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固原博物館

絲路重鎮 文明交響(你所不知道的一級館)

記者禹麗敏 朱 磊

2019年03月12日10:3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北周李賢墓出土的凸釘玻璃碗

  北魏漆棺畫

  北周李賢墓出土的鎏金銀壺 本文圖片均由寧夏固原博物館提供

  “外阻河朔,內當隴口,襟帶秦涼,擁衛畿鋪”,位於寧夏南部的固原,自古以來就是關中通往塞外西域的咽喉要道,也是中原農耕文化與草原游牧文化的結合地帶。絲綢之路興起后,固原作為絲路東段北道要道,發展成四方輻輳、各族交融的國際化大城市。寧夏固原博物館以其歷史完整、獨具特色的館藏,生動展示了固原地區悠久燦爛的文化。

  藏品有序 彰顯文明脈絡

  車輛停駐在固原市原州區西城路133號,映入眼帘的一座典雅的中式建筑,便是寧夏固原博物館。該館1988年落成開放,館藏文物2萬余件,時間跨度自遠古至明清,其中國家一級文物123件(組),國寶級文物3件。藏品以春秋戰國時期北方系青銅器和北魏、北周、隋唐時期絲路文物最具特色。

  博物館基本陳列《千年固原 絲路華章》分為五個單元:第一單元“文明序曲”,展示史前時期固原豐富的文化遺存,包括石器、陶器、骨器等。第二單元“華戎交響”,重點展示先秦時期的大量青銅器。第三單元“蕭關紀頌”,體現秦漢時期固原作為西北重鎮的地位。第四單元“金石鴻篇”,再現了南北朝至隋唐時期,固原作為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關口,多元文化兼容並蓄的盛景。第五單元“邊塞詠嘆”,反映宋代以來固原從商貿重鎮逐漸變成軍事要塞。

  行走其間,我們深深地感到,如若不了解固原地區的歷史變革背景,可能會折損觀賞效果。

  石針、石錘、石矛……各種遠古人使用的石器將我們的思緒拉向遠方。固原是我國早期人類活動的地區之一。2002年,考古學家在固原市彭陽縣嶺兒、劉河等地,發現了舊石器時代晚期遺址。該遺址的發現,將固原地區有人類活動的歷史,向前推進了2萬年左右。

  “先秦時期,固原是北方游牧民族西戎的活動區域,周人和秦人興起時,周人曾多次發起戰爭,最終固原歸入周的統轄范圍。公元前272年,秦昭襄王滅義渠戎國,建朝那縣,並在固原等地修筑長城以拒胡。”博物館講解員小劉介紹。

  秦漢時期,固原地區進入統一王朝版圖。秦始皇下令修筑馳道,在烏氏縣設瓦亭關,朝那縣設蕭關。漢武帝時始筑高平城。張騫“鑿空”后,途經蕭關古道絲綢之路的貫通,極大促進了固原地區中西文化交流和民族遷徙融合。

  南北朝時期,各地游牧民族紛紛內遷,形成民族和文化大融合的局面。北朝至隋唐時期絲綢之路空前繁榮,固原是主要樞紐之一,東西方往來的商人、使者均匯聚於此。“唐代安史之亂的叛軍首領安祿山和史思明均來自中亞粟特地區,史思明和固原地區所發現的史姓家族屬於一脈相承。民族交融的脈絡,由此可見一斑。”博物館館長王效軍說。

  國寶璀璨 述說融合之美

  在“金石宏篇”展廳,記者的目光被牆上一塊色彩赭紅的棺木吸引。“這是北魏漆棺畫,我們館裡三大鎮館之寶之一。”講解員小劉說。

  北魏漆棺畫1981年出土於固原市西郊鄉雷祖廟村的一座北魏夫婦合葬墓中,出土時棺木已經完全腐朽,隻留下一層薄薄的漆皮,經專家拼對復原后,再現了棺蓋、左、右側檔、前檔四部分漆棺彩畫。棺蓋為兩面坡式,前高寬,后低窄,這是鮮卑民族棺木的重要特征之一。棺蓋中央繪有一條金色水渦紋長河,河中點綴著仙鶴,象征天河。天河兩側飾有纏枝卷草紋和人面鳥身的仙人形象。天河頂端左側有一紅色太陽,右側有一白色月亮,其下方各有一座房屋,屋內分別坐著一男一女,據其文字推測為“東王父”和“西王母”。

  棺前檔正中畫著身穿鮮卑族服裝的墓主人像,一手持杯,一手執麈(zhǔ)尾,兩側站立著侍從,畫面下方繪有兩個站立的菩薩。棺側檔的畫面分上中下3層,上層以連環畫形式繪制中原傳統孝子故事,但人物均著鮮卑服裝,每幅圖之間以三角形火焰紋相隔。中部為波斯著名的連珠龜背紋圖案。下層描繪了鮮卑武士策馬狩獵的場面。

  “這位鮮卑人的漆棺畫融合了非常豐富的文化元素,反映了北魏時期各種民族大遷徙文化大融合的社會背景,也為了解北朝繪畫藝術及髹漆技藝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依據。”王效軍說。

  另兩件鎮館之寶是出自李賢夫婦合葬墓的鎏金銀壺和凸釘玻璃碗。李賢是北魏、西魏、北周的三朝元老,屢立戰功,和北周皇室的關系極為密切。1983年,固原縣南郊鄉深溝村發現李賢、吳輝夫婦合葬墓,出土文物豐富珍貴。

  鎏金銀壺是通過絲綢之路傳到中國的薩珊風格金銀器。壺通高37.5厘米,最大腹徑12.8厘米,重1.5千克。表面鎏金,環形單把,把上方鑄一高鼻深目、戴貼發軟冠的人頭。細長頸,腹部圓鼓,頸部與腹部連接處、束腰處及底座均飾有凸起的圓珠組成的聯珠紋。壺腹部捶揲出男女3組人物圖像,構成一幅連續的古希臘神話故事。“此壺是波斯薩珊系金銀器在中國的重大發現,它的面世將固原、中亞、希臘聯系到一起,堪稱東西方文化交流中的藝術精品。”王效軍講解道。

  鎏金銀壺旁邊擺放的便是凸釘玻璃碗。其造型精美,晶瑩剔透,器形完整。碗高8厘米,口徑9.5厘米,最大腹徑9.8厘米,重245.6克。直口,矮圈足。內壁光潔,外壁飾以凸起的圓形裝飾。整器呈碧綠色,內含分布均勻的小氣泡。根據玻璃碗的成分和裝飾判斷,它是典型的薩珊王朝制品。該玻璃碗紀年明確,對確定同類制品的年代具有標尺作用。

  古城巍峨 見証邊塞風雲

  “邊塞詠嘆”展廳展現了從宋夏金至元明清時期固原地區的歷史文化。北宋時,寧夏南部地區是宋夏交界之地,固原屬於北宋政權管轄。西夏和北宋之間曾發生了三場大規模戰役,其中“好水川之戰”和“定川寨戰役”均發生在固原地區。展廳裡陳列的各種兵器,讓我們感受到戰場厮殺的壯烈。這兩場戰役均以北宋的失敗而告終,至此宋夏對峙的格局基本形成,並且持續了近200年。

  元代安西王府設於六盤山開城,固原的地方政權建制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明清時期固原作為邊塞重鎮,大量屯兵筑防。博物館裡有一座復原的清代固原城模型,展示了經過歷代修葺的固原古城的完整形貌。古城整體呈“回”字形布局,地勢西北高、東南低,東依清水河,猶如“金龜吸水”。其內外城門共計十道,外城門四道,分別為南“鎮秦”、北“靖朔”、東“安邊”、西“威遠”。據介紹,始建於漢武帝時的固原古城是內城,北周時期,在內城外圍修筑了城郭,從而奠定了固原城“回”字形的布局。北宋時期又修筑了瓮城及馬面。明萬歷年間,石茂華認為“土筑不可垂遠”,在固原城外以磚加包,成為古代北方屈指可數的“磚包城”之一。清末以來,由於戰亂、地震等破壞,古城建筑大多損毀,現隻保存了外城西北角和內城西南角的一小段。

  在展廳結尾處,擺放著一組清代“三關口筑路碑”。碑文由晚清官員、書畫家吳大澂(chéng)撰寫,書體為“八分書”,內容主要是頌揚涇、慶、平、固觀察使魏光燾率領將士修筑三關口道路的功績。此碑乃吳氏書法藝術難得的實物資料,也是寧夏唯一的“八分書”碑刻。

  參觀完固原博物館,我們專程去尋找內城西南角殘缺的古城牆。在土牆下徘徊幽思,仿佛穿越了歷史。特殊的地理環境孕育了固原獨特而多元的地區文化。在當今時代,曾經的絲綢之路重鎮固原,煥發出新的生機。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03月12日 第 11 版)

(責編:穆國虎、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