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干部休假難不難?(干部狀態新觀察)

2019年02月19日07: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5+2”“白加黑”,成了一些基層干部的常態。落實休假制度,是關心關愛干部的具體舉措,有助於調動干部的工作積極性。

春節長假剛過,又到元宵佳節。這個假期,干部休假正常嗎?因工作需要假日堅守崗位的干部,怎樣看待休假?記者分赴多地進行調查。

——編 者

“春節休滿7天,就跟充滿了電一樣”

“馬上要下鄉調研,開年的很多工作要及時布置下去,領導說少開會,多到一線解決問題。”春節假期剛過,作為廣西某縣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大年初七,何明捷就忙碌了起來。“春節休滿7天,就跟充滿了電一樣。”

“如今領導關愛干部的意識比較強,別說春節了,其他節日和雙休日除非有急難險重的任務,不然休假時間也是有保障的。”何明捷說。

保障干部休假的意識是慢慢培養起來的。近年來,廣西在著力保障職工休假方面出台了很多具體措施。據了解,為了推進職工帶薪年休假工作落實,從2013年起,廣西每年暑期安排全區機關干部相對集中休假,時間為8月1日至20日分兩批集中進行,由領導干部帶頭休假落實,全區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落實休假人數逐年增加。

“下村之前我是做好了‘全年無休’的心理准備的。”去年3月,李少華由桂林理工大學選派擔任灌陽縣新街鎮永富村第一書記。“比想象中的好很多,不僅有休假政策,而且確保落實。”李少華說,“周末也能休,駐村以來,我隻有兩個周末因為跑項目沒有休息。現在我們也不提倡加班工作,提高工作效率,能保質保量地完成任務就行。”

休假雖有保障,但基層干部更多的時候還是忙碌。“工作日加班的情況較多,能按點下班的時候很少。”李少華說,由於許多農戶白天都去干農活了,走村入戶等工作隻能在晚上進行,必須得加班。“我們正處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不應有半點鬆懈和怨言。”

“雖然情況比以前理想很多,但還有些需要解決的問題。”何明捷說,比如重復會議擠佔了很多工作時間,有時區裡統一開視頻會需要參加,市裡再開一個布置會又要參加、縣裡再開一個落實會更要參加,極端的時候每周三天都在開會,導致本職工作隻能靠加班來完成,影響休假。“這是我們需要改進的地方。精簡不必要的會議,更科學合理地安排工作,提高效率,就能保証休假時間。”

“領導帶頭休假,對我們也是一種示范”

說起加班的話題,年輕的小張一下打開了話匣子。

小張是寧夏某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區分局的一名普通辦公室科員,日常工作主要是處理各種辦公文件,偶爾還需要出外勤。“我們正常是6點下班,但加班並不稀奇,平時根本不敢關手機,下班以后微信群裡有活吩咐下來,得趕緊去處理。微信回晚了,還會覺得是自己的錯……”

今年春節前的最后一天,下班時分,小張收拾好東西開車回家,“兩家父母都在,團圓飯都做好了,就差我了。”然而,半路上小張接到了單位領導的電話,涉及一個表格不知如何填寫,雖然不大情願,但小張還是掉頭回了單位。

在某區政府辦公室工作的小王坦言,在基層黨委和政府辦公室工作,幾乎都要24小時待命。“妻子生產后,按規定我有25天的護理假,但工作任務太重,手頭活多,怎麼能放心休假呢,我也就休了三四天。”不過,小王也說,工作確實不允許自己離崗,倒也並不是組織不讓休假。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談及以往帶薪年假的落實情況,一些基層干部表示,工作任務重的人確實沒時間休年假,放不下工作,於是主動放棄了休假權益。但有些人寧願選擇休事假、病假,也不願意輕易休年假,因為這樣可以拿到未休年假的補貼。

“好在近幾年市裡不斷有關於保障帶薪休假的政策落地。”小王說,比如去年夏天,市委下發《關於統籌做好領導干部年休假工作的通知》,明文提倡領導干部帶頭休假,而且規范了津補貼的發放標准。“領導帶頭休假,對我們也是一種示范。如果有事需要休假,我們也願意休帶薪年假。”

通知下發后不久,該市某區領導干部便選擇和家人一起外出旅行,另外一名區主管干部也選擇回到固原老家陪伴父母一周時間。這位干部告訴記者,以往即使有些閑暇,也擔心因休假而影響工作進度,甚至存在“不好意思申請休假”的情況,如今,“必須休假嘍!”

“制度要執行,但基層奉獻精神不可少”

“我是年三十、初四、初五值了三天班。節日期間生產基本都暫停了,主要是民生需求,群眾打電話來要有人接,遇到緊急情況要有人處理。比如,節前就有戶動遷樓的居民水管堵了,找到街道,我們要及時解決,保障居民正常過節。”遼寧某街道主任告訴記者,春節期間,街道班子和干部排班值守,保証2人以上在崗,書記和主任除了排班之外還要機動值班。

記者了解到,基層干部工作普遍瑣碎龐雜,鄉鎮、街道的主官和班子成員休假比較困難,但一般會保証下屬休假時間,如遇到需加班的情況,盡量在閑時安排補休。加班除了客觀任務之外,更多來源於主觀責任和意願。

“安全生產一刻也不能放鬆。說句玩笑話,消防車一過,我們就得起立,望望是不是自己轄區出事了,聽著走遠了才放心坐下。當然,為了盡量減少突發情況,我們已經事先排除隱患、做好預案,即使發生緊急情況,也有預案能夠及時處理。”這位街道主任說,“年三十晚上,主管安全的副主任就要到飯店看看﹔轄區內有5個煙花爆竹經銷攤,沒事我就要去溜達一圈,叮囑幾句注意安全。”

這位街道主任告訴記者,由於工作性質,街道工作的彈性較大,“我們是鼓勵下屬休假的,基本也都能保証。如果有緊急任務需要加班,我們也會盡量在不忙的時候把假還給干部。但街道班子成員承擔的工作量大一些,很多事需要決策部署,基本是全天候待命。”

“我們這些老街道干部,每天處理的就是這些瑣碎的事,遇到節假日,都是心態上過節,思想上緊繃,工作上堅守。我倒是能以積極的心態看待加班及假期少的現象。制度要執行,但基層奉獻精神不可少。”

遼寧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牟岱認為,各級部門嚴格依法執行休假的規定,是公務員積極健康工作狀態的保障。要落實好干部休假制度,根本上還是要提高法定時間內的工作效率,杜絕不必要的加班。此外,對於單位借調人員的休假和補助也需進一步完善。(記者 李 縱 禹麗敏 胡婧怡)

《 人民日報 》( 2019年02月19日 10 版)

(責編:梁宏鑫、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