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質疑博士教育不能隻憑印象

2019年03月12日11:20  來源:中國教育報
 

  “每隔一段時間,社會上就會出現‘中國博士研究生規模全球第一’‘授予博士學位的高校數量世界第一’的說法。這可不是夸我們,而是借此說我們‘虛胖’,隻圖臉面,隻要數量不要質量。但是這個說法,卻徹徹底底是個謠言!我們作為教育界的委員,有必要加以澄清。”在全國政協教育界別小組討論會上,全國政協委員、西北工業大學黨委書記張煒說起此事,有點激動。

  張煒表示,目前我國年度博士學位授予的絕對量僅為美國的30%,每百萬人口中的年度新增博士僅為美國的7%。2009年至2017年,我國博士畢業生年均增長1.8%,低於美國同期增幅。2017年,我國博士畢業生5.8萬人,比美國1970年的水平還低。

  客觀而言,在10年前,我國博士教育確實存在重視規模而忽視質量的問題。根據2007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當年全國招收博士生5.80萬人,畢業博士生4.14萬人,而2002年全國招收博士生隻有3.83萬人,畢業博士生1.46萬人。也就是說,畢業博士生在5年間增加了近2倍。這自然會引發對博士教育質量質疑。后來,我國嚴控博士招生規模,並提高對博士質量的要求,2017年全國招收博士生8.39萬人,而畢業博士生隻有5.8萬人。從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間,我國每年畢業博士生隻增加了1萬。這說明博士質量控制得到重視。張煒說的2009年到2017年的博士畢業生增幅不高,是事實,但之前擴招過快給公眾留下的印象極為深刻。

  因此,輿論對我國博士教育的質疑,主要還是憑印象,而沒有具體分析過去10年來我國博士教育在提升質量方面做出的努力。當然,高校也應該有虛心面對質疑的態度,要反求諸己,查找博士教育中存在的問題,比如,我國一些地方本科院校,不安於自身辦學定位,盲目追求上層次,申請博士點,以舉辦博士教育作為學校提升水平的標志,這既影響本科教育質量,又讓博士教育有一定泡沫。還比如,多年前,我國一些研究型大學,想擴大研究生教育規模,提高博士生佔所有在讀學生的比例,在師資不足的情況下,擴大博士招生規模,一個導師同一時段帶的博士生、碩士生好幾十個,這自然引起輿論質疑。當然,這種情況現在已經大有改觀。由於能招博士的博導很多,有的博導招博士已經變得困難。

  與發達國家的博士教育相比,單純比數量和規模,由於學位授予體系不同、社會經濟發展情況不同,並無多大意義。比如,美國高等教育實行自主辦學、自授學位,學位由專業機構認証和社會認可,美國大學實行學術自治、教授治校,導師在博士招生、培養、學位授予方面有很大自主權,是用導師的教育聲譽和學術聲譽保障博士培養質量。同時,美國社會已經形成“能力社會”,社會的學歷情結不濃,讀博士者不是為了獲得一紙高文憑,而是出於發展自己的興趣和提高能力。我國應該借鑒發達國家大學提高博士教育質量的具體管理制度和評價制度,比如,應給大學更大的自主權,推進大學進行現代化治理,完善導師制,建立科學的博士教育質量保障體系等。(熊丙奇 作者系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責編:穆國虎、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