化家園行動和三江源清潔工程。集中精力扎實推進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工作,努力推動生態文明建設取得新成效。”(青海日報記者 宋明慧)

  上游  寧夏篇

  打響新時代黃河保衛戰

  ——寧夏代表團呼吁保護母親河改善水生態

  大河如游龍,山水入襟懷。

  春日晴空下,賀蘭遠眺,長河安瀾。沿河兩岸,高低錯落的城市與恬淡悠然的村落共同繪就一幅醉人的油彩畫卷。

  黃河流經寧夏397公裡。黑山峽谷,峭壁擎天,桀驁不馴的黃河流入寧夏境內收斂了“暴躁”的急性子,沖刷出“天下黃河富寧夏”的塞北平原。

  從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寧夏各族人民以敢教日月換新天的精神氣概,掀起千軍萬馬、大干水利的建設高潮,疏浚河渠、筑堤置閘,在寧夏大地樹起了一座座水做的“豐碑”。

  黃河寧夏段青銅峽和沙坡頭兩大集灌溉、發電、防洪等效益為一體的水利樞紐工程,如同“別”在黃河上的兩枚“紐扣”,豐時調蓄、枯時開源,結束了青銅峽灌區、衛寧灌區兩千多年來無壩引水的歷史。幾十年光陰荏苒,兩座大壩站在時光深處,一直兢兢業業、忠於職守,滋養著塞上江南的富庶與繁華。

  黃河水脈,流潤百業。

  遍布寧夏的灌排體系工程大幅提升農業供水保障能力,為全區糧食生產實現“十五連豐”和農民持續增收做出了突出貢獻。

  揚水工程,在寧夏山區形成了一條“水往高處流”的人工水脈,將千年黃河水引上高原,上百萬飽受缺水之苦的山區貧困群眾體味到了幸福之水的甘甜,在亙古旱塬上樹立起一座反貧困史的豐碑。

  得益於母親河的滋養,遍布全區、阡陌縱橫的渠系如同毛細血管一般,織就了一張巨大的水網,母親河的乳汁流淌進千溝萬壑,潤澤寧夏山川。寧夏近90%的水資源來自黃河,所有河流、湖泊的水最終都匯入黃河。59%的耕地用的是黃河水,77.7%的人吃的是黃河水。一條條水脈,蜿蜒徐行,潤澤千裡,如同連接母親河與寧夏大地之間的一條條臍帶,生命相依,無法割裂。

  邁進新時代,黃河寧夏段開發保護翻開新篇章。

  2017年7月,寧夏召開總河長第一次會議,吹響全面推行河長制的“號角”,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峰擔任總河長,自治區主席咸輝擔任副總河長。全區3670名河長、228名湖長守護全區804條河道、118個湖泊健康安寧,構筑起區市縣鄉村五級河長全覆蓋網絡。

  寧夏啟動清河專項行動,全面禁停黃河河道採砂,開展集中專項整治,全面取締黃河干流工業企業直排口,綜合治理入黃排水溝,完成36個城鎮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推動工業園區污水集中處理,黃河干流寧夏段22年來首次連續15個月保持Ⅱ類優水質,全區劣Ⅴ類地表水全部清零,15個地表水國考斷面水質達到或高於國家考核標准。

  2018年4月,石泰峰從中衛市北長灘的黃河寧夏入口段到黑山峽、清水河、黃河大峽谷、苦水河、羅家河,再到位於黃河寧夏出口處的黃河水利委員會駐寧夏石嘴山水文監測站,一路沿黃河順流而下,一條河一條河、一條溝一條溝實地查看,深入了解入黃重點河溝水質污染情況,了解黃河保護治理情況和重點水利工程規劃建設情況。

  石泰峰指出,黃河滋養了寧夏大地,哺育了寧夏人民,如果我們不能保護好治理好黃河,就對不起黃河。要扛起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責任,用保衛黃河的精神保護好母親河,用實際行動維護母親河的健康安全。

  受寧夏地域小、底子薄、財政收入等因素影響,水污染治理工作捉襟見肘、舉步維艱,在城鎮和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管網建設、農村水污染防治和人居環境建設等方面,存在較大“短板”和弱項,亟需因地制宜,形成標准化、規范化的水污染治理技術及運營模式。

  寧夏代表團建議,加大對寧夏平原水環境污染治理工作的政策、資金和技術支持力度,建設專項治理項目,幫助指導建立西北地區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補償機制,全力推進母親河水環境整治,確保寧夏水環境質量得到明顯改善、下游地區水環境安全,實現“水清岸綠、魚翔淺底”的美好願景。(記者 李東梅 周一青 張文攀 姜 璐)

  中游  內蒙古篇

  建立沿黃省區生態保護共治共享機制

  ——訪全國人大代表、內蒙古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波

  黃河以如椽巨筆、揮水如墨,在內蒙古境內寫下大“幾”型的脊梁,孕育出豐饒的河套平原,傳承著古老的農耕文明,留下了壯美的大自然印記。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更是祖國北方的生態廊道,沒有黃河,北方沿黃的這些城市如同無本之木,不可能存在。”3月8日,全國人大代表、內蒙古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波說。

  王波曾經在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工作過。巴彥淖爾系蒙古語,意為“富饒的湖泊”。10年前,王波曾經主政那裡,擔任巴彥淖爾市長。那座黃河穿城而過的西北小城,得益於黃河水的恩澤與滋養,成就了河套平原的富庶與繁華。

  王波深知黃河對於一座城市、一個地區的意義。“中國北方的沿黃城市,比如蘭州、銀川、包頭等等,這些沿黃城市沒有黃河就存在不了,沿黃的人口也不可能生存。”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王波說,從黃河內蒙古流域情況看,現在仍然面臨著生態環境比較脆弱,生態保護壓力大,污染防治任務重等情況,保護機制和區域合作機制需要中央頂層設計完成,建議國家盡早開展沿黃流域生態環境普查評估工作,建立沿黃省區的生態保護共治共享機制,跨省區的生態保護治理共享機制,中央加強黃河沿岸生態建設的支持力度,把黃河生態經濟帶的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內蒙古廣播電視台記者 劉濤)

  下游  河南篇

  推動黃河生態帶上升為國家戰略

  ——訪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水利廳廳長孫運鋒

  “黃河流域是我國的糧食核心區、生態保護區,同時擁有豐富的能源資源,以全國2%的河川徑流量,養育了全國12%的人口,灌溉了全國15%的耕地,為50多個大中城市提供水源,同時創造了14%的國內生產總值。”3月7日,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水利廳廳長孫運鋒建議,加強省級聯動,推動黃河生態帶上升為國家戰略,與長江經濟帶南北呼應。

  “當前黃河流域在發展中存在一些突出的問題和瓶頸,其中之一便是水資源的供需矛盾日趨突出。”孫運鋒表示,黃河流域屬於極度缺水地區,同時黃河流域的洪澇災害依然嚴重,歷史上三年兩決口百年一改道,旱災更是十年九旱。此外黃河徑流區域水土流失嚴重,水沙調控體系不夠完善,黃河流經黃土高原,在處於下游的河南和山東段都屬於地上懸河。此前,黃河干流上曾規劃了7座水利樞紐,到現在還有3座沒有建成。

  孫運鋒稱,黃河橫跨中國極度缺水的西北地區和華北地區,大部分流域都處於干旱、半干旱地區。黃河流域的生態修復不易,生態保護和修復的任務繁重。當前,加強黃河生態帶建設面臨機遇,長江經濟帶、淮河生態經濟帶、漢江生態經濟帶等4個流域的協同發展戰略都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鑒於此,構建東中西部黃河上中下游協同防護的黃河保護生態帶是符合趨勢的。

  “黃河沿岸的9個省區目前都在爭相布局大型項目,截至目前,黃河沿岸九省區在黃河流域布局了水資源配置、生態修復等大項目,黃河生態帶建設已引起各方關注,逐步成為大家的共識。”孫運鋒建議,加強省際協調聯動,推動黃河生態帶上升為國家戰略,形成與長江經濟帶南北呼應、共同支持的全國高質量發展的新軸帶。此外,他建議制定完善黃河保護的相關法規體系,以強有力的法制體系保障黃河成為安瀾之河、健康之河、惠民之河、美麗之河。(河南大河網記者 宋向樂)

  入海口  山東篇

  共同把黃河的事情辦好

  ——訪全國政協委員、山東作家王樹理

  萬裡黃河一路奔騰跌宕,在穿越無數的山川、城市和村庄后,由山東東營匯入大海。

  這是一片令人贊嘆的景象:在地處黃河入海口的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可以看到河海交匯的雄渾、長河日出的壯闊、魚鳥家園的生機勃勃,可以讓人仔細體味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好。

  這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達1530平方公裡,74%的面積是濕地,每年有近600萬隻的候鳥飛到這裡繁殖棲息,被評為“中國六大最美濕地”。而30多年前,這裡因黃河斷流的影響,淡水匱乏、海水倒灌,生態環境不斷惡化,成為一片寸草不生的鹽鹼地。

  兩水藍黃白雲伴,千秋惠澤大無疆!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之變,就是黃河在齊魯大地上生態變化的真實寫照。黃河山東段,由東明縣入境,在墾利縣入海,河道長628公裡,涉及9個市、26個縣區。

  這場始於70多年前的人民治理黃河行動,讓山東建成了較為完善的防洪工程體系,戰勝了歷年洪水,實現了伏秋大汛歲歲安瀾,為山東人民筑起了安全屏障。特別是近年來,通過實施跨流域調水,開展引黃保泉、引黃濟煙、南四湖生態補水和向黃河三角洲生態調水,密切了山東省同河北、天津等省市的關系,為黃河三角洲高效生態經濟區和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兩大國家發展戰略的實施提供了水資源支撐,有力地促進了山東沿黃及相關地區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2018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到山東考察時強調,良好生態環境是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基礎,要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把“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印在腦子裡、落實在行動上。山東省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山東考察時的重要講話精神,凝心聚力,共謀山東黃河治理開發與管理事業新發展,共同把黃河的事情辦好。

  王樹理說,他曾參加過“保護黃河萬裡直播行動”,從黃河入海口開始,走過黃河沿途的20多個站點,親眼看到黃河治理今非昔比,也深刻感受到,黃河流域水資源條件先天不足,生態環境脆弱。在擔任第十二屆及本屆全國政協委員的7年時間裡,他一直關心關注“保護黃河”,前后共向大會提交了9件相關提案。今年他建議加強黃河兩岸的植被保護,尤其是對黃河兩岸種植經果林的農民給予一定扶持,讓經果林綠染黃河的同時助農致富﹔爭取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盡快開工,同時盡快出台相關的法律法規,進一步加強對黃河及其周邊生態環境的保護,讓我們的母親河永遠健康。(大眾日報記者 趙洪杰 齊靜)

<p>  <p  align=

黃河流域的綜合治理,讓黃河之水造福百姓。 記者 王猛 攝

<p>  <p  align=

黃河沿岸,美麗盛景。記者 王曉龍 攝

<p>  <p  align=

沙坡頭水力樞紐。記者 王猛 攝

(責編:穆國虎、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