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閱讀是一次探險……

2019年03月11日11:56  來源:中國教育報
 

  《眼睛看不見的智慧》插圖

  我們生活在一個急劇變化的時代,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這個時代,信息過載是常態,越淺的東西傳播越快。各種終端涌來的信息,就像一場迫不得已的集體狂歡。這個時代,機器算法初露崢嶸,人工智能加速演化。人類正被自己的創造物帶向一個難以預料的未來,一個被期待也被詛咒的美麗新世界。這個時代,新技術與新思維層出不窮。區塊鏈支持的去中心化信用機制,必將深刻影響甚或顛覆人類已有的教育、政治、經濟和社會形態。

  這個時代的孩子是不幸的,他們被巨大的信息噪音包圍,擾亂了成長的寧靜,孩子們被成人世界過強的競爭意識帶向了輸不起的起跑線。放飛心靈的世界尚未打開,就因輸贏、分數、攀比和焦慮變成了心靈的囚室,越來越多的孩子變成了喪失好奇心的小大人。這個時代的孩子又是幸運的,他們成長於一個嶄新的文明地平線,有機會目睹人類的生物智能與機器的非生物智能的有機融合。一種新的文明或將在不遠的將來誕生,這個時代的孩子很可能會成為那個文明的見証者和催生者。

  在這樣的時代,必須重新思考孩子的成長,尋找引領成長的有效辦法。成長,特別是有趣味和有創造性的成長,離不開閱讀。

  為什麼閱讀?不能把閱讀等同為吸收信息或獲取知識,更不能將閱讀僅僅理解成語文學科的事情。閱讀,是人類利用文字符號理解和建構世界的不二路徑。閱讀,以及由閱讀激發的生命經驗的涌動與豐富,是阻止機器算法破壞人類尊嚴的天然屏障。人是會思想的蘆葦,以閱讀促進思維,是閱讀的關鍵目的。

  閱讀什麼?信息過載的時代,必須為孩子的閱讀做“有思想的減法”。減去非優質讀物,減少機械呆板的程式化閱讀。閱讀經典,是閱讀的最佳選擇。每一本經典都是一個精彩的世界,那裡有美、有見識、有思想的光輝。閱讀經典,讓孩子沉浸其中,遇見富有想象力的人或事,遇見未來更好的自己。

  怎樣閱讀?淺閱讀導致人的淺薄,深閱讀成就人的思想。深入閱讀一本經典,勝過瀏覽十本名著。深閱讀是一次探險,讀者、文本與作者將構成一道情感共鳴和思想交織的獨特風景。深閱讀是一場對話,一個心靈與另一個心靈在沖突或和解中,認識他者也認識自己。深閱讀是一種自由,閱讀者拋棄功利拒絕說教,讓精神在無拘無束中達到應有的高度和深度。

  《眼睛看不見的智慧》挑選有益於思維促進的名著進行引導和闡釋。這些名著之所以堪稱經典,是因為語言優美、內容有趣、思想豐富,被選中的名著適合小學高年級和初中學生,也適合高中階段的青少年或成年人閱讀。經典之所以是經典,是因為它們有跨年代的閱讀價值,也有跨年齡的吸引力,每一本名著對閱讀者的起點年級有不一樣的要求,本書正文的引導信息裡有相應的說明。隻要在起點年級之上,任何人都可以閱讀,也都會有體悟各異的閱讀感受。

  《眼睛看不見的智慧》對每一本名著的引導都分成“讀前”和“讀后”兩個部分。建議先看“讀前引導”,然后閱讀原著,再看“讀后引導”。“讀前引導”有對創作背景和作者的交待,更有相應的內容去調動讀者的好奇心和想象力,為深入閱讀做好鋪墊。正常情況下,經典名著的深入閱讀會使人產生意猶未盡的感覺,並催生進一步交流的願望,為此“讀后引導”圍繞一個個主題展開,有助於孩子們結合已有的知識和生活經驗去拓展思維。另外,本書作者還開發了視頻講座,每一個講座由若干節微課構成,每一節微課后面有精心設計的促進思維的問題。

  《眼睛看不見的智慧》也可獨立閱讀。閱讀本書,可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那些名著並感受它們的魅力。有機會閱讀原著之后,再重新閱讀本書的篇章,也會有相應的收獲和啟發。親近經典的方法是多樣的,正如思想成長的道路是自由的。經典永存,思想不朽。(劉莘)

  《眼睛看不見的智慧——劉教授經典導讀》 劉莘 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

(責編:穆國虎、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