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寧夏營商環境之二

未征先佔 補償款十年追討不來誰之責?

承包地被強行征收,3200畝各項補償款“下落不明”

閻夢婕

2019年01月09日07:06  來源:人民網-寧夏頻道
 

“這已經過去了這麼久,我的補償款到底去哪兒了?”望著手中的《國有土地承包經營使用証》,寧夏德榮農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榮公司)總經理楊德敏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証還在,地卻早已不能使用。

2000年10月,楊德敏以荒地承包經管的方式從寧夏農墾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農墾集團)下屬黃羊灘農場取得了土地承包經營權,約定承包期限為30年。此后八年,公司投入數千萬元資金對荒地進行改良開發,就在投資初見成效時,2008年8月,楊德敏承包的荒地被農墾集團在沒有辦理任何合法的土地變更手續的情況下,交付給寧夏寧西供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西公司)開發建設水庫。

截至今日,雖然証還在德榮公司,但這片耕地已化為烏有。

承包地的《國有土地承包經營使用証》和楊德敏與黃羊灘農場簽訂的承包合同書。

建設項目未征先佔 民企八年心血“付之東流”

“我剛承包那塊地的時候,那地就是一片荒灘。由於地裡石頭多,加上是紅膠土,為了種東西,我墊了60公分的土。而且我所有的設備都是當時最先進的,十幾年前3200畝地就隻用4名工人來打理,機械化程度很高。可以說,這塊地投入了我全部的心血和資金。”但讓楊德敏沒有想到的是,僅僅過去八年,這塊承載了全部心血和資金的地,在一紙地上附著物的補償協議后蕩然無存。

2008年,寧夏一項重要的水資源優化配置工程——沙坡頭水利樞紐續建改造供水工程開工建設。作為該工程的組成部分,由寧西公司承建的西夏水庫選址在了黃羊灘農場,而楊德敏所承包的地全部都被劃入了建設范圍。

按照當年政府召開的專題會議紀要,以及楊德敏和黃羊灘農場簽訂的《荒地承包合同書》,楊德敏認為農墾集團應當向德榮公司支付征地補償費2800萬元。

但是時至今日,2800萬的補償費沒有拿到手,3200畝的土地也被農墾集團在沒有辦理任何合法的土地變更手續的情況下,交付給寧西公司進行建設。

“依照國家的土地法律、法規、政策,農墾在轉讓土地前就應該辦理土地使用權的變更手續,但是現在十年過去了,証還在我手裡,而這片耕地卻已化為烏有,我們剩余22年可得利益也一並化為烏有。”楊德敏說。

合同中約定對耕地的賠償費,兩方應以3:7比例分配,其中楊德敏應得70%。

黃羊灘農場在與德榮公司簽訂的合同中約定,承包期內,如遇國家征用土地,所得的青苗補償費及土地附著物的賠償費均應由楊德敏享有。對耕地的賠償費,兩方應以3:7比例分配,其中楊德敏應得70%。

寧西公司副總經理張宗河告訴記者,這塊地屬於國有土地,是由政府劃撥給公司進行建設西夏水庫的。“我們只是建設公司,征收的主體並不是我們,即便是有土地征收費也不應該是我們出呀。”張宗河解釋道。

“在我看來這不是錢的問題,隻要按照合法的手續征收,哪怕一畝地隻給我補一塊錢我都認。關鍵就是,水庫都建好9年了,這塊地到現在還沒有征,我手中的証依舊合法。未征先佔,用地合法嗎?況且我前期的投入和我為此背下的債務該怎麼辦?這塊承包地我投入了數千萬元的資金,還欠了一屁股的債。現在地沒了,后半輩子公司隻能在還賬中度過,再想翻身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楊德敏說。

對於為何會未征先佔,寧西公司副總經理張宗河表示,並不是公司不想辦理手續,而是當初簽協議時約定手續由農墾集團辦理。“他們一直拖到現在,我們也著急,要是能辦手續我們立馬就會辦。” 張宗河說。

記者先后聯系了黃羊灘農場的三位相關負責人,其中前任場長楊金懷和副場長張俊對征收的具體細節表示不知情。現任總經理馬金明則表示剛上任不到一年,需要進行調查后才能告訴記者緣由,截至記者發稿時,馬金明還未對此進行回復。

寧夏觀德律師事務所律師徐利鋒表示,由於楊德敏和黃羊灘農場簽訂了合同,並且約定承包時間為30年,可以考慮讓對方補償楊德敏后22年的預期收益。“楊德敏投入的錢是要帶來效益的,但這隻過去了八年地就被收回了,雖然對他進行了補償,但這只是第八年的地面附著物情況,明顯與他的前期投入是不符合的。”徐利鋒說。

農墾寧西相互推諉 德榮“夾縫”之中難生存

2008年9月14日上午,正在家養病的楊德敏接到黃羊灘農場場長的電話,“你到地裡來,咱們商量一下征地的事。”隨后,楊德敏從家中匆匆趕往承包地。“到了地裡他們就拿出一份協議讓我簽,協議中寫著承包地地上附著物補償費為899萬,扣掉95萬后,實際補償804萬,他們算出的這個費用我肯定不認同。到現在他們都沒有告訴我賠償的金額是如何算出來的,依據的是哪一條規定。我本來不想簽,但是他們說不簽就不讓走。”直到下午五點,疾病在身的楊德敏不得不簽了字。在楊德敏看來,賠償並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這不能是一筆“糊涂賬”。

“簽字的第二天,就把地全給我平了。裡面還有好多我花了好多心血才種成功的名貴樹種,什麼都沒有說就全部連根拔起,一把火燒了。哪怕提前告訴我,讓我把這些樹先安頓好也行呀。”楊德敏心疼地說。

楊德敏收集到的材料顯示,在簽下補償協議前的半個月,農墾集團就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農場土地及地上附著物一並賣給寧西公司。“他們讓簽協議時沒有給我協議中所說的附表。”這封神秘的“附表”讓楊德敏心中產生了很多疑問。

楊德敏說,承包地后的幾年,公司在原有2564畝基礎上,又開發了近700畝荒地,種植各類樹木7萬多棵,苜蓿2445畝,“按照他們所說的補償標准算下來,應該賠付公司1262萬元。”楊德敏說。

一個簽字少了近500萬元,不甘心的楊德敏在此后的四年裡多次來到農墾集團進行交涉。2012年,楊德敏的訴求有了突破口。“2012年,黃羊灘農場、農墾集團的相關工作人員還有我在現場就地上附著物遺漏問題進行了核實並簽字確認,核算出來少記的地上附著物補償金為307.4萬元。11月5日,農墾集團專門發函,要求寧西公司予以補償,但這筆錢我至今沒有見到。”

農墾集團專門發函要求寧西公司予以補償。

記者在這份《關於建設西夏水庫佔用農墾土地及地上附著物補償遺留問題的函》中看到,寧西公司少計算的地上附著物有40項遺漏的配套設施、少計算300畝的苜蓿地、少補償8627棵棗樹。

“2008年這個工程就開工建設了,2012年農墾給我們發了一份函,讓楊德敏拿著這份東西來找我們,誰能承認這個東西?”張宗河表示,當時補償的金額完全按照農墾集團提供的數據核算出來,如果2008年就和公司反應數目不對,肯定是要重新核算的,“農墾集團當時出那個函就是在把皮球踢給我們,他們自己沒有算清楚,是他們自己的問題。”張宗河說。

“寧西公司和農墾集團都是國企,我只是個民企,不能因為他們之間扯皮推諉,就讓我蒙受損失吧。而且至今我已經多次找過相關政府單位,都說不歸他們管讓我去找別的部門,但又不告訴我該去找哪個部門。”楊德敏無奈地嘆了口氣。

“各相關部門和地方的主要負責同志要經常聽取民營企業反映和訴求,特別是在民營企業遇到困難和問題情況下更要積極作為、靠前服務,幫助解決實際困難。”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說。

農墾集團造假 400余萬補償款被截留挪用

“征地我沒有意見,畢竟這是民生大事,但是我只是一個小企業,補償款不能給我少了吧。”楊德敏告訴記者,從年初聽說要征地,到八月份正式征地,沒有一個人來問過他這個事情。3200畝地,7萬多棵樹,幾千萬元的前期投資說沒就沒。

“事情走到今天這一步,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前期協商不夠。這塊地雖然是國有土地,但實際使用人是我,是不是補償協商的時候應該讓我在場或者讓我知道。”楊德敏說。

此項工程寧西公司共向農墾支付了1338萬余元,楊德敏認為,其中1262萬元都應該是德榮公司所有。

隨后,楊德敏向黃羊灘農場上級部門寧夏農墾局反映該情況,2010年農墾集團審計處和國土局等組成的調查組做了調查,並出具了調查報告。

調查報告中對存在問題進行詳細記載。

記者在翻閱了調查報告后發現,依據征地前黃羊灘農場、農墾、寧西公司、寧夏國土資源廳統一征地辦公室現場登記記載,德榮公司承包地種植桃樹90棵、棗樹39993棵、苜蓿2400多畝,但這些數字在簽訂的地上附著物匯總表上則分別變成了8091棵、28437棵、2100多畝。“他們這是公然造假。”少計算的數量讓楊德敏損失了160余萬元,而無故多出來的8001棵桃樹的200萬元補償款楊德敏也沒有見到。

報告中說,最初付給楊德敏的補償款由899萬變成實付804萬,截留的資金中51萬為“設備折舊費”,因租賃合同中未約定,這一點“法律依據不足”。

另外,調查報告還查明,西夏水庫征地補償款277萬確實被挪用,其中購置辦公家具一套6200元。“調查的結果已經很清楚了,但現在又過去了這麼多年,我還是沒有拿到一分錢。”楊德敏說。

記者多次以打電話發短信的形式聯系寧夏農墾集團董事長張存平及該單位宣傳部門,想了解相關情況。但截至發稿,張存平未對此事進行回應,宣傳部門工作人員則表示沒有黨委宣傳部的採訪函,不方便接受採訪。

《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七十九條規定,侵佔、挪用被征收土地單位的征地補償費用和其他有關費用,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依法給予行政處分。

寧夏大學政法學院老師何磊表示,企業經營行為的誠信和政府部門的公平公正是營商環境的一個重要內容,其核心是政府主動作為引導企業在從事民事活動時誠實守信,合法經營,按時履約,對他人和廣大消費者誠實不欺,尊重他人的利益,並且政府部門自身要做好平衡企業經營主體的利益關系,對平等主體的許可、審批等行為一視同仁,清理“亂收費”和“亂攤派”事項,以此倡導企業守法誠信和政府部門公平公正的營商環境。

 相關鏈接

@寧夏 清理拖欠“農民工”工資 一起過個追夢年

寧夏隆德縣借環保督查關停先進招商項目 民企發展信心受挫

 

附: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寧夏版塊

(責編:梁宏鑫、寬容)