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觸摸到了黃河的體溫

2019年02月21日10:0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我無數次站立在地圖前,眺望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專注而痴迷。我也曾無數次夢見自己向黃河涉水而去,旅程漫長而繁豐。穿越日升月落的軌跡,穿越花開葉落的聲音,穿越四季的風霜雨雪,還有嘈雜的市聲俗語,我走得很慢很慢,但我一直在前進,以一滴水的方式和速度在前進。

我在夜晚啟程,輕輕起身,一遍又一遍檢點行囊。我滿滿的行囊裡裝的全都是對黃河的思念。風塵仆仆,我從淮河岸邊一路走來,帶著濕漉漉的水汽。來不及整理紛繁的思緒,來不及傾訴一腔衷腸,黃河的氣息在瞬間攥住了我的心,黃河的波濤穿透了我的四肢百骸。沿著河堤,我向離母親河最近的水邊走去。

虛踩在溫軟的浮土和綠草之上,我情不自禁地彎腰俯身,伸出手無限深情地掬起一捧濁黃的河水。此時,與我一同俯身掬水的,還有我隨身攜帶的歷史和記憶。剎那間,我的心靈觸摸到了黃河的體溫。用力盈擁,有柔韌堅硬的物質硌住了我的手我的心,那是黃河的骨骼。一股溫熱的流動的物質溢出我的指縫,那是黃河的血液。

從我十指縫隙間滑落的河水,又會被誰捧進手心裡呢?太陽和月亮永遠在河水中輪回,水流千轉萬轉,不變的是那顆屬於宇宙的赤子之心。久久地站立那裡,久久地與黃河交換著眼神。在黃河的瞳仁裡,我凝視著自己。那一刻,我是無邪的,謙卑的,宛若沉浸在深摯感念裡的純真的孩童。面對著養育了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面對著含著盈盈恩澤和無盡寓意的神一樣的眸子,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在黃河巨大而溫暖的懷抱裡,我微小而敏感的身軀被慢慢醺醉,慢慢融化。浮躁倦怠的心,被溫熱的河水洗禮之后,寧靜、舒暢而又安詳。時間凝固了,生命凝固了,這樣的感覺真好。我的心靈與黃河的心靈緊緊偎依,我想起了所有的過往。從巴顏喀拉山流下的不是雪融化的水,而是上蒼洗禮過的哺育龍的傳人的甘甜乳汁,清澈得如同嬰孩純潔的瞳仁。

那夢中飛翔的精靈,撥動了我的心弦。從第一顆水珠起步,河水就包含了無私奉獻的精神。目睹千年興衰的巨浪,傳遞著歷史的神秘,盡顯中華民族不屈的氣勢。海納百川的胸懷令人敬重,滌洗萬千生靈的塵垢,不惜納百污而滋養眾生。有了大公無私的精神,才有了源遠流長的波瀾壯闊﹔有了斬不斷的奉獻情懷,才有了晝夜不息恆久不竭的熱血沸騰﹔有了崇高的、致遠的理想,才有了奔流到海不復回的魂魄。

在黃河入海口,河流像扇面似的鋪展開來,慢慢地,緩緩地,和湛藍的渤海銜接了起來,走向了無邊無際的浩瀚。銜接處,渾濁的河水與藍色的海水融為一體。河邊飛翔的野鴨和海上盤旋的海鷗,証實了黃河與大海交匯的所在。滿面吹拂的是黃河清新的泥土氣息,鼻翼翁動的卻是略帶咸味的海風。

我已經拜訪過黃河,黃河也認得我。這條濃情地流淌著大地血漿的河流,流進了我的血脈,在我的身體裡奔騰。我無法不像風一樣地懷念它,每每夜到深處,我的枕邊總會響起千萬裡之外的黃河的隱隱水聲。(張佐香)

(責編:梁宏鑫、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