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廳·聚焦脫貧攻堅

2019年03月04日07: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馬漢成代表:

  金融扶貧破解貸款難

  貧困戶想發展產業脫貧致富,卻苦於資金不足,貸款困難,這是普遍問題。2018年,在國家級貧困區寧夏固原,8.34萬戶貧困戶從各級金融機構獲得41.2億元貸款,有力推動了扶貧工作。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固原市市長馬漢成代表說,應加大普惠金融在鄉村發展,用金融扶貧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

  馬漢成代表建議,實行降低注冊資本和優先審批傾斜政策,鼓勵發達地方有實力的企業和資本到貧困地區設立民營銀行,鼓勵有實力的小貸公司轉為民營銀行,加快貧困地區普惠金融發展。同時,應該鼓勵股份制銀行到貧困地區設立市域商業銀行或縣域社區銀行,解決貧困地區金融業態單一、金融供給不足問題。

  此外,馬漢成代表建議,鼓勵現有銀行和保險公司向下延伸金融服務, 加大基層網點建設,完善縣、鄉、村三級金融服務體系,消除金融服務空白鄉鎮。政府也應該加強金融信用宣傳教育,提高農民的信用觀念和意識。

  (本報記者 朱 磊 張 洋整理)

  張天任代表:

  防范“熱投資、冷農民”

  工商資本參與鄉村振興,不僅帶動土地流轉,盤活了農業、農村多種閑置資源,還直接促進農村電商、現代農業、休閑旅游等產業興旺發展,帶動了農民就近就業、脫貧致富。然而,一些社會資本在“下鄉”的過程中暴露出“熱投資、冷農民”的傾向:有的工商資本“下鄉”之后,“跑馬圈地”“圈而不種”,變相搞房地產開發,一旦經營不善就“毀約棄耕”、資本“跑路”,既損害了農民利益,又給農村留下諸多后遺症。有的社會資本下鄉經營生產活動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加重了當地的污染,打破了當地農民原有的生活狀態,從而激化了雙方矛盾。

  天能集團董事長張天任代表說,“資本下鄉不能代替老鄉。鄉村振興的主體,必須而且始終是老鄉。資本下鄉必須充分尊重農業農村發展規律,充分尊重農民發展意願,充分結合農村發展實際。”

  張天任代表建議,建立嚴格的資本下鄉准入和監管制度,完善社會資本補貼激勵機制,依靠制度引進良性資本並規范投資方向﹔通過信貸調節下鄉項目及融資成本,建立流轉失地農民法律援助機制,明確資本下鄉與環境保護的聯結,確保資本下鄉不走偏,農民利益不受損。

  (本報記者 徐 雋整理)

  尚金鎖代表:

  新業態助力穩定脫貧

  “打贏脫貧攻堅戰,產業扶貧至關重要。開展產業扶貧過程中,更要注重發展農村新業態。未來,要從推進產業鏈升級、加強政府服務等方面採取措施,加快發展壯大新產業新業態。”河北柏鄉國家糧食儲備庫主任尚金鎖代表說。

  尚金鎖代表認為,要推進農業產業鏈升級,利用現代信息技術、現代物流與現代商業模式等技術與管理手段,優化農產品從田間到餐桌的產業鏈管理,引進“生產基地+加工企業+商超銷售”等模式,實現農業生產的產前、產中、產后一體化運作,產供銷、農工商協同化發展﹔要立足農業生產本身,引入新概念,發展認養農業、功能農業等新業態,滿足現代都市人認識農業、體驗農藝的需求﹔深入挖掘鄉村資源和生態優勢,加快發展休閑旅游、餐飲民俗、文化體驗等,吸引城市高端消費向農村聚集。

  (本報記者 馬 晨整理)

  王填代表:

  找准產業 穩定脫貧

  “企業作為幫扶主體,要發揮市場優勢,實現‘精准’,特別要注意兩個方面,其一是做到資源不浪費,把資金用在刀刃上,其二是力爭幫扶措施長期有效。”步步高集團董事長王填代表認為,從大水漫灌變成滴水精灌,從“輸血救人”變成“造血強身”,都指向產業扶貧。貧困戶有長期收入來源,才能不返貧。

  “產業扶貧既要遵循市場經濟規律,也要因地制宜。”王填代表認為,貧困地區在交通、信息、資金、技術、生產資料等多個方面都比較欠缺,發展產業不易,前期需要政府助力。

  王填代表說,要找准定位,挖掘新潛力和延伸產業鏈,比如步步高集團幫助興建的十八洞山泉水廠,利用起當地閑置的水資源,建成長效產業,使村民受益。隻有這樣,產業才能做大規模、從而降低成本、增強競爭力﹔才能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在同質化的競爭中脫穎而出。

  (本報記者 申智林整理)

      《 人民日報 》( 2019年03月04日 15 版)

(責編:吳隆重、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