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西海固的變遷

潘夢陽

2019年01月12日08:4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本文作者在寧夏沙湖留影

1964年,我從北京廣播學院新聞系畢業后,志願報名到寧夏回族自治區當記者。我親歷了寧夏西海固這片被左宗棠稱為“苦瘠甲於天下”的黃土旱塬發生的深刻變化,見証並報道了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扶貧工作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西海固”是寧夏南部山區的俗稱,由原來的西海固回族自治州名稱而來,包括西吉、海原、隆德、彭陽、涇源、同心、鹽池和固原等縣市,是全國14個集中連片深度貧困地區中的六盤山區(包括甘肅部分)的一部分。

我當年多次到西海固採訪,跟山村農民一起吃洋芋(土豆)熬的稀糊糊充飢,喝水窖裡收集雨雪積存的泥糊糊水解渴……這令人難以想象的貧困、落后,曾深深震撼我的心靈。

1973年8月,我採訪中共十大代表馬金花時,她告訴我,身患重病的周恩來總理很關心西海固,當聽說西海固人民還很貧困時,淌下了心酸的淚水。聽到這裡,我的眼淚也忍不住流了下來。

我反問自己:作為一名記者,來寧夏都好多年了,我為什麼沒有向中央早點反映呢?從此,我對西海固進行多次實地採訪、調查,發表了《從西海固看國家對貧困地區的扶持》等多篇新聞報道,還寫了《寧夏西海固干旱嚴重災民生活困難》等內參。

其實,新中國成立后,中國政府一直致力於發展生產、消除貧困的工作。黨中央、國務院對西海固非常關注,歷屆黨政領導人都親臨考察,撥款、送糧、拉水、發棉衣,多方扶持救濟。然而,因深度貧困地區自然條件惡劣、各種災害又頻繁發生,“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問題難以徹底解決。

伴隨改革開放的春風,人類歷史上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的“開發式扶貧”在中國逐步全面展開。1996年國家確定13個發達省市與10個西部省區“結對”幫扶。同年10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同志擔任了福建對口幫扶寧夏領導小組組長,主抓閩寧對口扶貧協作工作多年,開創了“閩寧模式”,為全國樹立了樣板。1997年、2008年、2016年,他曾3次深入西海固考察調研,又到全國許多貧困地區實地考察調研,提出並實施了從根本上激發內生動力、變輸血為造血、精准扶貧等一系列舉措,創新脫貧方式,帶領全國取得了世界矚目的奇跡,獲得國際盛贊。

我曾在寧夏和福建採訪閩寧對口扶貧協作,寫了《八閩春波綠賀蘭》《一加一大於二》《脫貧號角響徹寧夏大地》等多篇報道,反映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給西海固乃至寧夏帶來的巨大變化。

如今,習近平同志倡導建設並命名的“閩寧鎮”,在賀蘭山下打造出的新綠洲崛起,一塊塊光伏板鋪滿屋頂,熠熠生輝﹔一顆顆紅樹莓綴滿枝頭,嬌艷喜人。經過從山區地窨子、土窯洞、土坯房、磚瓦房幾次換房,6萬多西海固移民搬進了功能完備、配套齊全的新房。

2016年7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來閩寧鎮視察時說:“20年來,閩寧村發展成了閩寧鎮,你們的收入也由當年的人均500元增加到現在的1萬多元,將近20倍。看到你們開始過上好日子,臉上洋溢著幸福,我感到很欣慰。”像這樣的閩寧示范村和生態移民村鎮,在寧夏越來越多了。

如今的西海固,黃河水揚上了旱塬,昔日的荒山坡染綠了﹔土豆變成金豆豆,加工成阿爾法澱粉運到福建喂養鰻魚了﹔山民變成了企業家,帶著從福建學來的本事回寧夏創辦實業,安置鄉親們上崗了……西海固成為寧夏經濟增長最快的地區。西海固“中國貧困之冠”的帽子終於摘掉了。

閩寧對口協作扶貧從單一經濟領域發展到科技、教育、醫療、金融、文化等多領域,實現全方位、高質量的互補協作。我採訪福建扶貧辦原主任林月嬋時,她高興地說:“今天的寧夏真是脫胎換骨了。”

(作者為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駐寧夏記者站原站長)

(責編:梁宏鑫、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