牯牛降上的祁門風光

2019年02月21日09: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車入皖南,如入夢鄉。村鎮田疇,徽派建筑,猶似沉鉤,處處喚醒兒時記憶。

  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安徽牯牛降以雄、奇、險著稱,為黃山山脈向西延伸的主體,因其主峰形似一隻沖天牯牛而得名,是安徽南部三大高山之一。保護區內動植物種類繁多,被譽為“華東物種基因庫”。

  沒有更多時間流連環牯牛降四周的鄉野村庄,一早,我們馬不停蹄,直奔目的地,朝祁門縣境內主峰進發。與黃山不同,牯牛降保護區近些年才開始開發,登山沒有完善的步道,更遑論索道纜車,所以,我們隻能循著人跡罕至的土路跋涉而行。

  大演坑清澈溪水流淌在大歷山腳下,似一條白色輕紗鋪在兩山峽谷間。峽谷兩邊峭壁聳立,溝壑縱橫,山石嶙峋,溪瀑相連,清潭密布。在逼仄的峽谷中逆流前行,大歷山和雪花峰垂直從蒼穹斜插下來,石壁越來越陡峭,空間越來越狹窄,峽谷越來越深邃,天空看起來是山體的一個豁口。

  時間將層層疊疊的岩石折成褶皺挂在石壁。古樹華蓋,水木清華,粗大的藤蔓在懸崖絕壁丈量天空的高度。峽谷堆砌的許多光滑的大石頭,被一溪清水驅趕著。河谷起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水泡似的石疙瘩。坐在石疙瘩上小憩片刻,身子的倒影、山頂的輪廓和山雀飛過的蹤跡映照在綠翡翠的水潭裡。腳下泉水淙淙有聲,山鳥鳴叫清脆婉轉,此刻,塵事遠了。

  離開峽谷,在茂密林間朝山頂攀爬,奇峰林立,枝葉扶蘇,郁郁蔥蔥。抬眼望,層岫疊峰,壁立千仞,使人目眩。忽然,一座山峰突兀地聳立在山頂,如擎天之柱直插雲端,花崗岩山體在陽光下熠熠泛光。我想這應該是牯牛大崗了,導游卻說,此刻目力所及處是駱駝峰。駱駝峰邊上還有更高的大歷山,與大歷山遙相對峙的才是牯牛降主峰。原來,山外有山,在城市和丘陵地區生活慣了的我,被小山丘限制了想象力。

  離山頂越來越近,山徑也越來越難行,許多時候我們不得不四肢並用,鑽進花崗岩裂縫裡小心翼翼地穿行。山上土地貧瘠巨石橫生,一般植物已難以生存,但眾多黃山鬆卻恣意地在絕壁上生長。這些鬆樹的根部牢牢伸進石罅裡,然后鉚足了勁展開身姿,盤桓在半空。我被懸崖峭壁上的鬆樹深深震撼,這個世界並沒有賜予它們足夠的沃土和營養,相反,它們更像是一群被遺忘的生命。然而,它們卻將貧瘠當動力,把懸崖當舞台,盡力舞動生命的芳華。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終於抵達牯牛降主峰。俯視山麓牯牛湖,宛如處子純淨無瑕的眸子,明亮而靈動。群山植被豐茂,古木參天,針葉林、混交林、闊葉林連綿不絕,宛若一片寧靜的綠海。在這片盛產紅茶的綠海裡,隱隱約約從林間傳來山水清音,落瀑激起的水汽升起淡淡的氤氳彌漫在森林上空,仿佛人間仙境。

  我們像一群快樂的牧童,正騎在牯牛降最高的“牛背”上,欣賞祁門秀美風光。遠處漂亮的村廓,整齊的良田,一條條平坦的水泥路串起一個個珍珠般的村庄。一棟棟粉牆黛瓦別致的新式農家院落,點綴在綠色大地。可惜因時間倉促,這次沒有時間在牯牛降主峰觀看日出日落美景,隻好依依不舍地離開“牛背”。但我一定還要來牯牛降,再來細細品味皖南的悠長況味。(謝光明)

(責編:梁宏鑫、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