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雪無阻!野冰場上“老哥們”少年范

2019年03月12日11:49  來源:新華網
 

  3月的沈陽已告別嚴冬。隨著氣溫升高,沈陽勞動公園人工湖的冰面上逐漸鼓起了一個個冰疙瘩,這是冰面即將融化的信號。王大明和“老男孩”們的冰球季又要結束了。

  沒有平整的場地,澆冰抹縫全都靠自己動手﹔沒有擋板,隻能堆一圈雪圍成場地﹔沒有球門,就擺兩隻鞋作為目標。就是這樣有些簡陋的野冰場,六七十歲的“老男孩”們會風雪無阻地前來“打卡”。

  “一到冬天,我的全身心就都投入到冰球上面了。老伴叫我去海南過冬,我不去。女婿要帶我去成都玩,我也不去。冬天我哪也不去,就在沈陽!”王大明說。

  遲到的啟蒙:69歲的冰球“小將”

  王大明今年69歲,出生在黑龍江,冰齡很長,球齡卻不過十年。“我們家其實是冰球世家,我的三個弟弟年輕時候都是牡丹江市隊的專業運動員,最好成績好像拿過全運會銀牌。當時一提牡丹江三兄弟,各市隊都知道。如果要是舉行個家庭冰球賽,我們家肯定能拿冠軍。”

  雖然家裡有打冰球的傳統,可王大明的長項是速度滑冰,早年拿過沈陽市少年男子組全能第一名。從開原機床廠退休以后,他沒事就到沈陽南湖公園冰場滑冰。當時,南湖公園由於地處沈陽市中心,湖面寬闊平整,到了冬天,喜愛冰上運動的市民常聚在這裡鍛煉身體,其中就有幾個愛打冰球的老大爺。王大明在滑冰的時候也偶爾看看冰球場的熱鬧。

  沒過多久,他在弟弟的慫恿下開始玩起了冰球。

  “有一次我去日本,准備買雙好點的滑冰鞋。弟弟聽說后就跟我說,你滑那玩意一圈一圈跟拉磨似的有啥意思,玩冰球吧!這樣我就改買了雙冰球刀,這樣開始了冰球生涯。”王大明回憶說,沒想到這一玩就再也放不下了。

  冰球聚起的“老男孩”

  “真是舍不得。今年冬天本來冷得就晚,暖和得又這麼早,我們得少打了小半個月。”望著即將和冬季一起消融的野冰場,王大明念叨起來。和他一樣舍不得的還有其他20多個“老伙伴兒”,他們在一塊面積不大的冰面上滑行、盤帶冰球,就像一群舔著雪糕棍上最后一點奶油不忍丟掉的孩子。

  王大明剛打冰球那會兒,來勞動公園玩冰球的隻有三五個人,后來不知怎麼就成了氣候,不少人左打聽右打聽都聚到這兒,現在已經有三十多人了。

  “我們這個隊裡最小的也已經五十六七歲了,最大的已經74歲了。其中工人佔大部分,也有教授、國家干部、警察、技術工程師之類的。”王大明介紹說,隊員們的基礎也是參差不齊,像他一樣從小滑冰的並不多。“我們隊的孟凡喜退休之前連冰都沒滑過,就是看著我們在這打有意思就加入進來了。剛開始玩的時候,就是看你買什麼樣的鞋,我也買一雙,然后跟這個借個杆,跟那個借個頭盔。大家相互幫助。”

  隨著隊伍不斷壯大,成立一支球隊逐漸成了大家共同的願望。王大明說:“當時有媒體報道我們,用的‘老男孩’這個標題,我們感覺既展現出我們在冰場上馳騁的勁頭,也符合我們在一起打球的樂趣,所以就叫老男孩冰球隊了。”

  想去北京看冬奧

  老男孩隊成立以后,變化立竿見影。“我們現在規范多了。不像以前,來了之后換上衣服就打。現在隊長領著大家先一起做准備活動,肩部、肘部、腰部都活動開,然后才分組對抗。”王大明說。

  冰球是一項激烈的冰上運動,節奏快、對抗猛,容易受傷。為了盡量避免大伙在打球時發生意外,王大明沒少費心,每次都跟老伙伴們強調盡量減少身體接觸。“真不敢撞,撞一下一個月起不來。”他也想過給隊員們上個意外傷害險,問了保險公司才知道,過了60歲就不給上了。

  好在隻能滑野冰的狀況在今年冬天很可能得到改善。“我們已經通過隊員和工業大學建立了聯系,他們學校有一支隊伍,場地也很正規。今年冬天我們准備和他們去交流交流,在正規場地上展示我們老男孩的威風。”

  雖然球齡不算長,但王大明看球的年頭可長了。

  “當年我弟弟他們在牡丹江打球的時候,基本上我場場不落。有時候拽著老伴。她懷著我姑娘的時候,有次為了看冰球,走得急,在樓梯上滑下來,把腰都磕了。”王大明說,當年都是室外場地,“在外邊凍得直哆嗦,跺著腳,一個多小時呢”。

  這兩年國內能看到北美冰球職業聯賽了,王大明讓女婿在手機上下了個央視的APP,電視上看不到就在手機上看。“看不著不得勁兒,心裡痒痒。”

  說起將要在北京舉辦的2022年冬奧會,王大明更是掩飾不住期待:“等到2022年冬奧會的時候,我一定要去北京。帶著小外孫現場看一看咱們國家隊的冰球比賽,也培養培養下一代。”(記者張逸飛、沈楠、肖亞卓)

(責編:穆國虎、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