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城的“買買買”后遺症

2019年01月30日10:59  來源:北京商報
 

  近年來“買買買”的華僑城集團(以下簡稱“華僑城”),卻接連陷入違規旋渦。1月28日晚間,華僑城旗下雲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雲南旅游”)發布公告稱,公司運作重大資產重組的評估機構由於涉嫌違反証券法律法規,已經被立案調查,相關並購也已中止。除了外聘評估機構違規影響收購進程外,華僑城多名內部高管也因違規內幕交易等問題遭罰。對此,華僑城集團在給北京商報記者的回復中明確,將通過完善管理制度等工作杜絕違規事件再次發生。業內普遍認為,對於快速跑馬圈地的華僑城來說,如何避免內部人員鑽收購空子出現違規行為,確實是企業面臨的一大考題。

  外患

  評估公司被查恐拖累並購

  雲南旅游的公告顯示,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的評估機構北京中企華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企華”)由於涉嫌違反証券法律法規,已經被立案調查。根據相關規定,雲南旅游已向証監會申請中止收購深圳華僑城文化旅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文旅科技”)的審查,並取得了証監會的許可。值得關注的是,在過去將近一年的時間內,華僑城一直試圖將旗下文化科技產業板塊的主力企業,即文旅科技借道雲南旅游實現曲線上市,故此次因評估機構違規導致這一重要並購重組項目被“叫停”,也被不少業內人士擔心可能造成的影響。

  對此,華僑城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強調,此事對雲南旅游生產經營活動不會產生重大不利影響,雲南旅游將積極配合相關中介機構履行重大資產重組中止審查后申請文件的復核程序,在具備恢復審核的條件后,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及時申請恢復審查。“此次出現問題是由於評估公司在開展其他項目時涉嫌違反証券法律法規所致,與雲南旅游重大資產重組項目無關聯。”

  不過,外界的看法並不像華僑城這樣樂觀。“所有的資本運作都會涉及多個中間環節,如財務顧問、保薦人、評估公司等,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重組項目就會被暫停,未來就算更換新評估機構,還要接受相關審查,這個過程就相對較漫長,很可能耽誤並購、融資進程,”一位資深財經分析師指出,“且按照以往經驗,一旦中途更換重要中介機構,重組的難度就大大增加。”

  內憂

  高管頻涉違法違規事件

  看似被“外患”牽連的華僑城,其實“內憂”也頗為嚴峻。公開信息顯示,近期,華僑城接連出現了內部高管違法違規投資、交易等問題。去年6月下旬,國家審計署發布《華僑城集團有限公司2016年度財務收支等情況審計結果》顯示,至審計時,華僑城集團所屬企業的19名高管人員違規投資高達4717.53萬元入股企業,部分入股企業與所在單位經營同類業務。

  不僅如此,就在十幾天前,証監會在今年初又發布了華僑城高管涉嫌內幕交易的消息。証監會表示,華僑城高管朱德勝系“華僑城西部投資取得曲江文投51%股份並使曲江文旅實際控制人變更”、“華僑城集團收購西安飲食21.04%股權並使西安飲食控股股東變更”等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其在內幕信息敏感期交易“曲江文旅”股票和“西安飲食”股票。因此,証監會依法對朱德勝內幕交易案做出處罰,沒收其違法所得39792.82元,並處以79585.64元罰款。

  就朱德勝一事,華僑城向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透露,集團已成立調查組進行調查,將嚴格依紀依規對其進行處理,目前已對當事人進行停職處理。在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看來,華僑城內部風險控制和管理存在的各種漏洞是導致近期出現一系列問題的根源,這勢必會影響華僑城后續的項目並購等交易,並且為華僑城擴大文旅板塊上市的計劃帶來不小的壓力。

  風險

  內控機制難言完善

  “其實,華僑城作為央企,內部高管出現上述一系列問題,已經不僅僅是企業的決策層面的問題了,更顯示出該企業內部體制機制存在的弊病。”資深旅游專家王興斌表示。雖然華僑城明確表態,目前已在全集團范圍開展全面排查工作,堅決杜絕此類(朱德勝涉嫌內幕交易)事件再度發生,但不可否認的是,近年來,不斷“買買買”的華僑城在成為一艘文旅產業的航母級企業的同時,也面臨著新的內部管理上的挑戰。

  在大手筆並購過程中,動輒百億元、千億元的項目,對於華僑城來說已屢見不鮮了。去年,僅上半年華僑城就合計獲取土地建筑面積328萬平方米。根據克而瑞數據顯示,2018年1-6月,華僑城通過市場競拍、合作拍地、股權收購等多種方式,以總地價款127億元以及總股權投資款74億元成功獲取了10個土地項目。

  業內普遍認為,在頻頻並購重組大背景下,出現了諸多問題的華僑城確實內控機制難言完善。嚴躍進直言,作為央企,華僑城存在多個業務分支,每個部門的管理層手中都握有一定的權力,在監管不到位的時候,很可能存在一些可鑽的空子,讓違規違法問題難被杜絕,“如果接連出現重大違法違規,還可能進入証監會監管黑名單”,前述資深財經分析師也指出,“處於快速發展擴張期的華僑城,需進一步捋順公司治理體系,否則不排除對接下來的資本運作帶來不利影響”。 (蔣夢惟 、代小杰)

(責編:吳隆重、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